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法中藏法 天魔之门(中)

    换一种情况,就算余慈推断出其有问题,也看不透堂堂东华真君的祭炼手段,可有了陆青传授的心法,情况就完全不同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@@@@】

    心法就是一条路径,能够直抵核心,通盘把握。

    陆青几乎没有任何交待,就将玉璧给他,也证明这里藏着的秘密并不是多么难以测度,只看余慈的心思有没有放在上面。大约有半个时辰,余慈长吁口气,频繁的神意扫描,使得玉璧的温度都有了变化,但他也确实有所得。

    此时他要做的,就是召唤远在万里开外的影鬼。

    因为一直没有达成目标,激发了狠性,那厮还在疑似碧落天宫的天域留连,倒是把自家的事儿给放下了。余慈呼唤他时,最初甚至都没闲心搭理,连叫了几次,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应:

    “搞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余慈直接开放自家感应与影鬼共享,影鬼瞥了“一眼”,就有点儿奇怪: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那是在玉璧深处,由陆沉祭炼,形成的存放图示模型的微小空间内,四面八方都是坚凝稳固的、属于陆沉的气息,可在层层压迫下,还有一点如墨渍般的污点,顽强地留存,一个轻忽,说不定还以为它是哪个图示模型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可真正深入去探究,就能发现,其存在与玉璧一贯体现出来的纯粹气息,颇有些格格不入的意思,但也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反应,大约是没活性了吧。”

    让陆沉的气息以绝对优势压迫了这么些年,什么东西也给压坏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刚刚有啊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想到的是在当年交战的终点,玉璧发热的现象,将这个对影鬼一说,影鬼更是好奇,思忖半晌,就道:“那大概就是外物的刺激了,没有现成的例子,也不好判断。”

    闻言,余慈在承启天唤过虚生,吩咐一句,虚生便依言而行,不一刻,丛林有一头灰毛老鼠,迅穿过草丛,奔向宫室外围那场地仙级别大战的终点。

    这是一头无啮阴鼠,是北荒独有的物种,嘴巴是比较可笑的长方块状,杀伤力几等于无,但天生精通遁术,也颇是通灵,当初万全就豢养了一只,这只是新近在林子里发现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,深植入其元神的神意星芒,已经主导了它下意识的行动,完全是按照虚生的意思,一路跑过来,很快就到了目的地,以土遁进入地层。余慈和影鬼都认真关注,大约折腾了一个多时辰,无啮阴鼠终于扒拉出一些微小的碎屑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他们觉得,与寻常土壤成份格格不入的东西,至于能否和玉璧生出反应,还要进一步地验证。

    但今天是不成了,这儿毕竟是十方大尊的地盘,以其真人修为,把握方圆百十里范围内的风吹草动,还不在话下,余慈也不好做出明显的异动,就让虚生控制着无啮阴鼠,将这些碎屑看顾起来。

    接下来一日,十方大尊不出意料地,又来软硬兼施,要余慈修缮宫室禁制,余慈心有定计,拿捏半晌,才做出不堪其扰的样子,勉强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十方大尊自是高兴,这回,他已经不满足于单纯的修缮了,这千多年来,他在行宫废墟也是布置了不少机关禁制,这才是他心血所在,只由于和原来的设计冲突,难以达到理想状态,这时怎会不抓住机会?

    整整一天时间,余慈都在宫室来回用功,有两处殿堂被他修缮一新,也助十方大尊疏通了几处禁制。但余慈知道,十方大尊贪婪无止境,只要不能完全满足他,做得越多,双方翻脸的时间来得越快,现在十方大尊应该就在猜测他的底线,同时大概也在四处扫描他的“真身”所在,以便于最后的拿捏。

    可是,十方大尊绝想不到,就在他眼皮子底下,余慈已经完成了多达七次的验证,在宫室地下,有一头北荒独有的无啮阴鼠,将某些碎屑摆放到余慈划定的区域内,无声无息地完成了交接,而玉璧的元气波动,在修缮工作时,得到了最完美的掩护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余慈表面上正在沟通两处性质不同的禁制,其实他的大部分精力,都放在了玉璧本身、那个深藏在陆沉气息之下的‘墨点’上。

    连续的几次外部刺激,让墨点的“颜色”,变得愈发深沉。

    表面的变化仅此而已,可当余慈的神意探入,那微小的墨点,便像是门户,破开一层薄薄的障碍之后,感觉一下子扩张,微小和辽阔对立导致的强烈错谬感,甚至让人有些晕眩。

    影鬼咝了一声:“莫非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影鬼很恶劣地卖起关子,转而去判断那些碎屑的来路:“近距离看,应该是肌体的碎片,当然,是真形法体级别的,坚比金石。”

    “嗯哼?”

    “不要用肉眼,用元神法眼观之,看这里面的结构……别不耐烦啊,哪个长生人,会把他真形法体的肌肉结构让你随便瞧?这可是很难得的机会!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看到这些三角结构组合没有,还有外围辅助的状组织,这就是魔门真形法体的典型特征,可知当时吃亏的,恐怕不会是陆沉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闭了闭眼,突然天外飞来一句:“是无量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承启天,影鬼给噎住了。

    当然,余慈所说的“无量”,绝不是指真形法体的肌体碎屑,而是“墨点”的根源。

    其实这答案很容易得出来,知道了陆沉的对立面,以陆沉的身份,用自身气息压制的,怎么也要有对应的层次才行。

    除了无量虚空神主,还有谁来。

    那由小见大,由一点而见无穷的感觉,也与“无量虚空”之名差相仿佛。

    稍停,余慈又尝试着做出判断,这次,他迈的步子稍微大了些:“这墨点……是虚空神主本源之力?”

    影鬼的沉默就能证明一切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