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法中藏法 天魔之门(下)

    沉默半晌,影鬼蓦然醒悟:“你……你娘的只知道本源之力是吧!”

    余慈在承启天的本体哈哈大笑,影鬼脑子转得还真快,不错,余慈一口叫破,是因为他对神主之事,印象最深的,就是这本源之力了。【 飞||||】

    当年在剑园,罗刹鬼王和大梵妖王彼此算计,就是针对的“本源之力”,而更早时在天裂谷,也吸取到了两份——那正是罗刹鬼王和太玄魔母血液的所蕴含的,如今都在承启天,余慈自然记忆深刻。

    刚刚就是顺口一说,却是把影鬼给唬住了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玉璧层层压制的,竟是这玩意儿,还真是个惊喜啊。

    影鬼忽地想起一事,抢先叫道:“这东西我要了!”

    余慈先是一愕,但接下来也想到了关键处,便当没听见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如今在平等天,几个封存的神通,飞仙剑经所蕴剑意暂且不论,罗刹幻力、太玄封禁都有了本源之力为根基,自然神通殊胜。相比之下,只有《无量虚空神照法典》这边,根基虚弱。虚空神主的本源之力显现,简直就是瞌睡了送枕头,余慈如何能让?

    影鬼还在纠缠,余慈就奇怪:“这玩意儿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蠢问题!像无量这样级别的本源之力,内蕴魔门无上神通,魔门多的是汲取参悟的秘术,弄得好了,提升一两个阶位,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余慈明白了,顺带也明白了另一件事:当年陆青出离家门,具体的缘由虽不清楚,但看起来,陆沉是做了安排的。

    还记得陆青说过,她和陆素华擅长的各不相同。她修炼魔门秘术最有天赋,陆素华则精通玄门之法。那么,她手有这块玉璧,陆沉的心思就比较清楚了。

    她来到北荒,就算北荒行宫大半毁弃,怎么说也是一份基业,而深藏玉壁之的虚空神主本源之力,则是又一条路,只不过陆青没有按照陆沉的安排去做罢了。

    他在这儿梳理脉络,影鬼喊了两声都没回音,便知道争不过他,骂骂咧咧地发牢骚,对此余慈一笑了之,在心感谢陆青这次的赠予,可转念一想,又醒悟自己大约是表错情了。

    陆青可不知道平等天的事!莫要自以为是,坏了人家的计划。

    这事倒也简单,只需假设没有平等天,没有《无量虚空神照法典》,做一下推断就好。

    “没有?没有这玩意儿还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影鬼意图受挫,嘴上就比较硬,但其实他对这事儿还是比较有兴趣的,特意要求余慈“带”着他,在玉璧转两圈儿,也将陆青传授的心法转述一下。

    这位不愧是兼通剑修、魔门的劫法宗师,仔细琢磨几回,就觉察出里面的更细微的东西:“心法本身没有问题,不过就该是缺失了祭炼的法门吧,照这个模式下去,陆沉的气息只有损耗,没有替代性的东西,早晚要耗光……唔?”

    正说着,他和余慈都是有所悟。

    停了一会儿,影鬼继续道:“这也可能是故意的,那本源之力,在陆沉气息的压制下,死气沉沉,一日陆沉的气息不耗尽,就根本吸不动……这也说不通,要是能祭炼成功,完全操控玉璧内的气机,那也是水到渠成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余慈点了点头,没有吭声,他在重新思考陆青的话。

    从离开毒蛛架开始,逐一回溯。很快,他找到了这么一句:“今由少主赐下,你务必要完璧送归……”

    少主赐下,完璧送归?

    当时他只在想玉璧的异处,如今再看,前一句可是彻头彻尾的谎言。既然是假,后一句……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十方大尊有点儿烦,一夜之间,余慈的态度又强硬了很多,他像以前那样软硬兼施,余慈也不吃那一套了,只是死抓着一条:

    要我帮忙修缮可以,先把承诺拿出来!今日做完,放我离开!

    这种不知死活的小辈,十方大尊在心底给他定了性,承诺自然是没有的,可问题是,余慈目前是以分身的状态存在的,就算是灭掉了,也不会造成致命的影响,更重要的,他到现在也没有找到余慈本体!

    这本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他走神主之途,手握饿鬼道,精通鬼子母神通,分化亿万,真的发动起来,方圆万里都能翻过来一个遍。可从见面那时起,他处处留心,偏偏就是找不到,难道这家伙将本体藏到了万里之外?

    要是那样,可就真麻烦了……

    可惜他那个便宜结拜兄弟,如今被烧坏了脑子,完全沦为大梵妖王的工具,不然以其狡猾多智,或能想出个主意来。

    咝,等等!

    赵子曰当下的境况,便如一道闪电,划过十方大尊脑海:是了,我又何必舍近求远呢?

    正为找到了解决办法而大喜过望,新的感应传过来:他在宫室设下的机关,有了微小的变动。

    他第一转移神意,然后就是冷笑:余慈这小辈,竟然想暗在宫室禁制上打主意,不用说,就是为了给他逃走做掩护。

    终究还是忍不住了……

    十方大尊用看滑稽戏的心态,盯着余慈的一举一动。不过,异动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儿,余慈很快又恢复了常态——这并不奇怪,只要不是傻子,就知道在长生真人眼皮子底下做小动作,有多么危险。

    谨慎一些是对的,可惜,这程度不够!

    十方大尊认定了余慈会有小动作,而接下来一天,余慈态度的转变,也让他进一步证明了自己的想法。当他按惯例,再度软硬兼施的时候,这小子半推半就地放低了姿态,答应再修复几处禁制,而其选择的目标,就包括昨天有异动之处。

    小子,这是你自己找死!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,十方大尊坐在大殿央,看着没有他的命令而自发启动、且将目标锁定在他身上的宫室禁制,再看着已经飞遁出数百里开外,还在疯狂加的余慈,不怒反喜。

    长笑起身,沉寂万载的禁制远远没有恢复到全盛期,被他一击而破,随后他重捶胸口,一道白光从口射出,倏乎间已在十里开外。

    你这分身,本座就先扣下了!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