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 敌情反制 地利之便(下)

    要抢先机,首要的就是知己知彼。【 飞】

    可惜,余慈现在无论是“己”或“彼”,都还没有到了然于胸的程度。

    自己这边,他是和陆青、妙相达成了共识,可一方面,三人间有亲疏之别,余慈是轴,和她二人都有交情,但陆青、妙相之间则比较冷淡,许多事情,不好传入第三人之耳,这给磨合带来困难,需要一段时间的适应;另一方面,能否借助外力,能借助多少外力,现在都难以确定,直接影响了计划的周备完善。

    至于陆素华那边,要把握一个长生真人的行踪,也绝不是那么容易。把握不到行踪,如何将其引入圈套?

    陆青倒是有一番计较,说是可以先进陆素华的套子,依次承担十魔内禁的侵蚀,这样可以引陆素华出来。

    她是这么说的,也是这么做的,半个月前,已经到了北地,解救了一人,此时已有心魔缠绕,不过还好,是比较弱势的“富魔”,陆青对外物不甚看重,影响不大。

    但余慈还是赶紧叫停。虽然坦白说,他也有类似的想法,并有预定的计划,可必须要明白,十魔内禁便如毒洒,损命伤身的同时,也是会“醉”人的,一个灵智蒙乱的同伴,某些情况下,比一个强大的敌人更可怕。

    此事从另一角度证明,现在陆素华的行踪问题,真的是要非常严肃地对待了。为此,余慈联系陆青,决定和她认真谈谈。上次合议,陆青没有说出她和陆素华的真实关系,这次就没有邀请妙相,以便将话题更深入一些。

    依旧是碧落天域碰面,余慈见面还是埋怨一下陆青擅自解开十魔内禁之事,不是多嘴,只是要加深印象,达到阻止陆青的目的。

    对此,陆青以沉默回应。

    在高空的罡风磁光里,余慈也是无奈。

    陆青一向内敛,其心想法,他只能隐约猜到一点儿,大约也是为红牙坊的旧人、为万全的死亡而愧疚吧。余慈真想将截留的万全灵枢显化,可惜以其现在灵智不全的状况,拿出来也只是徒乱人心而已,只能等其稍微好转,再找个恰当的时机,才好动作。

    如今,他只能道:“我觉得,有必要将陆素华的心态好好琢磨一下,看能不能从找出点儿脉络……她为何要逼你?”

    其实余慈没想着让陆青回答,几天来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,如今略有所得。

    想想陆素华一贯的作风,还有她对红牙坊的处置,余慈毫不怀疑,她会把最残忍的手段加在陆青身上,毫无疑问,让陆青亲手杀掉万全,能够完美.体现这一目的,她已经设定完毕,只等着看戏了。

    可事实是,那一夜,陆素华亲手刺死了万全,明显的行事前后不一。

    记得她亲口说过有“急事”,若不计较里面威胁的成份,就事论事,事情显然不会太急,太急其手段会更凌厉;也不会太轻松,否则大可等事情了结,再腾出空来与陆青为难。

    如此推论,就是有事,也应该是在北荒附近,能够及时赶到,但又需要整合主魂分魂,提升实力以应对敌情的。

    地点有了,敌人的实力层次有了,这么一筛选,就能发现,选项真的不多。

    此刻,余慈对陆青放出了一条信息:“我曾见过那人取走了历代黄泉秘府主人的魔灵。”

    话题有如天外飞来,陆青微怔,黄泉秘府?

    这就是余慈的猜测的结果,他看向陆青:“不知道陆道友对黄泉秘府,如何看法?”

    陆青沉思良久,视线在余慈脸上转过几圈,方道:“黄泉秘府是魔门虚空神主开辟,历代黄泉秘府主人,只能算是他的看门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余慈不知自己愣了多长时间,也不知是露出了什么表情。他只是想引出陆青的思路,哪知竟是惊雷过耳,炸出了这么一个惊人的信息。

    所谓“虚空神主”,自然就是无量虚空神主的简称,这位虽不是正牌儿的神主,可也是神通广大,习惯上人们还是用神主的忌讳来面对。

    无量虚空神主开辟了黄泉秘府——他似乎曾有过模糊的念头,但绝不如这般明白点出,来得震撼。

    余慈没有怀疑此话的真实性,陆青没必要骗他,而陆青的消息渠道,也是此界最权威的之一。

    既然说了开头,也就没有了遮掩的必要,陆青继续道:“虚空神主虽在无上魔主座下,却不甘受制于人,一直试图另开局面,黄泉秘府便是他的尝试之一。而另一项尝试,就是碧落通幽十二重天。”

    女修话音平静,不带任何情绪,似乎这等惊天之秘,只不过就是照本宣科念出来:“碧落通幽十二重天,本是虚空神主为迅提升信众实力,创立的法门,据家父评论,此法前面还算严密,且精进神,但越到后期,难度越大,多有破绽。

    “但后来虚空神主发现此法门别有潜力,又下大功夫改进,历代黄泉秘府主人,修炼的法门都有删改,其真本只有虚空神主本人才知晓。要窥其全貌,除了观摩真本外,莫过于收集各代法门,参照比对,这或许就是我那妹妹取出魔灵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余慈问出一个老问题:“东华宫的《太初东华玉书》也是玄门上乘修炼之法……”

    陆青没有第一时间回答。

    呃……既然作难,就没必要深究了,余慈正要改换话题,陆青却是平淡开口: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,父亲三劫前曾与虚空神主交战,留有暗伤,上一劫末旧伤复发,有入魔趋向。家母劝他顺水推舟,但父亲不愿受制于魔主,一直没有同意,碧落通幽十二重天为虚空神主野心之作,演化自立天魔之道,或是一条新路,大约是要借此参考吧。

    这又是一个惊天动地的大秘密,余慈此时已经有些麻木了,只听陆青道:“但我那妹妹自作主张的可能性更大些,父亲立誓不取魔门心法,便是将碧落通幽十二重天放在他眼前,他也未必会用。”

    余慈沉默,他知道,这种消息,如果有妙相在场,陆青肯定不会说出来,余慈非常感谢她的信任。这般情况下,他觉得自己也应该再透露点儿什么,才算公平,故而他沉吟道: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虚空神主应该是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他本要说是剑园之的见闻,然而陆青神色倒是不甚惊讶:“三劫前,父亲与虚空神主一战,因缘巧合,封印了虚空神主部分神躯法体,若以其秉性,早该来复仇,但他没有,想来也应该是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发现他和陆青的情报源比,实在是小巫见大巫,不免有些苦恼,还有点儿受伤,干脆就将话题拽回来:“虚空神主已经陨落,要想找到碧落通幽十二重天的真本,是不是还应该从黄泉秘府下手?”

    陆青没有说话,只是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若说对陆素华的了解之深入,与之一体同生的陆青,当是最有资格的。姑且认为陆素华的心思就在于此吧,然而自玄符锢灵神通禁域被辛乙破除后,黄泉秘府已经给翻了个底掉,什么真本,完全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将思路限定在此……

    “那里是不是还有什么机关?”

    余慈脱口而出,这一刻,他脑灵光划过,照亮了两样东西,一个是十方慈光佛的留言,另一个,则是云楼树空间里的玄灵引。

    “秘府之,更有机关?”

    陆青根本没有参与秘府争夺,不过,她的信息源头,实在太强,余慈就非常期待地看她:

    “有没有类似的说法?”

    陆青稍稍迟疑,然后又抛出一个消息:“这黄泉秘府,家母进去过,但并未有所作为。”

    家母……黄泉夫人?

    余慈咝了一声:“什么时候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上一劫,与父亲结识之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觉得今天失语的情况特别多,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上一劫时间,那时天底下有几个人知道玄灵引?黄泉夫人已经无声无息走了一遭,这位怎么说也是此界顶尖的人物,实力不应在辛乙之下,五岳真形图和玄符锢灵神通禁域都不够资格阻拦,她真的没有做点儿什么?

    基本上余慈还是相信陆青的说法,他继续洗耳恭听。

    陆青也没有说太多,这些个消息叠加起来,已涉及到太多家私密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此轻易地开口道出,只是说了这么多,她莫名便觉得浑身乏力,只是强抑着不愿显露出来,匆匆道出最后一点:

    “她说起过,黄泉一地不过如此,‘碧落黄泉’才好听些。”

    碧落?

    这一刻,余慈记起他在黄泉秘府,尝试驭使玄灵引时,一个自然生发的疑惑:他可借天星定位,在五岳真形图的干扰下,锁定秘府方位,那些没有修炼天垣本命金符的修士,又该如何?

    顺理成章,他又想到了十方慈光佛的留言,那个从十方慈光佛身上分化出去的魔灵,其去向也已经点明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都指向天空某个方位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容后补……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