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时不我待 欲取先予(中)

    承启天,渗入了一层惨白的光芒,其含蕴的业力,可说是修士最为厌恶的毒素,承启天多处亮起火光,用出心炼法火来抵御。【 飞****】

    这里倒还罢了,未曾显化的屠灵狱,死魔骚然,代表着饿鬼道业力的白光洒落,对它们来讲,又是一个强有力的刺激——因为这里具备着造成余慈死亡的极大可能。

    它们争先恐后地想在承启天显化,重将前面的绝对优势夺回来。

    影鬼知道余慈是准备的,可见到这幕情形,感官上还是有点儿不太舒坦,当年剑仙西征的记忆,总在这种时候出来作祟:

    “喂,真没问题?”

    未及开口,十方大尊话音顺着业力渗透的路径导入:“小辈,我知道你听得见。”

    余慈对影鬼笑了一笑,随后用一记冷哼回应。

    十方大尊的笑声回荡在这百亩方圆之地,胜券在握让他心情舒畅,不过双方相隔实在太远,间又有承启天虚实转化的过程,再加上心炼法火对业力的干扰,就算他是长生真人,也不可能感应到余慈真正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如今你分身被我用业力捆缚,后果你应该明白。对聪明人,我也不用废话,只要你将驱动玉璧的心法交出,我就放你分身离开,只当没发生过这事。”

    余慈对影鬼挤眉弄眼,用几乎同样的冷哼回应。

    十方大尊也知道不可能轻易说服,稍顿又道:“要是你担心失了玉璧,不知道怎么应付陆素华,可以考虑投向大梵陛下,我为你引荐如何?”

    余慈这次是用沉默来应对,表示十方大尊虽是抓到了他的痒处,但力度不够。

    这回轮到影鬼在一边发笑,不只是笑余慈的态度,也笑十方大尊对“大梵妖王”的称呼。

    而这些,十方大尊是不可能知道的,稍一思索,便给出了新的条件:“我听赵子曰说过,你以前和大梵陛下有些龃龉,但也有个协议。这样,你若不愿投来,我也不为难你,也与订下协议,礼送你出北荒,还赠你灵丹法器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知道,这还是在诱人贪欲,以饿鬼道的神通,一旦入瓮,隔空就可能被业力浸染且摄入,说到底,十方大尊还是存心不良,余慈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如果在北荒,非要挑拣一个作对的长生真人,他必选十方大尊。

    阴魔的底色、魔门的修行、饿鬼道的根基,也是个半成品的神主,几乎每一项,余慈都能找出应对的办法来。便如两人玩牌,不在于牌面有多好,几要能够克制,就有极大胜算——不选他选谁?

    十方大尊还在那里喋喋不休,余慈听得厌了,唤过虚生,给他神意联系的权限:“你在这儿陪他聊……”

    虚生一脸惶恐,他当然知道对面是什么来历,这个,不会露馅儿吗?

    “你将灵枢移在承启天,根源于此,怎么会露馅?不用多想,多听少说,觉得那边情绪不对劲儿了、忍不住了,改口答应就行。”

    余慈摆摆手,不再管这边的事,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。

    现在,他要腾出手来和陆青联系。虽说这女人藏着瞒着,但有些事情还是必须沟通。

    其实在动手之前,他也想通过神意星芒和陆青联系,可是当初植入神意星芒实在太浅,又被陆青发现,本能就有所抗拒,随着距离拉大到万里以上,感应位置可以,想单方面强行联系,却是做不到。

    他只能通过神意星芒,不断发出微小的刺激,希望陆青给予回应。

    此时,朱英已经带着宝蕴,乘坐飞舟从丰都城起飞,往无拓城而去,陆青也跟上去,不过余慈能够感应到,在半途,她就飞往碧落天域上层,如今停留在那边某处,不知是什么缘故。

    她一直不回应,余慈颇有些担心。还好,他现在能够调派的人手比较宽裕:

    虚生在身边;幽蕊负责收集情报;小五主要与妙相联系、并在外围机动;影鬼在黄泉秘府上空区域驻留,还有一个铁阑,本是依照影鬼的安排,在双盘城盯着盘皇宗,如今则被余慈调派回来,往那个方向去。

    现在,已经要到了。

    余慈分出一缕心念,共享铁阑的视角。碧落天域最上层,天空颜色愈发深沉,头顶向上,是永远边际的黑夜,无数星辰闪耀,往远向下,则看不到的边的幽蓝。

    在这里,纯以观赏的眼光来看,何其壮美而纯净,但就是铁阑这样的步虚剑修,也受到极光元磁的影响,飞行度越来越慢,到最后,必须要全力放射剑气,斩断无形的磁力线,才能移动。

    在这里争战,天然就要耗费比地面上多出十倍的力气,而且战斗方式肯定有极大的不同。

    越来越接近了,余慈让铁阑四面环顾,倒是很快发现了一处域外天魔的聚集点,相隔百里开外,勉强算是安全,不过陆青在哪儿?

    余慈很奇怪,和铁阑又转了半圈儿,这次是凭着神意星芒的定位,精确找到了陆青的位置——就是那域外天魔所在。

    不用他说,铁阑已经展开无形剑意,悄然潜上。

    离了还有二十里路,余慈忽地叫一声“停”,铁阑停下,余慈让他小心屏住气机波动,自己则在承启天招呼影鬼:

    “你来看……”

    呈现在他们眼前的,像是一幅铺开的画卷,只不过,里面都是活灵活现的“人影”,上演一个接一个的剧目,包括里面山水亭台,都是不计其数的域外天魔拟化而成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余慈曾经见识过的:天魔妄境,入魔者的死局,无数天魔,便在里面狂欢,汲取入魔者的力量以自肥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他确认了,神意星芒就在妄境之,这证明了什么,不必再说。

    他和影鬼面面相觑,随后,心底一股冷意直冲顶门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近期关键情节,不敢写太快,会逐渐加的……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