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

    幽暗的地下森林里面,火光飞落,其火球本体还在自旋,带起七八圈极其瑰丽的火环,也使得其中的力量层层压缩,可想而知,它会有一个很高的杀伤威力

    这样的攻击,远及四十里的射程固然了得,可其度只能说是一般,余慈能够很从容地观察其长虹般的轨迹,旁边朱文英则是五指开合,一柄标枪入手,就待投掷,以半空截击

    “我来”

    近日来,余慈对朱文英的手段也开始了解,知道这位大多数攻击都如奔雷掣电,以迅捷凌厉取胜,对付这火球,怕是最后场面惊人,说不定又会招惹什么麻烦

    说着,他手上就燃起了银白色的火焰,焰光变化极其剧烈,初时还是银白,随后便浸了深紫色泽,外围散出赤焰九芒,光华夺目,便如一个小太阳一般

    随后余慈手指开合,这团紫日赤芒,颜色愈深,亦有扭曲变化

    朱文英有些好奇地看过来,然后就看到火光冲天,堪称华丽的星焰散落,腾起的却是一只漆黑丑陋的乌鸦,有所不同的是,这乌鸦有三条腿,在上空盘旋时,可见它瞳色赤金,飘落的片片碎羽,是转眼就化为幽蓝的火焰

    “三足乌?”朱文英自然听说过这似神似妖的异禽,却不知余慈是用什么手段将其化现出来

    飞落的火球已要到正上方,上空盘旋的“三足乌”展开双翅,一个斜掠,擦着火球的边缘过去,便见到火光瞬间扭曲,高度压缩的火球竟然就这样给撕扯得不成形状,四面飞散,那乌鸦再一盘旋,漫天火光尽都被它收拢,没入层层乌羽之下

    见朱文英难得的惊讶模样,余慈一笑,原本沉郁的心情好转了些:“这是太阳九芒十乌符,真使到极处,十乌齐出,十日环空,可比现在强多啦”

    余慈这话其实有些不准确,太阳九芒十乌符乃是“诸天飞星”中二十八宿级数的符箓,单纯使来,气势虽盛,却绝没有他如今这般灵动

    这是他在与之一脉相承的太乙烟都星火符的基础上,贯通气机而成,还参考了一下九命幻灵符的技法,大约位于寻常符法和神通之间,并不消耗先天元气,威力却是提升了一截,以火克火,极是从容

    说话间,余慈又变化符法,半空中,三足乌“嘎”地一声叫,平空化为一道火线,射入森林深处,取的正是火球飞来的方向,但那度,快了何止十倍?

    “去看看”

    这边的蜥车受到冲击,两头巨蜥惊吓过度,再想用它们代步,还真比较困难,余慈便对朱文英打了声招呼,决定走一遭,探探敌方来路,重要是重找一个合适的代步工具

    三足乌的扑击度,短程之内,绝对压过寻常的步虚修士,余慈这边刚起步不久,那边已经要到了,可这时候,余慈眉头一皱,不声不响,心象分身倏转虚无,后面朱文英挟着宝蕴,再抬头时,已经找不到人了

    心象分身无视层层巨木阻拦,以绝对的直线扑上,距离目的地还有七八里路的时候,惨叫呻吟声和血腥气纷杂交错,弥漫了前面的区域

    余慈真正确认了那边的情况,接着便大喝一声:“陆道友”

    尾音未绝,他已经冲到了那边,正好见到一道雪白长绫缩回,但在其游走的轨迹上,却是有四五个人影接连仆倒,转眼就化为一滩血水

    至阴化血魔刀

    比他早一步,三足乌已经到了,此时就落在附近一棵巨木的侧枝上,昂首挺胸,赤金瞳眸灼灼生辉,看上去栩栩如生,不过这家伙终究还不是真的有灵性,至少对当前的局面,没有真切的感应

    余慈视线发直,刚刚“围墙虎头”一般的机关结构已经被扫平,他的目光自然就投向了场中唯一站立的人,那人也在看他,神色平淡,就像是以往无数次见面那样,回了一句:

    “余道友”

    真是陆青啊……余慈抽抽嘴角,再将目光移到狼籍的地面上,这一拨人,幸存者几稀

    之前那样的攻击,换了别人,难免要灰头土脸,可对余慈一行来说,纯粹就是蚊蝇式的骚扰,虽然还是有些糊涂,余慈也没有想着要下怎样的狠手,可突然现身的陆青,用这样的方式,带来了一股寒流

    就他所知,陆青可从不是嗜杀的性子……

    陆青击杀这十几号人,身上没有沾半点儿血迹,轻描淡写地道:“刚刚我已经问过,这些人是阎罗堂的,到城外测试机关傀儡,不知道你们的身份,但你们所乘蜥车是长青门的,便借你们试炮,也算给给长青门添堵”

    阎罗堂?

    承启天中,虚生很是惶恐,也传了信息过来严格来说,这算是他失职了,那边其中有不少人都植了魔种,都归他负责,他也发现了,但没想到相隔数十里,也会发动攻击,信息都迟了一步

    但对余慈来说,这不是重点

    他露出笑脸,迎上去,就像以前对陆青那样,再招呼道:“好几天没联系,你倒是越发神出鬼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距离接近,他的感应为清晰,陆青的模样没变、气息没变、对他的态度没变,可是,某种感觉,有了变化,而且,是极其激烈的那种

    这时候,他看见陆青的视线越过他肩头:“宝蕴可好?”

    后面朱文英带着宝蕴跟上来了,余慈咧了咧嘴,实话实说:“身体没问题,心情嘛,不是太好,咦,你要和她见面?”

    说着他也回头,却想起为了省事儿,宝蕴刚刚似乎是让朱文英给制昏了,便叫朱文英将其唤醒

    后面陆青却道:“我来叫,正好有话对她说”

    说着,她已经和余慈擦肩而过

    两边气机相接,余慈头发一麻,依旧开启的洞真彻幽明镜法,发现了问题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降级,收费降级以致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