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玄灵之尺 碧落之文(上)

    碧落……秘府?

    想当初承继十方慈光佛宏誓大愿之时,还以为自己能够非常从容地准备,想着等到长生之后,才回来解决魔灵等事,没想道早已经流播出去……果然世上就没有真正的秘密吗?

    余慈遥望东北方向,有些发怔,但很快就在陆青的注视下回神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

    想得太多,还远远没确认呢。不过从另一方面讲,以余慈现在的修为,一旦有了猜测,总有相关的感应,如今他就有种直觉,那里确实是极其关键之处。

    这次和陆青交流,所得超乎想象,余慈需要好好整理一下,陆青自去天上修行。她近期似乎是借用碧落天域上层,偶尔离群的域外天魔练功,精进极,相应的危险度颇高,余慈很是为她捏一把冷汗,这件事,却是劝不得,无奈之下,只能多送她几枚消魔、飞遁的符箓,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余慈也回返闭关处,将阴神归窍,一路上他都在想碧落秘府之事,心里也存着一些想法,绝不耽搁,立刻打开了云楼树空间,将里面存着的一样东西取出来。

    手由不朽藤制作的道装法相,栩栩如生,依旧保持着恭立的姿势,正是玄灵引。

    以前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现在明了其脉络,再看这姿势,莫不就是象征着历代黄泉秘府主人,对无量虚空神主表达的敬服之意?

    玄灵引一出,周围地气就有波动。

    余慈知道,它能招惹来九地元磁神光,声势不小,灵犀散人就是因此而暴露。余慈早有准备,叫了一声“小五”,身外就有五色彩光刷下,内外隔绝,纵有什么磁光感应,也不惧了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在余慈手心,玄灵引也在微微跳动,大有不甘之意。

    外间,一直卫护在侧的朱英沉声询问:“烟爷?”

    余慈回了一句“无妨”,让她宽心。然后便眯起眼睛,回忆当初在黄泉秘府时的思路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便有所得。

    他两指轻搓,一簇金黄火焰燃起,直接落在了玄灵引上。不朽藤虽是不惧刀兵水火,却绝对挡不住以宏誓大愿为根基,祭成的心炼法火。

    想想当初在黄泉秘府里的情况,不朽藤外,还包裹了一层九地元磁神光,一般二般的手段,绝对无可奈何。余慈估计,这原本需要特殊心法,才能在九地元磁神光化开防护,可能还有别的什么限制,但在心炼法火特殊的性质前,都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火焰呼地一声便蔓延到了法相全身,将外面这层防护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“嗡”声轻震,余慈看到,心炼法火间,一件乌黑的物事从蜷曲状态,转眼弹得笔直。

    余慈认真打量:唔,一把尺子?

    呈现在余慈眼前的,确实是一把尺子的形制,通体乌黑,上面有暗金颜色的刻度,此外没有别的缀饰,也没有明确的标识。可观其刻度,宽窄不一,显然不是分、寸之属。

    余慈百思不得其解,干脆注入元气,尝试了几回,竟然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他看着刻度分布,调整元气注入的方式。办法是每过一段,注入的元气就加一倍,如此叠加了十次,黑尺就显得头重脚轻,感觉像要弯折断掉。

    但就气机而言,应是寻求与外界力量的交接。至于什么力量……

    “小五!”

    随着余慈的吩咐,外围被压制的九地元磁神光,便放出一些进来,两边气机接触,凭生巨力。

    余慈顺势放开了手,便见黑尺在磁光浮起,也圈了一些磁光缭绕周围,黑尺在其,原本手感沉重的尺子前端,这回却斜指上空,和余慈之前在高空远望的方向几乎完全重合。

    是个指针,但仅仅是个指针吗?

    余慈想了想,将一段神识附着其上,慢慢寻找与黑尺磁光相契合的方式。

    这也没有花太多时间,很快,又是“嗡”地一声响,余慈心神巨震,那段附着的神识,像是被巨弩射出的飞矢,飞贯而出,度起码是他飞行时的百倍千倍,却没有和余慈的感应脱离,就那和穿透地层,破开黑暴,跨越虚空,登入了碧落天域之。

    余慈只觉得头晕目眩,那段神识飞掠的轨迹虽是一个大斜线,但以此度下去,马上就要到九天外域了!

    一念未绝,那段神识前端,忽有奇特的信息输送过来,还原为六识感应,分明是黄钟大吕之音,便是相隔万里,通过神识共振,依旧震耳欲聋,五脏六腑都有震感。

    也在这洪音之后,余慈“眼前”现出瑞气祥光,又见一座牌坊,高逾百丈,竟是九间十柱的形制,其上飞檐层叠,通体碧透,如海浪凝波,上盘神兽灵禽法相,又有巍峨力士雕像,分立九门,气象森然。

    在其后方虚空,云烟层层,仙桥飞架,不知多少宫阙。可待他细看时,却见虚空之,现出片片斗大字,八角垂芒,精光乱眼,书就一篇恢宏篇章,遮去了牌楼宫阙的华贵之气。

    余慈不自觉用心去看,只觉得那里面字义隐约熟悉,可真要细究,却是心神恍惚,似乎在直视正午的太阳,转眼就晃得眼前发花,连带着那段神识,也给硬压回来。

    猛然惊醒,余慈便觉得额头出了一层细汗,万余之外那情景,便似一场幻梦。

    回忆所见字,却是闷哼一声,脑相关记忆,光芒飞流,气象万千,偏偏字义怎样,一概不知。自从他洗炼神魂,隐识通透之后,还少有这般经历。似乎有一股力量,将其拨得乱了。

    静下来,静下来。

    余慈定下心来,几乎肯定,这就是那黄泉秘府之上的碧落秘府了……说是秘府,着实不合实际,说它是天宫,余慈也信。

    估计距离,记忆也模糊了,这要怪刚才飞得太快,也没什么参照。

    他决定再来一回,这回要细细留心。按照前面的步骤,他又将黑尺置于九地元磁神光,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这次黑尺的角度,分明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