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旁枝侧出 玉壁含灵(中)

    这算哪一回事儿?

    余慈又奇又乐,脸上的表情颇有些古怪,不过,要是想靠这种方式来摆脱他,陆青就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

    对上十方大尊,也没什么,以心象分身现于人前,本体又在千里高空之上,如今的余慈可以说谁都不惧,也随时可以调换重心,明晰了这一点,他倒是愈发地心平气和,只看陆青究竟如何盘算。

    只听女修对十方大尊道:“我确有急务,耽搁不得,余慈虽是新近拜入宫,但一来就立下功劳,少主对他很是看重。有他跟你去,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一位也是熟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十方大尊这个回应不是那么“注意”,若余慈真是投靠了东华宫,只这句话,就不会让他好过。当然,以其身份,本就没必要注意这些细节,他鬼眼翻动,万里之外的神意便借此在余慈身上扫过,前面的争执,迫得它必须做出些让步:

    “只要能修缮宫室,谁去都成。不过,你说他刚拜入东华宫门下,那块玉壁,他能用得了?”

    陆青平静回应:“东华神通,焉循常理?”

    说罢,她目光投到余慈脸上:“你且过来,待我授你心法。”

    余慈面无表情,也没有置疑之类,也浮空而上,到了陆青身边,两人四目交投,陆青将玉壁递给他,随后就是传音,余慈还以为她会说一些秘密之类,可她真的只是叙述心法,不涉其它。

    余慈虽是都记下来了,也能确认运用无碍,可也越发地糊涂。陆青交待完毕,最后道:

    “此玉壁本是宫主当年的战利品,即使如今祭炼得面目全非,也是一件宝物,今由少主赐下,你务必要完璧送归,否则,就算你有献宝的功劳,回去在宫主面前需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说你上瘾,你还玩真的?

    余慈不知该说什么才好,但若以为他就这么屈服了,未免是小觑了他:“你把事情安排给我,少主那边,怎么说也要先给个交待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心念运转,千里高空之上,本体处照神铜鉴微微发热,同时平等珠发力,催化出一颗无形星芒,再通承启天的渠道,遥空摄来,直接落入陆青阳神法身之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所说的交待。

    虽是靠着平等珠,抹平了修为层次上的差距,但星芒渗透,还是有些阻碍,而且陆青适时瞥来一眼,显然,她发现了,且十有**知道这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余慈一点儿都没有“暗算”被发现的尴尬,反而是理直气壮地盯过去,这就是交换,至于等不等价,就看当事双方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大概是因为余慈半含威胁的言语,又或者是其他理由,没有说话,这就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不管陆青准备搞什么鬼,余慈借此找到一个的机会,也算满意,便依着礼数,向她略一躬身,双方交换协议就此达成。

    陆青又将目光投向十方大尊那边,对面沉默片刻,应该也在猜度这其的意味儿,不过陆青已经拿出了玉璧,又将余慈推出来,已经做得很到位了,他唯一能置疑的,就是“到位”本身。

    这种置疑,见仁见智,有些人疑心重,喜欢纠结这些事儿,但有的则是比较自负,比如十方大尊,很快就点了头。

    见他同意,陆青当真是半点儿都不耽搁,只对他略一点头,身形倏然不见。

    就算暗达成了协议,余慈还是有种被甩的古怪感觉,还好他很快调适过来,面向十方大尊寄托的鬼物,微微一笑:“说起来还没有到大尊府上去过……”

    十方大尊语气全无起伏:“你若不愿去,不妨将玉璧给我。”

    陆青一走,这厮就露出不善面目,余慈浑然不惧,本想着直接顶回去,但转念一想,陆青把事情弄得不明不白,看起来还是要到地头上才知道究竟,在这儿置气也没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他就微笑道:“怎会不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跟上了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那鬼物就化为一股阴风,想要飞走,可这时余慈就叫了一声:“且慢,有一件事,我要与大尊说明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当余慈遥遥看到那一片曾经繁华喧嚷,但已是一片狼籍的原修士聚居区时,已经是两天后了。

    不必去猜测十方大尊的情绪,那位昨天就移魂回去,来个眼不见为静,换了两头飞天夜叉过来,名为“指路”,实为押解。余慈不管他如何恼怒,就是保持着一个均匀但相对缓慢的度,直到这里。

    不是他故意拿架,而是承启天的拖累,让他的度真快不起来,十方大尊本来想发怒来着,可看余慈显化的身形,那一口气便给憋着。

    心象分身性质特异,十方大尊也是头一回见识,余慈拿所谓的“初学乍练分身法门”搪塞,他竟然是信了,也为此不得不忍受这种“龟”行进。

    还好,总算是到头了。

    余慈也松了口气,隔空牵引着承启天跨越万里长途,也是他有生以来头一回,而玉璧之事,也要正式触及了。

    心象分身上,可从来没有储物的空间,玉璧始终攥在余慈手上,其间神念多次从玉璧上扫过,却因灵光焕然,对神念有一个扭曲,都探不出究竟。幸好余慈这两日参悟陆青所授心法,略有所得:

    “主要就是一个引动地脉的手段,以玉璧为枢,生出变化。这与地祇厚德神符有些相似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法门宝物,其实都不用到黑袍的宫室里去,只要找准地脉,相隔数百上千里,也能做成“修缮”的活儿。当然,十方大尊所说的修缮,绝不是那些宫室建筑,而是覆盖这片地域的防御禁制。

    余慈不争着进去,在外围转了两圈儿,一是确认承启天是否到位,遇到突发事件如何支援,二是看看那些北荒亡命,对这儿还有多少好奇心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