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八十二章 秘府不秘 天阙照影(中)

    马后炮!

    对影鬼的评价就是如此了,但不管怎么说,余慈还是松了口气,他终究不是曲无劫针对的目标,冲击只是一次性的,不会持续走高,多了这么一块缓冲空间,承启天也就彻底稳固。【 飞】

    果不其然,又撑了约十息时间,虚空神通的冲击停击。

    余慈长吁口气,其实若再这么下去,他也要纠结了,云楼树空间没什么,若真损毁了里面的“道标”,他真不知道怎么向曲无劫交待——尤其是见到如今这位,他对那已然消失的人格感触更深。

    这边缓过劲儿来,余慈也能分心旁顾,倒是十方大尊那边,似乎不太妙。

    深植星芒的本源之力,确实出现在万里开外,黄泉秘府的位置,和另一个定位点,亦即秘府的魔种残灵彼此呼应。

    将魔种残灵辛辛苦苦保留了一年多,除了灵犀散人和灵巫张老的记忆极有价值之外,这也确实是个第一时间感知黄泉秘府异动的眼线。此时,魔种残灵就感觉到,黄泉秘府,迥异于寻常的震动。

    十方大尊到了,孤独地狱的神通着实令人佩服,他等于是一步跨越万里之遥的距离,可做过相似尝试的余慈明白,这里的消耗绝对厉害,也就是他阴魔之躯,并无实质,饶是如此,也不会好过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,其孤独地狱展现出的虚空神通脉络,一直被曲无劫揪着,顺藤摸瓜,就到了黄泉秘府。

    这算是标准的引狼入室吧。

    魔种残灵的位置太靠外,具体的情况不甚清楚,但黄泉秘府深处,虚空震荡,业火低伏,却是再明显不过。而在十数息的空白之后,本源之力上,也重新接上了来自于曲无劫的压力。

    大梵妖王当然不会示弱,争斗继续展开。

    然而,此次强弱之势已经颠倒过来,这里有赵子曰和摩奴,他们远比十方大尊来得虔诚,更不用说还有一年多来的布置,在这里,大梵妖王的神通法力,要比在陆沉行宫时,强出五倍以上。

    加上千里业火对神念之力的消融和压制,曲无劫虚空神通再强,也不可能逆天到无视种种限制的地步。

    再度近距离感受几回神念对冲,余慈就猜:“曲无劫要退走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再不走,八景宫和论剑轩就要疯了……”

    影鬼语含讽意,他除了关注两位大能对占,还一直盯着天域之上的变化。天空,电光磁火的风暴越来越强,极远处的神通法相已经将其法力延伸到北荒边缘,相应的,曲无劫那惊天动地的虚空神通,也受到了更强的压制。

    曲无劫这算是输了吗?虽然由始至终,他都占据绝对上风,若最终没有达成目的,不免给人雷声大雨点小的印象。

    影鬼也很迷惑,正绞尽脑汁的时候,余慈叫出声来:

    “啊呀,险些忘了。”

    影鬼吓了一跳,余慈这时看向过来,命令:“前面去。”

    影鬼难得好脾气,知道接下来是桩难事,便在余慈的吩咐下,投影移到前面。他本体在万里开外,投影过来就完全没有力量可言,就是起一个迷惑的作用。

    余慈躲在他身后,气机也作了变化,这样,如果被顺藤摸瓜找上门来,先发现的肯定是影鬼,这是以防万一,未必就能用到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妥当,平等天上,金色火焰倾流而下,循着早已铺设好的渠道,投向万里开外,但在行将触及目标之前,又收了一收,维持在一个相对静止的状态。

    余慈脸色发白,这种消耗绝不是一个小数目,但有些事情,他又不得不做。

    “三、二、一……点火!”

    这一刻,曲无劫终于承认失败,虚空神通潮水般退去,双方只余下些微气机勾连,大梵妖王也知道过了一关,但还是严阵以待,盯紧了对面最微小的变化,以免被回马枪伤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层层业火封锁之后,本源之力央,一簇微小的火苗燃起,焰光与业火接触,后者明显瑟缩一下。

    大梵妖王是何等人物,本源之力又是他始终关注的重心,一有变化就发觉不对,遥远的无天焦狱深处,吼声震天动地,传到黄泉秘府这边,千里业火,也要为之摇动。

    他想转移方向,可对面无量虚空神主同样敏锐,两边的真实距离,可能有几百几千个亿万里,但还能够作出一等一的反应。他不知发生了什么,但肯定不会让大梵妖王好过。

    双方神念将离未离,这一下又是成百上千次的对冲,黄泉秘府重新陷入动荡,一年多来业火化生的地狱众都是东倒西歪,在绝对层次的压制下,不知有多少就此崩解,虽是重又化生,总还是要消耗业力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,承启天,余慈则是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专门选择在曲无劫离开之际发动,就是忌惮对方对虚空神通的敏感,也让大梵妖王疑神疑鬼。只是想找到这样一个时机,就要对两位大能的神念对冲,有一个极其精到的把握,余慈没有这份儿能力,只能是大约估算,狠赌一把,幸好这种赌局,他最在行,一击的。

    本源之力十有**已经受了重创,甚至干脆就毁掉了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,心炼法火发动,是对准了神意星芒,本源之力只是附带而已,这玩意儿没有让他失望,从未损毁过的星芒,一下子扭曲变形,反噬过来,余慈受了点儿小伤,但很快平复。

    心炼法火可熔炼万物,余慈不知它把神意星芒炼成了什么,但肯定是连前任无量虚空神主复生都不会认得,此时两边的联系已经断了,没了神意星芒的渠道,心炼法火也不可能维持太久,大约会在半息之后熄灭。这样,他就把关于他的线索抹掉。

    就算心炼法火让人看见了也无妨,这火焰自为他所用后,从未现于人前,也许十方大尊那边有点儿记忆,但越是这样,思路只会越混乱,对余慈有百利而无一害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影鬼还在为本源之力扼腕,大概是懊恼本源之力不能为他所用吧。

    余慈不理他,盘腿坐下,恢复几近枯竭的元气。

    不知入定了多久,忽有人通过专门的渠道,主动和他联系:“主上,婢子幽蕊,有事禀报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东阳正教三个时辰前发出檄,指斥血狱鬼府侵占真界灵地黄泉秘府,誓要采取手段,并邀元始魔宗各支,共襄盛举!”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