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 情报贩子 池鱼之殃

    诸事说罢,柳观所凝成的影子自然消失,临时开辟的暗影虚空也推平了,旁边的蒋望和护卫就像是从噩梦惊醒,骇然望来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

    匡言启维持着矜持的表情,越是淡然面对,他在蒋望等人心的印象,就越是高深。不过他心里,还是在纠结的:

    从现在起,魔门东支在北荒的资源,就要全面向寻找陆素华倾斜了,而与之同时,柳观也暗示,同意他将部分力量,用在自己的私心上。

    应该是……暗示吧?匡言启越来越看不懂柳观了,那位是个疯子无误,可这直指人心的压迫力,又是怎么一回事儿?

    自顾自登上车子,对殷勤服侍的美婢视若不见,不提柳观那边的压抑感,只说眼前另一桩事,就足够他头痛的。调转资源倾斜方向,对柳观来说只是一句话,放在他这边,却是需要落到纸上,拿出一个有足够说服力的章程出来,否则魔门东支那边,不管柳观,却肯定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既上了柳观的贼船,这一份儿心,他操定了。

    “取纸笔来!”

    世上有传讯玉简,修士便少动纸笔,不过要是整理思路什么的,还是这玩意儿实在。

    匡言启终究还是有才干的,上车下车之间,他已经有了初稿,再有半夜时间,就将这份儿讯息给赶制出来。除了前面解释给柳观的那些推断之外,他在前面,着重提起了余慈。

    其最有说服力的,是当年剑园之事。

    匡言启手掌握着很多材料,比如剑园一役,余慈是一应修士,唯一一个留到最后的,虽然离尘宗在此事上刻意低调处理,却也瞒不过有心人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从光魔宗那里得来消息,东阳正教的人马,就和余慈有过牵连,谁都知道,东阳正教是无量虚空神主嫡传,而其人马在剑园全灭,焉知没有法门遗失、流落到余慈手?

    虽然这种可能性太低了,但在北荒之事,有了余慈现身,比之其他更不靠谱的推演,就算不上捕风捉影。

    匡言启用黄泉秘府,将余慈和陆素华联系起来,形成了一个完整且能自洽的链条。

    陆素华若排在第一,余慈其人,就高挂在这份嫌疑榜单的第二名,其余的完全都是凑数,相比之下,还是以二人的嫌疑最大。

    这应该就没问题了。

    将讯息转录后,亲手交给蒋望,让他飞剑传讯。做完这一切,匡言启心情莫名转好:余慈,你毁我根基,我便让你变成丧家之犬,只要你还活在这世上,就不要再想着安生!

    想着仇人未来的狼狈模样,还有被抓到他眼前时惊骇的表情,匡言启哈哈大笑,那一点儿担忧就此消解。

    事前患得患失,事后看来,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便在他的笑声,那讯息通过三家坊的渠道,以最快的度发往北海,大约在第五日上,抵达了北海天辰宫。

    作为魔门东支的根基,天辰宫的飞剑传送阵自然是繁忙不息,每刻钟都有三五道剑光闪烁。不过像三家坊所标识的等级,还是非常醒目的。负责接发飞剑的修士优先选取了它,正要送走,却见前面有两位宫的大人物缓步走来,大约是要出门。

    他慌忙施礼,那两位才不会理会这种操持杂役的弟子,很快走过去。这边刚吁口气,忽听到其一人说话:

    “北荒发来的?就是翟师妹负责的那边?”

    话带着嘲弄,杂役弟子还没来得及回话,手上一空,那传讯飞剑已经被返地来的那位拿走:“清渔兄,这不是咱们那位匡师弟的手笔吗?”

    说话的这位,乃是魔门东支一位风云人物,号东昌子的,与魔门第一新锐东沧子仅有一字之差,因此事而大打出手,虽然惜败,但也名震天下。

    与他同行的,则是宗主鬼铃子的又一位亲传弟子林清渔。他从东昌子手接过传讯飞剑,扫了一眼,评价道:“难得他能讲出个章法来,也算是个聪明人。”

    “聪明倒还聪明,可一个聪明人,跟着疯子的思路,哪还有好?据说那还是翟师妹的主意?”

    林清渔笑而不言,两人只当是一个小小插曲,将传讯飞剑掷回,自顾自地离开。

    那杂役弟子接了剑,低头匆匆而去。不过到了半途,凑个无人的当口,他却是拿出一块空白玉简,在飞剑上一扫,转录了一份下来,这才送到顶头上司手。言道:

    “林师叔和东昌子师叔在路上看过了。”

    按照规章,传讯飞剑在送抵之后,交到这边之前,不得有任何神识扫描的痕迹,但这个杂役弟子在门干了多年,也算有些口碑,理由又充分,上司也不以为意,放他离开。

    杂役弟子暗喜,待离得远了,拿出玉简,狠狠亲了一下:北荒那边的消息,多卖几家的话,一件六重天的法器,差不多就到手了!

    这情报贩子,他还真是做对了!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世上之事,少有能够完全被人把握的,总是会有一点儿或很多的意外掺杂,使得原本的目的,莫名就扭曲到了完全不同的方向。

    柳观非常明白这个道理,但只要不涉及他关心的领域,他根本就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就算天塌下来又如何?那里有黄泉贱婢吗?

    此时,他站在一处门外,这里点着气死风灯,白惨惨的,地下城良好的通风,使灯笼慢慢摇摆,在朱门上弄影。

    影子便是手,门吱呀一声打开了,柳观迈步而入。外面光线透入院,里面的阴影一下子活泼起来,在欢笑,在舞蹈,争先恐后地依附在他脚下,再向周围延展。

    砰砰砰砰一连串门响,所有的门户一起洞开,阴风吹入,群影乱舞,但很快就没了活力。

    里面没有生灵的气息。

    柳观一点儿都不奇怪,等他找到地方,在门外就知道了,进来只是惯性,还有,他挺喜欢这里的气氛——没有什么让人生厌的东西,只有满地落影,层次分明,阴影还留下了上任主人的某些情绪,不太浓烈,但那种懊悔和压抑,很合他的胃口。

    没有进屋,柳观坐在院的石条凳上,摇头晃脑,如饮醇洒。

    世上多一人如此,他心就多一份共鸣,多一份近乎快意的晕眩,他很喜欢。

    在院坐了一会,思感跃升,阴影向四面八方蔓延,度之快,已经超出了常人的想象,只一瞬间,就将全城贯穿。

    阴影是介质,将城人们相关的情绪接引出来,向他这边汇集,对他来说,这是美食,也是毒药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北荒吧,影虚空如此嚣张地扩散,竟然没有人表示异议。

    城也有些强人气息,可在见识到与他巨大的差距之后,一个个都安静得很,在北荒,至少在这华严城,他柳观确实可以横着走。

    “陆素华不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通过影虚空,柳观再度确认,不免有些失望。他从三家坊的渠道得知,华严城最近出现了疑似陆素华的踪影,而独院里的人,曾经近距离接触过。

    按照情报,他先去了那个“九烟”闭关的所在,那里没人,又到城,但还是扑空,线索似乎就这么断掉了。

    “是谁走露了风声?”类似的念头在他心一闪,便熄灭了。柳观不会去动脑子想这些,他只要知道结果就行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影虚空将更深层的信息传递过来,城有一人,气息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里也有长生人。”

    他垂下眼睑,下一刻,他一缕分念就来到目标之前,借着那边的影子,隔空显化。

    这边是一个丹室模样,一位道袍束冠的女修正在这里忙碌,台上各种药材分列,药鼎烟气蒸腾。不过在影子凝成之际,女修终究还是停下手,清丽纯净的面容上,显露出一些无奈的颜色:

    “可是柳道友?白莲这厢见过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药鼎滚沸的烟气就散开,扑鼻的异味溢出来,白莲秀眉微蹙,这部分空气便给封绝,顺着通风口流出去。

    柳观对这些都是漠视,就是在打量白莲的时候,有些惊讶的样子:“咦,你的根脚很有趣啊!”

    白莲并不喜欢这种语气,就不和他纠缠,也去问他:“柳道友此来何意?”

    闻言,柳观直接略过刚刚的话题,凝化的魔影分身直勾勾地盯着她:“你见过陆素华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她在何处。”

    柳观有些不满,他说话间用了秘法,只要对方回应,就能测其言语真假,可白莲却是回避了直接的回答。

    他又问:“你是哪家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与柳道友无关。”

    柳观的眼神依旧是直勾勾的,明显不太高兴,但更进一步的动作也没有。双方就这么对峙片刻,魔影忽地向下一挫,形迹全消。

    白莲轻轻叹息,转身收拾台上残局,因为柳观,她又多了一次失败的记录。

    不一刻,石室门打开,花娘子摇头走进来,凤钗珠串叮叮作响:

    “真是殃及池鱼,这疯子,到哪儿都是个祸害!”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这段日子的更新真是惨不忍睹,恶性循环形成了……未来是夺命连环相亲时期,大伙儿再忍忍吧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