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旁枝侧出 玉壁含灵(下)

    十方在尊对余慈不务正业的做法颇不以为然,他就从来不关注这个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||||】

    如今,他的“巢穴”在北荒,也算是一个半公开的秘密,可有能耐的人不会轻入启衅,没能耐的照样两眼一摸黑,他的根基依旧稳固,外面就算有千军万马,又能怎样?

    余慈才不管十方大尊怎么想,他有自己的考量。北荒人对危机的嗅觉很敏锐,那段时日,十方大尊通过生祭活人,修炼魔功,最终突破长生关,事情本身只有极少数人知道,可有更多人是从诡异的氛围察觉出异样,纷纷远离。

    一年多来,这片所谓的“新辟区域”,修士已经不怎么常见,能见到的都是一些把脑袋挂在腰上,以命换利的真正亡命徒。分布范围倒是挺大的,有些甚至还在行宫废墟上留连。

    “虚生,你的活儿来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将手底下第一勤力的大将暗投影到此,让他去做已经熟极而流的事——散播神意星芒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,这里是十方大尊的地盘,说不定大梵妖王也常来,但虚生老道移转灵枢之后,本身性质特殊,很难被发现,至于神意星芒,也选择浅层依附,只有六个时辰的时限,到时只能重新更换。

    若这也被抓到,没关系!现在北荒的“知情人”们,起码有**成会认定,照神铜鉴落在了陆素华手,陆青在十方大尊面前那一番“表态”,也能加深这一段象,到时候让那女人背黑锅就是。

    通过神意星芒形成的感知络,余慈对周边近千里方圆的环境,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,此时再看手玉璧,他心就更有数了。

    按陆青的说法,玉璧是陆沉的祭炼的开启行宫的钥匙,但在余慈看来,在沧海桑田的此刻,说是一份儿详备的图示、模型的合集,还更合适些。

    一进入行宫范围,在心法的催化下,玉壁内部,有一个小巧的空间呈现,里面罗列着陆沉先后建起的八座行宫的图示模型,以余慈所在地为例,各处地脉窍眼、宫室内部结构、禁法布置,还有三者相接的重要环节等等,都在其清晰反映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最完整时的状态。

    有了图示提点,余慈做起事来,就从容得很了。如果他愿意,十方能配合,将行宫恢复到原初的状态,也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可余慈完全体现出一个受胁迫者的消极情绪,在十方大尊再三催促,甚至摆出翻脸架势之后,才勉为其难地动手,其手笔就是恢复已经损毁万载时光的主殿防御禁制。

    在当年那场地仙级别的大战,主殿一角都被切下,禁制崩溃,牵引的地脉都变了流向,就是详备的图示,操作起来也十分艰难。尤其是当年陆沉以绝大神通搭建宫室、禁制,一些关键环节都渗有他独特的印记,对别人的气息有天然的排斥力。

    这里就显出玉璧的另一项功能:因为玉璧之上含有陆沉的对应印记,许多牵涉到结构、禁制、地脉三者结合的环节,必须要有玉璧居导引,才能完成。怪不得十方大尊在这儿多年,废墟还是废墟,不见半点儿起色。

    随着最后结构的重置,抽取天地元气,尤其是地脉之气,形成可以目见的灵光湍流,照亮了略嫌幽暗的殿堂。

    余慈对这里还算熟悉,他曾经跟随灵犀散人的视角,来过一趟。

    那时他见到了包括妙相在内的多位步虚强者,那是十方大尊多年来攒下的班底,可黄泉秘府一役,全栽了进去。此时殿禁制发动,灵光矫然如龙,绕柱而飞,大有仙家气象,却因人少,显得冷冷清清,主座上十方大尊颇有孤家寡人之模样。

    十方大尊本身倒没表现出失落感,他看着宫殿禁制重启,在沉朽万载之后,焕发灵光,心情大佳,重拍椅子扶手:“很好,不如再接再厉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只当没听见,十方大尊也明白,强迫之类的效果已经证明了很糟糕,他就换一种手段:“我看你虽是投入东华宫,但过得并不舒心。”

    他指的是陆青的“指派”,照理说是有点儿煽动力的,借势招揽,也算有个由头,可惜这是媚眼抛给瞎子看。相比之下,余慈对十方大尊的底牌更感兴趣。

    就算黄泉秘府一役,班底毁掉,投身大梵妖王后,难道就没有招兵买马?

    在“修缮”过程,他也注意到了,在原宫室的基础上,不少位置其实都有变动,就是和原有的设计有些冲突,未能发挥应有的功效。若是有玉璧在手,情况当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余慈能感觉到十方大尊的贪婪和算计,但他更疑惑,陆青专门拿出这宝贝,牵出这枝节,究竟用意何在?

    迄今为止,他没有发现任何与陆素华那边相关的元素。越是如此,他越关注陆青的行踪,通过神意星芒的锁定,那位的行止都在他“眼”。

    陆青一直在森林游荡,也不是随心所欲的,而是跟随着朱英、宝蕴驾驶的毒蛛架,忽前忽后,应是暗护持,一直都没有与宝蕴相见。再有一日,就要出了怨灵坟场,到丰都城了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妙相终于是从华严城动身,同行的自然还有白莲。竟也是向丰都城而去,据她透露的信息,两人要一路东进,但暂时还搞不清楚白莲目的何在。

    千头万绪,却又绞合在一起,放在大形势下,谁也控制不住局面,余慈有自知之明,早早就放弃了这不切实际的野心,继续和十方大尊纠缠。

    到底十方大尊也没能招揽成功,两边算是不欢而散,十方大尊肯定是不会放人的,说不定还在想着如何翻脸,谋夺玉璧和相关的心法,

    余慈只是分身在此,进退自如,又有何惧,他出了殿门,在殿外台阶上,居高临下,看层层倾颓的废墟,感叹,脑忽有一块记忆碎片跳出来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