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 化身真身 天府地府(中)

    有教训在先,余慈闻言就警惕起来: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他就觉得自己似乎是反应过激了,想想在眼皮底下,陆青也做不出太过分的事来,便回应道:“只要不是十魔内禁,你做,我看着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”

    陆青略一点头,将宝蕴送到他这边,算是让他安心,随后竟是起身飘闪出去,余慈大奇,吩咐了朱英一声,也追身而出。

    毒蛛架很快没入森林深处,余慈倒是不担心走丢,跟着陆青一路飞纵,到了一处偏僻所在,

    这里应该是陆青临时找到的地点,相对来说比较僻静,但也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看陆青停下,余慈还没弄清她到底想要干嘛,

    似乎是感受到他的不信任,陆青转过身来,难得多解释几句:“交锋临近,目前的状态,我绝无胜算,另外,十魔内禁损耗,我这具化身,已经承受不住,需及时脱离,以免未战先伤。

    “化身?”

    余慈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蠢材,可今天,他明显觉得脑汁入不敷出,只能猜测,这应该与天魔裂魂化身的特性有关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万万不能有什么矜持的心态,绝对要不懂就问,问个一清二楚才能罢休,他也确实是问了,不过陆青的回复并不怎么清晰,大概也是因为这里面太过复杂,一时半会说不清楚的缘故,她只道:

    “我脱离化身,显化阳神,由于境界未臻圆满,会招来许多阴物,这时便要请道友帮忙。”

    招惹阴物?怨灵坟场什么都缺,就是不缺阴魂恶鬼,陆青这是来踢场子吧……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余慈倒也不惧,他精修符法,正是阴物的克星。

    而且此地的阴物数目虽是庞大,就总体层次而言,也就是一般,在外游荡的,最高等级,大约相当于步虚级别的高手,据说还有一些堪与长生人相抗衡的,深藏在密林最深处那广袤的无人区,不过余慈时至今日,也只见了一个十方大尊而已。

    “若只是如此,倒也无妨……只是为什么非要挑这种地方?”

    “易借外力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陆青取出一个约巴掌大小的精致阵盘,上面列着七八个小巧的旗幡,在上面拨弄两下,随后植入地层之,显是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阵盘一入地,上面的旗幡倒是“长”了出来,分立四方,随后隐没。

    余慈就察觉到,周边丰厚的阴气,便循着某个渠道汇集至此,很快形成了一个厚厚的罩子,将二人包裹在其。

    这倒是一层很好的掩护,不过余慈很自觉从阵势防御圈里出去,这样才有一个护法的样子。他也在陆青的预设下,得以留了一份心念在其,随时关注。

    里面,陆青再没有任何别的措施,就在防御圈央站着,闭上眼睛,下一刻,她的身体倏地模糊,像是在外蒙了一层扭曲光圈,其偶尔闪烁虹光,瑰丽多彩,可形成防御圈的阴气,却莫名地抖颤,稳固的结构,也受到了无形的冲击。

    在外面,余慈也能感觉到,有阳和之气,如朝阳,如春风,漫过身畔,这还是在外面,留在防御圈里的那缕心念,险些就被沛然的阳气混化了。

    这只是泛泛的感受,想更进一步,却没那个时间:阳和之气漫出不久,周围森林深处,已经有骚动传出。

    想当初,在天裂谷深处,妖魔之属可以嗅探到几百里外,属于还丹修士的阳气,这怨灵坟场,凶险或较之有所不如,可森林的阴魂鬼物,在先天性质的影响下,对阳气的**、渴求,却是比妖魔还要强烈得多,自然,也要敏感得多。

    阳气影响,就像是块儿斗大的陨石从天而降,形成的冲击波,瞬间冲破了余慈感应范围的极限,并且以更惊人的势头急剧扩散。这是只有阴魂鬼物才能感应到的灵波,常人耳目难及,可接下来万鬼骚然,森林动荡,却是瞎子都能见到的。

    这还是有了遮挡,要是没有,又会怎样?

    不妙……念头方起,那边的阵势就有变化,有三处旗幡现形,摇动拔地而起,分三个方向,径直飞走,度之快,连余慈也只看到了残影,估计着只需要小半刻钟,就能飞出百里开外。

    尤其每一个旗幡,都卷起了部分阳和之气,而且没有防御圈的遮掩,更是“醒目”,对森林的阴物来讲,同样是非常可口的目标,这就使得一片骚动的阴魂鬼物,迅分流,如此功效,堪比他的太乙星枢分身。

    这之后,才轮到“护法”的事。

    余慈已经知道自己该做什么,信手一招,远在千里高空的承启天,便将步罡七星坛上的太阴幡,投影到他手,长幡招展,漆黑的幡面甚至猎猎作响,谁能看出,这只是一个临时显化的投影?

    过去的一年多来,余慈潜心修炼,抵挡死魔劫数,一应法器的祭炼都停顿下来,还是到了华严城后这几个月,才开始按部就班地进行,就算有玄元根本气法的神效、有步罡七星坛一体祭炼的便利,目前太阴幡也不过是六重天,四十层水准。

    对余慈现阶段的修为来讲,有点儿偏弱,但也差不多够了。

    正要动手,却忽地一停,却是防御圈,陆青主动传音入耳:“你这面目,与手段当不相衬。”

    余慈微怔,他倒是忘了,此时的九烟身份,可是不会符法的,可陆青计较这个干什么?略一思忖,觉得对方绝不是无的放矢的人,而且转换也没什么难处,便将心念转过,心象分身略微波荡,恢复了真面目,随后一道灵光打出,落在长幡投影上。

    已经成就种子真符的太阴役禁厉鬼术,与太阴幡契合无比。念动间便是阴风四起,幽火璘璘,又是自然融入周围的环境里,在不动声色,已将方圆数里,化为幽冥鬼域。

    身为一个合格的符修,现在他有上百种法子将那些向这边聚集的阴物抹杀,可他就是用了贴近鬼道的“太阴役禁厉鬼术”,也是看到怨灵坟场,阴物无穷无尽,便尽量低调行事,避免给这些家伙更大的刺激。

    幽冥鬼域一旦架起,自有神异,蜂拥而来的阴魂鬼物,部分修行不足的,吃这边阴风一吹,原本已经不甚高明的灵智便吹没了大半,稀里糊涂就成了木头桩子,让后面涌来的同类,好一阵拥攘。

    混乱的阴森气息,倒是将这边的阳和之气抵消很多。

    这时余慈神目如电,又在一片混乱,拣出几个实力出挑的,强行镇压,一连串手段使出来,这波鬼潮便给硬生生控制住,而布设的幽冥鬼域范围,却是迅扩大,代表着他的掌控力在持续提升。

    再这么下去,余慈甚至有信心凭借幽冥鬼域,将陆青弄出的阳和之气完全压制,不过,陆青应该用不了那么长时间吧?

    余慈留在防御圈的一缕心念早被抑制,完全弄不清里面进度,想用心观察一下,外围鬼物又有新情况。

    在太阴幡操控的幽冥鬼域,余慈的神意可说是无孔不入,感应极其敏锐,这样他才能在一团混乱,锁定阴魂鬼物的强者,及时予以镇压。刚刚他就发现,有一个反应强烈的目标,踏入幽冥鬼域外围,但很快又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让他生出警觉:在阳和之气的诱惑下,做出这等反应,显然他刻意掩藏的幽冥鬼域,被发现了。

    正这样想着,在啾啾鬼声里,他分辨出一个很独特的声音,扭头去看,隔着重重树影,仍能感觉到对方鹰隼般锐利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心头震了一震,而相较于压迫感十足的目光,他更在乎对方的模样。远观不太清楚,但那个飞腾在巨木树冠之上,肋生双翅的古怪身影,他自认还不会看错。

    飞天夜叉!

    这玩意儿世间可不常有,事实上,余慈仅在黄泉秘府,借用灵犀散人的视角,才看见那么一回。

    这是饿鬼众……

    余慈扭头四顾,记得这儿离十方大尊的巢穴还远得很呢,不过飞天夜叉既曰“飞天”,度也是极快的,日行万里等闲事,又极可能与掌控饿鬼道的十方大尊心神相接,无疑是极好的斥候暗探。

    这是不是就表示,十方大尊的触角已经伸到华严城外了?

    余慈稍稍有点儿庆幸,还好刚才听了陆青的话,恢复了真面目,否则一来二去,消息走漏,事情还真的不好收拾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陆青的先见之明,是巧合呢,还是真的意有所指?

    余慈发现自己越来越习惯于猜测陆青的想法,对朋友来说,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    正叹息之际,数里外,一直盘旋未定的飞天夜叉,忽地眼冒红光,盯着他这边,做出了扑击的架势。

    也在此刻,构成防御圈的阴气,结构开始变得不稳,一层层氤氲烟气从溢散出来,余慈扭头,看到里面一个隐约的人体轮廓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