正文 第二百八十二章 秘府不秘 天阙照影(下)

    杨朱慢慢地从幽暗的甬道里走出来,长期闭关让他的脸色有些发白,嘴唇抿的很严,看上去心情不太好,这让迎接他出关的弟子有些意外,只能小心招呼:

    “师叔祖……”

    杨朱依旧是那个表情,问道:“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那弟子忙道:“禀师叔祖,是出了事……东阳正教、魔门东支、西支、北支、冰雪魔宫、九玄魔宗先后发檄,指斥血狱鬼府侵占本界,要在北荒来一次大动作呢。【 飞____】”

    杨朱回头盯着他看:“地火魔宫怎么说?”

    一句话就问到了点子上。那弟子所言,都是元始魔宗分裂后,举足轻重的大势力,但都比不过地火魔宫的正统地位,纵然那只是名义上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还没有听到确切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就算没有,也不得了,自从上一劫,元始魔宗四分五裂前后,有多少时间没见过这些势力同仇敌忾了?尤其针对的还是另一位配享神主之位的魔门大能,这里的情况,让所有外人都是稀里糊涂。

    那就盯着地火魔宫吧。

    虽然元始魔主已经在超过十劫的时间里,没有发下任何谕令,但只要《太元天魔根本经》和《圣典》在地火魔宫一日,那里就仍代表着魔宗无可辩驳的正统,涉及到无量虚空神主和大梵妖王这一层次,还是地火魔宫的言论最有说服力。

    全天下都在等着地火魔宫打破沉默,作出回应,殊不知这时候,地火魔宫内部,也是乱成了一锅粥。

    冯忘身为宫司事,本就是一切活计都要沾手的,可如今这事儿,却让他恨不能把自家双手切下来,谁要他就免费奉送。

    北荒那边早就休战了,可这里已经是连续第二十个时辰,地心深渊强横的魔念冲突仍在持续。

    源头来自于《圣典》,血狱部和真界部的两位至高大能,除了在北荒以神念对冲,酿成惊天动乱,更直接的,还是在彼此铭刻真名的《圣典》上,气机冲突,竟有势不两立之态。

    他们两位这样争斗,却是苦了下面的人。

    这立场该怎么站?

    地火魔宫是在真界没错,可身为元始魔主忠实的信徒,团结友爱什么的姑且不论,识大局顾大体总该有一些吧?

    好吧,其实那也是放屁,以往两界魔门信徒冲突,地火魔宫从来都是坚定地站在真界这边,便是被大梵妖王指斥为“无量的狗腿子”,也都处之泰然——没见地火魔宫的全名,还要加上“无量”二字么?

    可如今,情况已经有些变化了,源头不是别的,就是前段时间,《圣典》上突然烙下的夜摩印,它在哪儿不好,偏偏在血狱部?

    魔主垂青的目标,他们怎么可能忽略掉?

    宫几个老不死的人物,一直在紧张地磋商——其实就是吵闹。十多劫来,魔主的冷漠无视,让所有人都没有经验,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去解读这样的“指示”,就算是翻烂了典籍,抽空了脑子,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相较于那些老不死,冯忘还更像是一个干实事的人,他已经第三次下到地心深渊,就近探查情况。但他还不是最有勇气的那位,真正让人钦佩的,是那位以女子之身,却有“大日王”之称的帝天罗。

    虽然二十个时辰里,女修从第五层平台给硬逼回第二层,离地心越来越远,可她终究是事发至今,唯一一个坚持在深渊的人物,浑身气机倒是愈发坚凝。

    只凭这一点,冯忘就觉得,他需要给女修一点儿敬意。所以,他带着小小的矜持,主动询问帝天罗的意见:“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帝天罗保持着跪伏祭拜的姿势,语音略有些沙哑,显出这二十个时辰着实不好过,不过她的理解准确无误,回应则极其简洁:

    “魔主是什么态度,弟子便是什么态度。”

    这种回复实在太让人无奈了,什么是魔主的态度?魔主什么时候有过明确的态度?夜摩印算不算?

    一句话能有三四种解法……等等,也对啊!

    大概是与帝天罗心有灵犀,一刻钟后,地火魔宫发出了“自己”的声音——就是在太元天魔根本经上,找了几句敬奉魔主,魔主至高至大的废话,拼结成华丽的句式,但说了什么,别说外人,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此时,帝天罗已在心冷笑:“我因身份尚低,故而拿出卑微谨慎的态度,堂堂魔宗总坛,如此行事,让人齿冷!”

    除了虚弱,还能见出什么?

    便自此事后,无量地火魔宫之外,忽然多了许多含义未明的目光巡逡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三家坊的信息传递度已经相当了得,然而此界毕竟广大,远方那些顶尖宗门的反应,余慈也不可能完全知晓,只有北荒这边,他确确实实感觉到了改变。

    改变发生在本地势力之,但源头却在北荒之外,若不是幽蕊,还有架设在丰都城、华严城附近的神意星芒络,余慈也很难想象,北荒一地,像三家坊这样,背后有大宗门支撑的本地势力,或明或暗的竟然有这么多。

    因为两位大能的对冲,八景宫和论剑轩的干涉,再加上天心运转造成的磁力电光风暴,整个北荒都骚动起来,而且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发激烈。

    这也是陆青的算计吗?

    余慈觉得还是不要高估她为好,但这就带来了另一个问题,事情乱成这样,陆青的真实目的又被遮掩,陆素华的反应也更不可知,他怎么觉得事态反而朝向负面滑落了?

    这时候,新的消息又传递过来:“黄泉秘府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消息是从多个方面先后传递过来的,在幽蕊、虚生各自手的络,还有黄泉秘府内部的魔种残灵那里,都得到了确证。

    果然,得罪曲无劫,对大梵妖王那边一点儿好处也没有。曲无劫临去前,临去前,用虚空神通重创了幽虚冥雷剑阵,还撕裂了辛乙留下的禁制,扭曲了虚空,留下了一条通往外界的甬道。

    简单地说,现在的黄泉秘府,成了一个被固定在地层深处,除了业火之外,再没有任何防护的死地。

    那里确实还很难有人进去,但只要有闲,完全可以站在外面,往里边“丢石子”玩儿。

    曲无劫这手真叫一个阴狠哪。

    余慈感叹不已,现在的黄泉秘府,“秘”之一字,可说是名不符实,再加上魔宗各支发出的檄,大有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的窘状。

    大梵妖王真能稳固在真界的根基吗?余慈现在对他越来越没信心了。

    曲无劫这一手,才算是神主干涉世间的基本手段,也比直接驾临效果更佳。

    通过魔种残灵,余慈能感受到大梵妖王那方的暴躁和焦虑,山雨欲来风满楼,大概就是这么个样子。

    余慈也在做准备,他将心念连续移转,观测己方情况。

    幽蕊搞情报还做得不错;宝蕴和朱英安全抵达无拓城;陆青还是那样,在碧落天域顶层支开妄境,不知近况如何,铁阑在外面守着;影鬼本体那边,也就是黄泉秘府正上方的天域,寻找碧落天宫的行动,仍然没有什么进展,不过他算是距离黄泉秘府最近的了,余慈让他注意着周边形势。

    影鬼对本源之力得而复失,仍然耿耿于怀,像这能直指无量虚空神主根底的机会,可不是大白菜,受了一番刺激,他就有些懒散:

    “刚刚曲无劫来,都没有把碧落天空震出个端倪,想来无量当年,确实是下了功夫的,与指望瞎猫碰个死耗子,不如捋清头绪,重新整理一下线索。”

    说白了就是不想再出力了。

    余慈也不恼,他对本源之力的得而复失,并不像影鬼这么介意,毕竟自家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,大梵妖王及这一级别的人物,有感应到神意星芒的前科,顺藤摸瓜也不是不可能,这就不是一个陆素华所能背下的黑锅了。

    另外,他也没觉得自己失去什么,在曲无劫和大梵妖王神念对冲之际,本源之力的层层虚空变化,已让他受益匪浅,那独特的烙印也已留在了他神魂深处。

    也许有了本源之力,请上平等天后,效用立竿见影。但相较于在平等天请来请去,消耗先天元气,还不如这样逐步参悟来得实在。

    这话,余慈不会对影鬼说,但影鬼想撤回来,还真要看他乐不乐意。

    正想着如何使个颜色,让影鬼用心,一个片断思绪突兀地跳出来:

    这是记忆,碧落天宫九天十柱的百丈牌坊巍然耸立的场景,后面经如织,光芒眩目。

    之前余慈神识就是被那光芒压回来,无法解析经义,连带着记忆都有许多空白,可这时候,怎么突然有反应了?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