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 化身真身 天府地府(下)

    近千里之高空,步虚境界以上的修士,才有资格到来的天域,尽是纯粹的幽蓝颜色,偶尔有极光元磁带起的彩光,可在其,却突兀地浮游着一片素白,像是哪路仙人顺手将罡风层的云彩提了上来。【Www.feiSuzwcoM 飞】

    由上空往下看,可见那“云彩”之,立着一个八角亭,四面轻烟流泄,安详静谧。陆素华青衫束髻,持一卷书,慢慢翻阅,高空的强光,足以将正常人的眼睛晃瞎,但对她来说,倒觉得敞亮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心某个感应,让她的注意力从书香墨字移开,有些困惑,不过很快就是恍然。

    将书卷搁在一侧石桌上,她起身出了小亭,站在云彩边缘,举目眺望,上千里的高空,隔着百里黑暴和厚重地层,自然是什么都看不到,可骨血近乎尖锐的感应,却让她能够判断出大概的方向,也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“她准备得倒也周全。”

    不再以化身现世,而是还原成阳神法身,对方应该是借用怨灵坟场浓重的阴气和地脉元气,做了遮蔽,模糊其位置还在其次,最重要的是将泄底的可能降到了最低,陆素华就不知道,陆青现在是何种修为,又针对十魔内禁做了什么准备。

    这也无所谓,陆素华闭上眼睛,忽地从云彩边缘落下,青衫裹风,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怨灵坟场,余慈盯紧了飞天夜叉之余,也瞥回几次,他发现,陆青的做法,要比想象艰难,消耗极大,在防御圈央,大地像是开了个口子,巨量的天地元气向那个方向注入,甚至是无视地脉窍眼的分布,与附近某个流经的地脉联动。

    这是极其高明的手段,比余慈那个地祇厚德神符的运用还要高明,陆青竟然是轻而易举就做到了。

    半空,已是双眸赤红的飞天夜叉,明显十分兴奋,蠢蠢欲动,几次都想扑击而下,可又忌惮着什么,始终没有扑过来,让一直戒备的余慈好生辛苦。

    他不免就想,干脆先发制人,把这厮打下来算了。

    也在此刻,防御圈的阴气结构逐渐崩溃,陆青那里阳和之气波动明显衰减,看来是有了结果,他忍不住又回头去看。袅袅轻烟,女修身形轮廓越发清晰,余慈仔细关注,但很快,他眨眨眼,有些尴尬地略偏视线。

    陆青手持一枚圆形玉壁,其上环拢一圈明黄光晕,还有地脉之气的余沥,在阴暗的森林,竟如月色一般纯净,映出她白晳几近透明的身体,除了稀薄至无的轻烟外,再没有半点儿遮掩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咳……幸好是背面。

    脑子里念头涌动的时候,陆青恰好回眸,显出半边侧脸,目光缈然,云淡风轻。余慈心头却似挨了重重一击,本能向后退,但很快发现自己反应过激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看到的是陆素华的脸形轮廓,可这不是很正常吗?

    坦白说,余慈不太习惯这个新形象,他必须要抓紧时间分辩清楚。仓促之下,他很难整理出有条理的东西,最终就是一种模糊的感觉吧,让他觉得,眼前确实是陆青没错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的阳神法身了,是我从东华宫带出来的最有价值之物,是我独立于‘同胞’的根基。”

    陆青微微遮掩胸前,侧过身子,虽说阳神之躯显化衣裳并不困难,但她这么做绝非是想对余慈做什么,而是使其了解眼前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化身上不显,但在这里,应该还算醒目。”

    在她轻淡的嗓音,余慈将一些没必要的念头暂且抛开,仔细看那宛如实质却又明透非人的法身。按着提示,他功聚双目,透过法身外的光晕,看到其间一串细密的花纹,极其瑰丽,但也致命。

    这就是十魔内禁。

    “此禁主控在陆素华,会逐步形成禁锢魔域,最大限度削弱我的抵抗能力,若再以无相天魔辅助,不管在什么情况下,我都毫无胜算。”

    余慈咧了咧嘴,这位还在想照神铜鉴的事儿吗?

    即使是被十魔内禁的纹路所惊,余慈在原则问题上,仍是寸土不让:“所以,有我在旁边,就完全不同。”

    这是吵嘴的架势,陆青以冷淡的言语回应:“这是我们陆家的家事,只算左手打右手,你又是以什么立场来插手呢?”

    余慈闷哼一声:“这话你对妙相法师说去?”

    妙相作为受害者,其实倒不是因为这个缘故受牵连,但表达的意思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陆青就不再说话,随后显化衣裳,遮住那明透眩目的法身。

    余慈莫名吁了口气,耳畔忽有“呼拉”一声,恶风来袭,这是飞天夜叉冲上。

    饿鬼非鬼,乃是业力所聚,太阴役禁厉鬼术的效用,就很有限,但余慈随手变化,用上了太阳九芒十乌符,三足乌冲霄而起,嘎呀鸣叫,放射出灼灼光焰,同样是气势汹汹。

    意外的是,飞天夜叉大违其勇悍本性,竟是急退,随后当空一声啸叫,下方因阳和之气消退,已经松散的鬼潮猛然一顿,像是退潮一般,向后方回涌。

    余慈没有松口气的意思,相反,他这次才真正吃惊了:

    十方大尊对怨灵坟场的控制力,绝对超出他的想象。就是不知道,这应该归功于其本人呢,还是更后面的大梵妖王?

    余慈按下手灵符,如果飞天夜叉能代表十方大尊,那它现在的态度很值得玩味呀。

    要说他和赵子曰早先有过约定,至今也没有彻底撕毁,严格来说,他们现在勉强还算盟友,不过余慈可不认为,这个盟约会让十方大尊拔刀相助,那么,问题肯定就出在另一位的身上,他直接开口询问: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陆青手玉壁微不可察的晃动一下,此时,明黄的光晕已经散去不少,余慈定睛去看,那上面分明有八个篆,含义古怪:

    地府之关,天府之门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