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 虚缈天宫 剑魔双影(上)

    余慈知道,自己算不得谋定而后动的那类人,行事其实挺不靠谱的,往往是差之毫厘,谬以千里,可以称道的,大概就是照着本心做事,仅此而已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

    他之前没有想透这一层,倒也罢了,既然醒悟,就不能继续做下去,不管对错,弄得自家心里不痛快,又为哪般?

    蕊珠宫那边,还是要借重的,但至少要换个方式才好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余慈取了一块玉简,印上几段字,大概就是说当前已经和陆素华对上,和几个朋友,准备反扑之类。

    这里他纠结了一下,没有扯下脸皮求助,但意思总归是不错的,稍做犹豫,又添上了移南园、黑天教等等信息,既然都在南国,想来可作为参考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他叫过朱英:“你能和湛宫主联系吧,将此简交给他。”

    朱英看了一眼接过:“需要转录,可否一观?”

    “只要转过去就好。”余慈挥挥手,既然都做了,就不管朱英是如何想法。

    其实说是给湛水澄,羽清玄又哪有不过目的道理?这里搞得弯弯绕绕,都不像是他的性格了,可他和羽清玄之间的关系就是这么别扭,他也难以免俗。

    做完此事,余慈自去闭关,这回是真的要闭关,为激战做准备。

    转眼又是小半个月过去,这一日,余慈忽有所感,睁开眼睛,却是影鬼马上就要到目的地,和他预先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说是要到了,怎么也还要半个多时辰,余慈不急着关注,而是清点这段时间,他为大战所做的准备。

    最自然是准备各式灵符。符修的优势在锁定敌人的前提下,当能体现得淋漓尽致。不过有些可惜,当前情况古怪,他的敌人陆素华修炼的是东华玉书,玄门正宗,而陆青作为他的同伴,则是在魔门秘法上造诣深厚,这就限制了符箓的运用,比较有效的,就是那么几种。

    余慈不计成本,炼制了上百份备用。

    而灵符有一个最妙,便是湛水澄给他的九命幻灵符,此符本身可凝化暗曜幻猫,自具战力,又能张开法域,给敌人压制,为己方加持,实在是妙至毫巅。

    他手的九命幻灵符,为湛水澄亲制,又是刻印在稀罕的墨玉上,大约可以用上三次的样子,之前对上陆素华之际,用过一次,就只剩两次。

    这远远不够,一旦战起,此符所化的灵猫,必然受到陆素华的额外关注,又不是湛水澄身边那只堪比真人战力的“九命”,如何能够抵挡?

    为此,余慈用一个法子,他又撕下了一片云楼树叶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天地灵根自从跟了他,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,催化成熟之后,再没有好日子过。由于条件所限,最喜欢的纯粹元气和自然光照,都无法汲取,只能靠余慈精血维持。

    这还多亏上次闭关一年的时间里,余慈显化承启天,在高空接引了一些太阳真火下来补充,否则它能不能成活都难说。

    云楼树叶能够称为符修之妙品,除了承载力惊人,并能提升符箓威力之外,更在于它的“蓄灵”之能,只要预先储存灵力足够,承载的符箓便能连续发动,一枚灵符,可以多次使用,不虑匮乏。

    余慈花了一番功夫,将九命幻灵符拓印上去。拓印的符箓效果,大约只有原符的六成,但胜在随灭随生,辅以原符,应变能力当可大幅提升。

    将树叶灵符拿在眼前,仔细观察一番,确认无误,这才收起,余慈也在考虑,是时候将云楼树植上碧落天域了,不然真出了什么好歹,也有悖于当初他对曲无劫的承诺。

    正想着曲无劫,那边曲无劫的影子又发来信息,他已经到了,并已经开始侦察。

    “这里真不安生……”

    相隔万里,就算是器灵和器主之间的心灵感应,也应该到微不可察的地步,可是靠着承启天,影鬼的唠叨声却是清晰明白。

    现如今,影鬼已经到了黄泉秘府正上方,高达六千里的碧落天域,并且还往上飞,那边确实是天魔层出,就算影鬼本身就是大半个无相天魔,也有些不堪其扰。

    余慈知道那边工作还要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,便不理他,继续整理思路。

    自从确定了要与陆素华一战,这段时间,余慈临时抱佛脚,又让寇楮、李闪寻找缘觉法界的碎片,为再次催化天垣本命金符做准备,若真不行,身上一直保留的飞蛾碎片,也能顶上去。

    不过,他并不准备在短时间内冲关,以进入步虚境界。

    目前他已连转三宫,只差朱雀星域,而寄托星辰早定,气机距离圆满只差一步,越是如此,越不能轻易下手。

    因为一旦移宫圆满,符法修毕,自然往步虚境界走,可死魔之劫附身,驻形关碍仍在,他冲关比正常人艰难百倍,一旦失手,锐气丧失,不知要蹉跎多少年,才能将损失抚平。更不用说大战在即,容不得半点儿差错,本体的步虚修为,面对一位长生真人,也不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。

    余慈认为,对他本人而言,能在那种层次的战斗,真正有效的,只有神通而已。

    这是他近日来努力的方向,为此,他对天垣本命金符用心钻研,颇有所得。

    “哪有啊!”

    影鬼在千里方圆的高空,转了几圈,不管是碧落天宫还是陆素华,都没有见到。他不至于因此而焦躁,但不介意给余慈找点儿事做。

    听他在那里喋喋不休,余慈无奈,干脆分出一缕心念,附在影鬼身上,借他视角观察。只见天域视野广阔,一望就是上百里,却没有任何扎眼的东西。遑论那高逾百丈,雄伟华贵的天门牌坊。

    就算有什么法门将之隐去,难道以影鬼的眼力,还看不出个蛛丝马迹?

    “我再测一下。”

    余慈又取出玄灵引,置于九地元磁神光,看尺端调整方位,后将神识依附其上,破空而去,锁定位置。

    他一心二用,另一边引着影鬼与他飞来神识汇合,两边的误差大约在四五百里左右,并不甚远,当影鬼迈入那片区域,他就有了感应。

    “对了,就是这儿。”

    影鬼环目四顾,半晌回应:“是个屁!”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