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 事态激化 虎口夺食(上)

    “这一下烧得他够惨的……”承启天,影鬼也有感应。【 飞****】

    心炼法火乃是承十方慈光佛宏誓大愿而成,万物遇此无不销熔,尤其是对佛门六道轮回一系,更具奇效。十方大尊的根基就在饿鬼道上,又怎能不吃亏?

    这一下想要缓过劲儿来,维持住根基不动摇,也需要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余慈心象分身完全化为虚无,视禁制如无物,向着十方大尊所在急进发,他对无量虚空神主的本源之力,还是颇有些想法的。

    不过,现实让他有点儿意外,玉璧碎掉,仅仅是一圈急剧扩散的波动信息?

    其实这很符合本源之力的真实情况,但和猜测的陆青的神秘计划,颇有些差距。这个念头刚在心转了两圈儿,余慈忽地捕捉到一股略有紊乱的气机。

    那是在深重的雾气之后,方位……他比较熟。

    余慈有点儿紧,这时候万万不能再出什么岔子。稍稍考虑之后,他侧移了一段距离,愈发确认了,那边就是万载之前,陆沉和十方慈光佛行宫大战的终结之地。

    走到那日停留之处,发现气机愈发地动荡,其源头明显来自地层之下,再行确认之际,余慈脑忽有些眩晕,一些片断的影像接连滑过,似乎是当初十方慈光佛记忆的闪回,但大约是受外界刺激的缘故,要更模糊,绝没有之前那回的真切感受。

    余慈只能隐约“看到”,在濒临崩溃的禁制之前,入魔的十方慈光佛,被重重打入地下,另一个方向,应是属于陆沉的人影,大步走来,受他一拳之力的冲击,整个森林都在摇晃,树木倾颓,宫殿倒塌,好好的行宫,转眼就是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而在他们之间,还有一个人,做道士打扮,半跪在地上,大口呕血,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战力。

    这是当年交战时的情形吧,这道士是谁?

    陆沉大步而来,目标显然是对着十方慈光佛,但也要经过道士所在的位置,便在那一刻,道士抬起头,双眼已经不再是常人的形态,而是无尽星辰,深邃虚空。

    “旁观”的余慈都给吓了一跳,这一刻,闪回的画面模糊到了极致,也是当时冲击震荡虚空的缘故。

    这是无量虚空……

    画面彻底坏掉,接下来的情形再不可知,但从万载之后来看,那回赢得还是陆沉,而且对手不只是十方慈光佛,那个道士打扮的,显然不是无量本人,十有**是无归羽客。

    最后实力暴涨那一下,虚空神通如此明显,根本就是无量虚空神主附体啊……

    所谓的战利品,就是来自于那个契机吧。

    余慈回神,又摇头。这些其实没什么意义,就算知道此间的来龙去脉,又有什么用?

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说,至少能看出来,那确实是无量的本源之力。而其一旦脱困,也是活跃得很,这说明那厮还有反复的可能?”

    到最后,影鬼也不怎么能确认。

    这种层次上的事儿,余慈的判断力还是比不上影鬼,干脆藏拙让过了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刚刚其实也没有耽搁多长时间,他稍稍定神,甩开这里的疑惑,按照原计划继续前往十方大尊所在方位。

    眼看着已经要接近那处他头一个修复的殿堂,竟是又出变故。

    在他感应,周围的热度骤然提升,那处宫殿之内,甚至闪耀火光,与外界元气交迸,闪现出夺目的颜色。与之同时,周围空气猛然沉滞,只属于至强者的威压横空而来,差点儿就把余慈的虚无之身给迫到实地里去。

    “哎哟喂?”影鬼怪叫一声,随后就开始咬牙。

    至于余慈,看到那熟悉的血红焰色,只呸了一声:“赤火妖炎……”

    竟是远在血狱鬼府的大梵妖王表示关注。

    场面骤然变大了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在北荒年年月月不息的黑暴深处,陆素华停了下来,对长生真人来说,感受到万里之外地脉的震动,并不出奇,方位也能大致锁定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她也始终抓着高空的血脉感应。只不过,碧落天域最上层,尤其是北荒这边,域外天魔扎堆,其不乏天外劫魔之类,最喜欢玄门修士,便是她也不愿意轻易前去。

    事情分做两边,她却没有什么迟疑,直接就选择了前者。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高空陆青在做什么,心自有把握,倒是地底下那一出,完全出乎她的意料:

    “你还真忍心给老爹添麻烦啊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无法感应到那专属于特定群体的波动,但超卓的智慧,却能让她见微知著,从前后事态的变化、地脉动荡的位置等信息,推断出大概的情况。

    在北荒,没有人比她更知道里面的关键了。

    当年无量虚空神主被斩落,所有本源之力都被封死、绝灭,此事之后,任何原属于无量虚空神主的东西,包括双盘城那里封印的魔躯,只算是自带神通,代表着魔门的虚空法则,再怎么恢复和成长,都不可能再变回无量本人。

    唯有一个例外,那便是在更早前,被陆沉截下来的那一点儿本源之力。

    由于很早以前,就被陆沉以本身气息隔绝,倒是意外“躲过一劫”,还具备着一点儿活性,寻遍天下,怕也只有那一点本源之力,拥有彻底恢复的可能。

    当年陆青离山,陆沉将此玉璧赐下。按常理来说,陆青随时祭炼,转化陆沉气息,就能始终保持对本源之力的压制,还能借此参悟魔门秘法,是一条极好的修行路子。

    但两处行宫的荒芜可以确证,陆青没有照做,然后,就惹了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……她忽地抬头上看,天空之上,似乎有些变化。

    下一刻,她猛地侧移。

    紧接着,经年不息的黑暴,开裂了一道长长的缝隙,就从她刚才站立的位置,在地面上留下深不见底的划痕,延伸不知几千几万里,天光洒下,奇绝瑰丽。

    虚空动荡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