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旁枝侧出 玉壁含灵(上)

    余慈脑子一懵,不自觉就联想到某处所在,但很快就知道,他是误会了。【Www.feiSuzwcoM 飞】

    陆青言道:“家父曾在北荒修行几近一劫时光,造行宫八处,天三地五,意图立下传承,这玉壁乃是后来改造而成,为各处行宫枢纽,本想如那玄灵引一般,流传出去,专候有缘之人,但后来因故转向东华山,这里的行宫就闲置下来。

    “其又有大半因故损毁,如今剩下来的,保存完整的只有两处,其一处浮空城已经移到东华山,双盘城外那处,已经被洗玉盟和离尘宗进驻,还有一处半废弃的,当年由母亲做主,赠给了一个幸运儿作立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幸运儿?

    余慈脱口道:“十方大尊!”

    不只是飞天夜叉的刺激,他还想起,翟雀儿曾经说过的有关十方大尊的根底,作为一头怨灵坟场的天生阴魔,能够得到饿鬼道,混到眼下这地步,不是幸运又是什么?

    话刚出口,他又想到陆青所说的“母亲”,那是黄泉夫人吧,十方大尊在北荒的根基,竟然有黄泉夫人出力?

    虽说现在知道,玉壁与进入碧落天宫无关,可想想前段时间陆青的介绍,他是否可以认为,黄泉秘府之事,从头到尾都有黄泉夫人的影子若隐若现呢?

    余慈有点儿抓不住时间点,黄泉夫人到北荒,应该是她在元始魔宗期间,那时候,她就已经和陆沉勾搭上了?他忽地对那个只闻其名,未见其人的女子凛然生畏。为了调适心情,他刻意做一些置疑:

    “这和咱们的事情又有什么关联?”

    “是‘我’,而不是‘咱们’。”

    在此事上,陆青同样没有任何让步的意思,没等她进一步阐明,那飞天夜叉有了新动作,它和潮水般退去的阴魂鬼物一道,向远方飞走,转眼不见。

    如此虎头蛇尾,让余慈颇是不解,陆青倒是没有什么反应,且见余慈这模样,还提醒了一声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语罢,她飞起来,信手一招,沉入地下的阵盘被收起,倒是那块玉璧还在手,光芒照下,映得下方呆立的余慈像是个傻子。

    余慈摇头,正待跟上,森林深处,一道似曾相识的气息升腾起来,化为一声阴冷语调:

    “何人动摇我宫室?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一头鬼物逆潮而动,从林走出,面目陌生,倒是有罕见的步虚修为,只是气机浮动,感觉像是临时强催上来。关键是那语调,余慈听来熟悉。

    十方大尊?这是寄托心念手段吧。舍那飞天夜叉不用,却换了这个鬼身,看起来像是力求低调……

    心里刚有定论,那鬼物眼幽光闪烁,先是扫过陆青手玉璧,又是一声追问:“你是黄泉夫人的什么人?来此何意?”

    陆青止住去势,居高临下,平淡应声:“我自用宝物修行,与你何干?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脸上不知何时蒙上一层光丝织就的细纱,挡住了与陆素华酷肖的面容,而那语气,也很值得商榷。余慈还是头一次见陆青虚张声势,感觉很是奇特。

    只听那疑似十方大尊寄托的鬼物又道:“你动用玉壁影响地脉,牵动我宫室根基,如何没有干系?”

    陆青面上光纱遮住表情,但眼神清冷,看得出对鬼物的言论全不放在心上。一直到这里,她的表现都堪称完美,不过余慈觉得,还是不要让她在这种事上费心思,便哈哈一笑,恰到好处地插进来,直接掀牌:

    “莫不是十方大尊当面?”

    “卢遁……不,余慈,你的胆子不小。”

    只此一句,证明其身份的同志,也说明这位对外界信息的更新还是非常敏感的。

    余慈又笑:“哪里,有恃无恐罢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其实是心象分身出现,便是折损了也没关系,不过十方大尊却是误会了:“就算你投靠了黄泉夫人,也要记着自家根底,不要得意忘形。”

    他话,似乎亦有所指,不过言辞交锋两回合,却有点儿跑题,这时陆青一句话,将话题又扯回来:“你是那头阴魔。”

    余慈哑然,不带这么掀老底的……

    陆青仍不罢休,彻底无视鬼物的脸色,只道:“你所居宫室,也是我家主母所赠,只是看你修行不易,给你栖身而已,哪来这些聒噪?”

    你扮婢女扮上瘾了是吧?余慈听得哭笑不得,但不得不说,陆青这言语破绽极少。她和陆素华的冲突,除了当事人及其身边人之外,再没有人知道,十方大尊自然也是如此:

    “真是东华宫的?”

    十方大尊稍一沉吟,倒是笑了起来:“既然给了我,那便是我的。看在黄泉夫人面上,我也不与你计较,只是你既然手握玉壁,应该知道此物的功用。正好我那宫室刚刚被你摇动,多有受损的,你怎么说也该帮忙修缮一下。”

    陆青皱眉:“我说过这与我无关,而且我正要与少主汇合,没有时间搞什么修缮。”

    语气强硬,但后面“画蛇添足”了,气势有些回落。十方大尊可从来不是个好相与的,当下气势就此消彼长,那话音让阴暗的森林里更幽冷十倍:“修炼有时间,现在又没空了?”

    “修炼自有少主吩咐,你这恶人强请让门,却是少主没吩咐过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这边就开始纠缠,全是这种口舌交锋,一点儿实质性的作用也没有。

    余慈绷紧脸,不露任何表情,可心里早就翻腾开了:这里有古怪!

    不说陆青,十方大尊这么做,恐怕是拖时间,让他远距离寄托的力量提升层次——自从心内虚空升阶后,余慈对这种事儿已经是内行了。

    余慈很不喜欢这种旁生的枝节,更不喜欢被蒙在鼓里的感觉,正皱眉呢,忽地心有所感,一抬头便见陆青转眼看他,乍一愣神儿,那头十方大尊寄生的鬼物,也将视线移转,余慈愕然,同时听到两个字:

    “他去?”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