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 知耻而勇 灵巫晋身

    影鬼从上到下,急坠数百里,寻常步虚修士,都要五脏六腑颠来倒去,喷出几口老血,他却是体质特殊,度不减反增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

    如此度,已相当惊人,可在他身后,却有一道淡淡影子,始终追附,不见有什么杀伤,却是将气机紧锁,如影随形……这才是真的如影随形。

    身外碧霄连转,云气飞流,影鬼心头,则是危机深重。

    天空阴影愈发厚重,对方蓄势不发,只是因为隔空千里,不能一击见功,待将强横神意,累积到一定程度,动手才是必然的!

    吱声尖啸,影鬼身后的影子猛地膨胀,现出狰狞面目,扑杀上来,看似虚无,其实有万钧之力,其力量运化,更如熔炉一般,便是坚如金钢,也能给粉碎掉。

    一击正影鬼后心,半空一声闷爆,那半虚无的身形,完全承受了巨力,瞬间化为一滩烂泥。

    谁看都会以为他死得透了,可那烂泥似的残躯,却在转瞬间,如泡沫般散掉,后头魔影发动雷霆一击,盛极而衰,不可避免地窒涩,想再蓄力又哪里来得及,便听着影鬼一声冷笑,剑光转化无形,飞遁而走。

    余慈长吁口气,这次发动解形玄变符,可说是恰到好处,也亏得影鬼无形剑意神通,斩断了魔影捆缚,这才顺利脱身,少了任何一环,后果都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这是谁啊!”

    影鬼心有余悸,对手不是本体在此,可相去千里,隔空布域,魔影显化,处处都是大手笔,就算是影鬼全盛时期,对上此人,也不敢轻言必胜,当然,这话他是不会说的,倒是看出了对方法门来路:

    “魔门还有把‘影虚空’修炼到如此境界的人物?”

    余慈微怔:“影虚空?或许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个?”

    “一个疯子……柳观,有印象没?”

    影鬼当然不知道,他在剑园里缩了上万年,近两三劫的事情,自然毫无印象。然而,世上人但知有陆沉和黄泉夫人的,又怎会不知柳观?

    不管是笑料也好,背景也罢,谁也不能否认,那是一个有资格和陆沉、黄泉夫人联系在一起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余慈也算和柳观打过交道,见识过影虚空,还灭了他一个影傀儡,算是有过结。到了北荒,也曾借灵犀散人,得知翟雀儿和黑袍的盘算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柳观的话……唔,这是好事儿吧,柳观不来便罢,只要到了,不就是去找陆素华的麻烦?

    当然,也不要高兴太早,柳观神意在黄泉秘府上空游走,是路过呢,还是有的放矢,是个需要明确的问题。

    这个很重要,余慈让影鬼自己照应着,他则抽出心念,与更远处某人联系,并且很快有了回应。

    余慈稍一思索,将心念归入承启天,显化出来,就坐在法坛上。又将虚生、小五通通招了来,立在法坛两侧,坛上长幡招展,座下灵光层涌如云,自有一番神通气度。

    不一刻,一个纤细高挑的身影便显化在承启天,见到余慈在法坛上的身形,远远就拜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婢子幽蕊,见过主上。”

    借助身下玉神洞灵篆印的灵光云气,余慈将身影弄得更模糊些。和这个心思未定的女人交流,起码的神秘感还是要有的。

    虚生已经与他有过交流,老道见事甚多,自然知道如何去做。待幽蕊行礼已毕,便沉声道:“奉主上法谕,交给你一个事项。近日,三家坊当是接待了远方客人,此人姓甚名谁,何等来历,修为如何,来此何事,都去验了来报。”

    幽蕊恭恭敬敬直跪,神色维持得还好,语气则显卑弱:“虚生师兄明鉴,婢子已经从三家坊出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主上自有计较。”

    虚生一挥袖,几点星光飞出,落到幽蕊身前。这是沟通几个目标脑宫的“渠道”。这些人都是在生活在丰都城,归属于三家坊的修士,脑宫内都深植星芒,是上次余慈构建承启天留下的,但因种种原因,没有在承启天凝成真灵,又或是被余慈清了出去。

    像支使他们不可能,但从了解信息,决无问题。

    这些人里有两个是还丹修士,但远远没有到进入三家坊核心的地步,在别人手,未必有用,可是幽蕊深知三家坊的底细,运使起来,想必会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幽蕊再没有理由拒绝,其实,自那日被救,投入这位神秘高人门下,她也有心做些事情,证明自己的价值,当下便垂首答应。

    这时她就应该退下,可迟疑片刻之后,她又开了口:“主上,婢子有话要讲。”

    对方没有立刻回应,承启天进入了静默时段,随着时间推移,幽蕊不免怀疑自己是不是哪里冲撞了对方,恐惧之心渐重,几难自持。幸好,这个时候,耳畔传来声息,那是虚生老道说话:

    “主上让你讲来。”

    幽蕊没有因为虚生的发话而放松,相反,她更紧张了。

    她被三家坊除名,惶惶然如丧家之犬,绝望之时被摄入承启天,在虚灵的引荐下,托庇于神秘高人座下,凝了真灵在此。这一连串事项,都是身不由己,也都是无奈之举。

    今日主动开口,就是一次尝试,想从这绝对被动的局面挣扎出来。只是,连番变故之后,她的自信心,已经折损得差不多了,法坛上那位神秘高人的态度,她完全吃不准……

    吃不准也要搏一下,她从来都不是隐忍的性子,这样的日子,她真的受够了!

    幽蕊勉力稳住心绪,将那句在心琢磨了千百遍的语句道出:

    “婢子愿修灵巫之法,为主上沟通天地幽冥,抢登神位!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她只觉得心底空落了一块,缈然无依,原先积蓄的勇气,在这一刻全部倾倒干净,填充上来的,尽是恐惧。

    那一位会怎么想?会怎么对她?

    有那么一刻,她甚至想着逃出去,但念头生出的刹那,脑子反被激得一片空白,只能跪伏地上,等候发落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有些陌生的嗓音响起来:“说下去。”

    有回应了!

    幽蕊整个人都松弛下来,恐惧之心消退,代之而起的,是勃发的希望。

    前段时日,她见了虚灵移转灵枢,原本一个垂垂待毙的老人,转眼恢复青春,更多了许多神通,心思不免就活络起来。

    她落得如此下场,大半是因为“灵巫”之故。

    她本是飞魂城的公主,身份尊贵,便是那夏氏到来,也无损于她的地位。可身为飞魂城的直系血脉,有一桩义务,却是推脱不得的,那便是“灵巫”的修行,这是关系到飞魂城根基的大事。

    可因为灵巫年寿不永,她十分抗拒,终于闹得离家出逃,而夏氏则凭借高超的手腕,还有那一个认来的干女儿,坐稳了主母之位。

    到了北荒,幽蕊又利用夏双河对她的痴迷,着力培养其灵巫修行,就是想着有朝一日,以此为仗恃,重回飞魂城,可惜事不如意,夏双河横死在岩浆河畔,她失去了最大的资本,向“同病相怜”妙相求助,却也因为一贯的惜命惜身,回避灵巫修行,使妙相对她愈发冷淡,最终导致被三家坊甩弃。

    幽蕊不傻,她恨远在飞魂城的兄长,恨那个名动天下的夏夫人,恨将她踢出门的三家坊,也恨见死不救的妙相,但她知道,真正的症结,还是在自己身上,这并不妨碍她的怨戾情绪,可也给了她改变的动力。

    是的,她惜命惜身,但她绝不允许自己像卑微的爬虫一样活着,她已经有了动力,只是一贯的思维方式,让她总想找一条后路,这位神秘高人,还有虚生移转灵枢的事实,给了她希望。

    即便这种方式完全是受制于人,但总归是一条路,而且这条路上,也许她还有机会——能赌博第一次,就不怕再赌第二次,更何况,第二次赌博还离她那么远……

    她伏在地上,强自维持着语调稳定,继续道:

    “婢子蒙主上搭救,无以为报,惭愧无地。因出身飞魂城,通晓灵巫修行之法,若能舍得寿元,晋身灵巫,便可按飞魂城秘传,摄引天心,为主上登临神主之位,出一份薄力。”

    是的,这就是她这段时日苦思冥想的结果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有承启天这般的自辟虚空,又能移转生死的“主上”,无疑是一位大人物,虽说实力没有表现得太过强横,但观其行事,又哪是寻常修士的手段?

    作为巫门嫡传,幽蕊修为有限,但见识广博,尤其是这等“播种”的模式,巫门典籍,也多有提及的。

    法坛上又有回应:“你需要什么?”

    幽蕊按下心头狂喜,又叩头下去:“只望,只望主上看在婢子忠心以报的份儿上,他日能给婢子移转灵枢,近身服侍主上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沉默,又是沉默,便在她心口喜悦几乎要彻底冷凝之时,那声音终于再度响起: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上前来。”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