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玄灵之尺 碧落之文(下)

    大约神识贴附,就是黑尺发动的机关,余慈没有立刻以神识附上,便见黑尺前端其实是在慢慢地移动,幅度非常微小,可小小角度,经过上万里的延伸,其终点,差距就很是惊人了。【 飞】

    那碧落天宫,还在动啊……

    其实这很正常,黄泉秘府都能够在九地之下不停游走,碧落天宫为何不能?若没有这点儿神异,偌大一处秘府洞天,怎么可能安然浮游在北荒上空数万年,至今没有人发现?

    他没有忘记核心问题——碧落天宫是个大发现,但最终的目的却是针对陆素华,而十有**,在那处天域,陆素华也在暗察访呢。

    除她之外,知道这种天上秘府的,还有谁?

    余慈将留在北荒的所有势力都算进去,不外乎魔门东支、大梵妖王、黑天教三家。

    魔门东支最先排除,按照陆青的说法,虽是同属魔门,无量第一个要瞒的就是他们。到黄泉夫人那时,她虽是魔门人,但对人讲起的可能性也不大,否则以魔门东支的准备时间,完全会是另一种方式。

    此外,大梵妖王、黑天教都有嫌疑,具体如何,还要有进一步的信息。

    有碧落天宫在,他就有了调动敌人的契机,只不过哪边都不傻,一着不慎,便会弄巧成拙,如此尤其需要探明虚实。

    余慈可以自己去,但目前,他有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他通过心神联系,与远方某个家伙搭腔,对面则一直保持静默,连呼不应。

    余慈一声冷笑,换了一番说辞:“曲无劫前任的老巢,你不感兴趣?”

    这一下立竿见影,那边先是传回一连串信息,这回轮到余慈摆架子,只当是对方呓语,爱搭不理。如是三番,逼得那边没法,终是光芒闪动,承启天,人影凭空跳出来: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久违了的影鬼,借助他身为器灵的便利,直接在承启天显化,“畏罪潜逃”的日子,就此止了。

    余慈不说话,就盯着它看。

    一年不见,这厮修为又见长了,他此时的面目五官,要清晰得多,也愈发像余慈记忆的曲无劫,只不过没有那位的绝世风标,而是有一种类似于天魔缈然诡奇的特质。目光投射过来的时候,让人觉得莫名心头发紧,确实不同以往。

    估摸着,他已经是还丹阶的修为,甚至要更厉害。那个敢和曲无劫叫板的沉剑窟主人正在加归来。以其剑道造诣及魔门手段,真要与它比斗,余慈目前也不敢轻言必胜。

    只不过,双方主人和器灵的关系,几乎不可能打破,影鬼的压迫感,对余慈效果不大,倒是急迫之情,溢于言表:“你刚刚说曲无劫……”

    合着你刚刚就听见这三个字?余慈嘿地一笑,提起了目前的难题:“最近要干一票大的,陆素华那女人,我看她不顺眼好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陆素华?”

    影鬼斜睨来一眼:“你是让猪油蒙了心,莫要以为阴了一个真人,全天下的长生真人就任你摔打了。真人和真人之间,能一样吗?”

    这是大实话,而且表明影鬼是一直关注这边的,小五无疑就是他的小探子。

    余慈不和他争辩这个,只是冷笑:“嗯,对了,最近屠灵狱有点儿乱,不如你下去帮我梳理梳理?”

    “……咳,你要我怎么做?”

    余慈事情的来龙去脉,以及刚刚的发现都说了一遍,然后道:“就是想让你去探个虚实。”

    “明知道陆素华可能在那儿,你还让我去,这是让我送死吧!”

    “怎会呢?”

    余慈早将事情想透了:“碧落天宫的位置已经非常接近碧落之顶,甚至在九天外域也说不定,那里必是天魔层出。据我所知,陆素华主修东华玉书,一身玄门长生香,正是天魔最喜欢的猎物来着,所以她根本没法顺利活动,以你的手段,实在保险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让你的承启天去,虚实转换,岂不更保险?”

    余慈倏地不作声,眼睛乜斜过去。

    影鬼自知失言,他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嘛。无奈之下,只有咬牙应承下来。其实他也知道,如此安排是最合适的,他去了,就等于大半个余慈也去了,省功省力。

    说完了正事,余慈又问:“你最近在干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“收庄稼。”

    余慈愣了愣神儿,才反应过来,这个形容,离他真是太远了,不过真的是非常贴切。

    “盘皇宗是吧……有事儿吱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影鬼不给他好脸,只因为以现阶段他和影鬼的关系,他的未必是影鬼的,但只要他愿意,影鬼的必然是他的。这种事儿还是不要细究的好,细究起来,让人牙痛。

    此事说罢,影鬼就从承启天退了出去,其本体还在十几万里开外呢,说起来,还要几天时间,才能到达那处天域。

    如此交流,安全便利,可惜不适合推广……

    余慈暂时解决了问题,松了口气。偏在这时候,远在华严城的虚生传来一个消息:

    有人上门拜访,还是熟人。

    来的是苏雨,应是听说了九烟前番出关,千里迢迢,专门来北荒商议提炼香料之事。

    半山岛啊,余慈心微动,不知道这事儿上,能不能借一把力。

    但很快他就将心思按下,他帮助半山岛提炼香料,是感谢叶缤的授剑之恩,也是对叶途友情的回应,不管人家愿不愿意,牵扯到这麻烦,都绝非他的本意。

    算一算过海香的制炼流程,他提炼的婴舌香应该足够一段时间使用,这次就让苏雨多等几天吧,他要专心应对这边的难事。如今“地利”环节有了新发现,他这边的人力调度,也需要抓紧了,羽清玄那边……呃?

    余慈忽有些迟疑,他不愿麻烦半山岛,为何却要用蕊珠宫?

    羽清玄和他八字不合,见面就是争执,可以不论,但湛水澄对他也是有恩,何至于厚此薄彼?

    余慈挠挠头,发现自己的态度一直有问题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慢慢调整节奏,成功之前不敢多说啥了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