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六十七章 魔劫化育 三方议事(上)

    阴神出窍后,对天地之间各类感应,都提升了一个层级,能见到一些以往忽略的东西,这不足为奇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

    只是院蒸腾的红云血光,来历当真蹊跷。宝蕴并非是一个具备优秀资质的修行者,心思也不在这上面,然而那红云血光,隐然与外界天地勾连,自有一番玄奇之处。

    余慈在院落之外便能感觉到,那红云血光与他阴神气机遥相呼应,有一种招引之力,诱他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古怪,古怪!”

    余慈隐去阴神,化为一道清风入院,离宝蕴更近一些。说也奇怪,余慈阴神一进入红云血光辐照范围,那里光芒便是愈发浓烈,翻涌的幅度更大,引力更强,更像是孕育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宝蕴显然并不知情,依旧是那郁郁寡欢的样子,轻声叹息,难得见她显露如此柔弱姿态,却是另一种风情,让余慈心微动。

    也在此刻,那团红云血光莫名铺展开来,便似花瓣绽开,其竟蜷着一个无半分丝缕遮体的妙女,面目与宝蕴有**分相似,然而肌肤几若透明,内里流动着粉红光泽,如梦如幻。

    妙女本是瞌闭双眸,但感应到余慈的视线,也是缓缓睁眼,内里彩光流动,正好和余慈对上。

    吃她眸光一扫,余慈神魂深处竟似有一团火烧上,已经纯阳显化的阴神,竟微微波荡,异情奇影纷至沓来,乱人心神。

    余慈哼了一声,欲待压制,却惊觉这是内外交煎,虚空自有异力,勾连他心底欲念,扯动死魔劫数,意欲翻盘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劫数?”

    一念既明,余慈阴神之外,那一件似由光丝织就、仿鹤氅形制的“七星天衣”,自然发动,七星旋照,转眼截断了内外劫数的气机交流,余慈趁势全面压制造反的死魔,将其镇压。

    此时他再看那赤身妙女,自然要换一种眼光:动人之处依旧动人,可那妙处却又是深蕴险恶。

    气机感应,天地造化,非人所能尽知,宝蕴这女人竟无意间与他的劫数勾连在一起,成为魔劫化育之机,而且,已经到了化虚为实的程度。

    此时换一个人看,纵使修为比他强过十倍,也只能见到宝蕴身外气机有异,似有天地异力相加,唯有余慈,有死魔劫数缠绕,内外对应,才能见到真正面目。

    就像是看手影,旁人只看双手的古怪姿态,稀里糊涂;余慈却能看到手势之后的影子,那里才是栩栩如生的影像。

    天地劫数果然是无孔不入……

    余慈阴神瞳眸放出金光,照在那妙女身上。

    若是他懵然不知,像以前那样,和宝蕴欢好,待这化育的魔劫扑入,怕还真有好大麻烦。可如今,妙女再是美艳,余慈已知其底细,兼又根基稳固,惧她何来?有纯阳之力照下,当真是动念也能打杀了。

    可是余慈又要想到,如此作法,是否会对宝蕴造成什么不利影响?

    念头再转,余慈想到了另一个可能,仔细考虑片刻,就将这里的事暂且搁下,化为清风而出,自去做计划里的事。

    阴神化为清风,在华严城徜游,是个很奇妙的体验。余慈以前大部分时间,都是动用心象分身,很少阴神出窍,取得是一个简便安全。

    二者最本质的区别就在于:心象分身是他心象在外的投影,可谓是“无生有”,可以在虚实间自由转化;阴神是神魂修炼的更上层次,肉眼凡胎的常人或难以见得,但对修士来说,却是实实在在的,不可能变成虚无。余慈是靠了隐沦飞霄符,才能获得乎隐身的效果,遇到真正的强者,未必能瞒得过,心象分身则无此虑。

    但另一方面,心象分身的使用距离是有限制的,即是他心内虚空外化的范围,以前,那受制于照神铜鉴,现在则受制于承启天。虽说只要有搭建承启天的“筑基者”在,心象分身理论上可以投影到世间的任何一个角落,不过终究还要有一个预先设立的点,其携带的力量,也受到各种限制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出窍阴神可以神游亿万里,只要修为能支撑,上天入地,均是随心所欲。

    就目前的情况而言,在华严城,神意星芒遍布,心象分身自然得其所哉,可惜余慈要的是远游,他若能放出承启天也还罢了,可那百亩之地,一旦显化出来,就是神通之力,是要耗费先天元气的,不到万不得已,是做不得了。

    选择了阴神出窍,取的就是一个“无拘”之故。

    离了独院不久不,他就一路上行,很快破开地层,越过黑暴,上登碧落。他以隐沦飞霄符加持,遁光无形,却如奔雷掣电一般,从华严城上空经过的飞梭,无人能察觉,待到了碧落之上,“天广人稀”,更不足虑。

    他的路线偏向东北,不是直上直下,抗着极光元磁的影响,约有三四个时辰,他已经远离华严城上空,高度约四千里,也是他承启天的到达的最高点,相较于北荒平均七千里的碧落天域厚度,这儿已经算是碧落上层了,再往上三千里,就可以直达外域。

    当然,若真想上去,那里等着的,除了愈发强劲的极光元磁等天险外,就是以亿万计的域外天魔,里面绝不乏天外劫魔之类,就是劫法宗师,也要仔细掂量掂量。

    余慈也不准备再往上走了,严格来说,阴神到这儿来,也是冒着风险的,对那些域外天魔来说,修士阴神虽不是主食,但也是很可口的甜点,说不定有哪个馋嘴的,就给招惹下来。

    确认了地点之后,余慈举手施了个法诀,将两道肉眼难见的灵光先后放出,以为标识。随后就再隐去阴神,等在一侧。

    仅过了半个时辰,一道人影自天外飞来,周身气息收敛,离得远远的,环目扫过,不见人影,秀眉皱起,但也停下身来,就在之前灵光放出之地静立不语。

    又隔半刻钟,一道烟云飘至。

    双方都是步虚修为,自然互有感应,两下都是一惊。而后来这位,先是迟疑,转而便恍然笑道:“原来是青姑娘,你家主人何在?”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