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死劫触发 应劫之人(下)

    那一声呼唤,当真能摧动肝肠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

    余慈眉目有些阴郁,如今的宝蕴,还是不要交流的好,他也不说话,将宝蕴扔给朱英,和顾执一块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此时,独院其余的尸身已都处置完毕,陆素华击杀这些可怜人,甚至都没有见血,可院子里却是充溢着浓浓的死气。

    任是谁在这里,心情都难以好起来。

    顾执仍想劝他,除了针对宝蕴的处置,也想让他换一个安全点儿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说,老弟你怕是运道有差,自我认识你以来,好像从来都是麻烦不断,也就是闭关的时候才有几分消停。不如移南园那边我给你安排一下,先不管那些,闭关避避风头?”

    这也是顾执和熟惯了,知他性情,才会说得这么直白。

    余慈摇头,事已经上身,避是避不开的,陆素华既然回来,就随时都能上门,闭关之类,能有什么用?

    然而一转念,他竟又鬼使神差地点头,嘴上则道:“缓缓也好,不过还要等移南园那边事罢。有始无终,焉是我辈所为?”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场面话。

    难得见他摇摆不定的情况,顾执愣了一愣,不过只要答应便好,顾执就拍胸脯保证,会找一处隐秘而安全的灵脉所在,供余慈修行。

    对此,余慈自然要投桃报李:“一旦闭关,还不知要到何年何月,我别无所长,只有在提炼香料上,还有几分能耐,若门有什么需要,尽管对我提,闭关之前,我会尽力办妥。”

    顾执大喜,不是对他提炼香料的允诺,而是这一份主动的心思,相较于其他奔着长青门殷实家业过来的客卿,立意就有高下之分。

    前面一番番良苦用心,至今总算是开花结果。

    他也不客气,哈哈一笑:“要是老弟能有闲最好,最近为移南园进的香料,不妨就先在你手里过一遭,起码能提上三四成的价钱。”

    余慈微笑,又牵动脸上的伤口,他伸手抚了一下,指尖便是血红。

    他没有再进屋,再与顾执说了会儿话,便前去移南园。

    华严城,论消息灵通,少有人能比得上花娘子,长青门也没有刻意遮掩消息,所以,当余慈跨入园林正门的时候,花娘子已经特意迎出来。

    “九烟大师可无恙么?”

    她这番表示,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如今她隐约已经知道事情的真相,可在外人看来,人家刚从园子里抢了人去,回头就被打上了门,抢走的目标也一剑刺死,世上还有比这更清晰明白的线索吗?

    花娘子不知道九烟对此了解多少,但表明一个态度总没错。

    “昨日之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信得过花娘子”。

    轻轻巧巧一句话,就将昨晚上的事情揭过,余慈今天过来,不是兴师问罪的,他道:“此事毕竟不善,近日我要闭关修行,以避祸端。却想着这边还有事情没做完,心里挂念着,终究不美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师高义。”

    花娘子手抚高耸的酥胸,做出赞叹的模样来,接下来却是话锋一转:“奴家也不是不晓情理的人,七转安然香再珍贵,人的身家性命才是真的。若是大师遇了麻烦,还是全力解决为好。若有用到的地方,奴家也乐意出一份力呢。”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若白莲的判断没错的话,昨天在那边杀人的,当是陆素华无疑。

    那可是这世上最难缠上的真人修士之一,没错,她们是一直想着和对方联系上,但绝不包括“架梁子”之类。

    若是她让九烟留下,这位逗留在园不走,岂不是就借着移南园避祸?更别提教对东华宫还有一些盘算,万一因此恶了陆素华,又该怪谁去?

    在和白莲商议之后,花娘子已打定主意把九烟这个瘟神请走,至少现在不要直接介入的好,至于招揽等等,统统要压后再说。

    余慈等若是在园转了一圈儿,连白莲的面都没见到,便让花娘子礼送出来,至于宝蕴的归属等,花娘子更是在装糊涂了。

    花娘子的回应,也还在余慈预料之,坦白说,他还真有点儿类似的心思,很想看看,黑天一脉和东华宫碰在一起,会是个什么场面。

    但既然花娘子不上套,也就罢了,人家都主动放你的假,哪还有再贴上去的道理?

    作为回报,余慈会给顾执提议,让他卖过来的香料,再提两三成的价钱。

    这件事儿到这里就算结了,接下来,余慈只剩下一个任务:闭关,闭关,闭关……

    象征性地闭关。

    余慈闭关的地点是在华严城东四百里处,这儿已经是怨灵坟场的地界,但还在长青门的控制范围内。这里有一个灵脉分支,窍眼虽小却纯,平日里是作为滋养周边药园之用,偶尔青松先生会到这里来静修,眼下却给了余慈。

    此等待遇,不可谓不厚,然而余慈在这儿只安安稳稳坐了两天。

    开凿出的洞府深处,余慈顶门金光一闪,随即隐没。

    这是他阴神出窍,随后就用了隐沦飞霄符,遮去一切气息,然后飞遁而出。他闭关的静室外,守候在此的朱英全无所觉。

    终于是摆脱了这一位。

    余慈哑声一笑,阴神化为一阵清风,飞卷而出。几百里的路程转眼便过,不一刻,他就到了城原来的居所。

    这座独院因为死了人,已经不适合居住了,不过余慈仍将宝蕴安置在这儿,只让长青门拨了一个老妈子服侍。

    目前形势下,这样的安排,对一位修为不甚高明的女子而言,有些残酷了,可宝蕴全不在意,或者说,漠不关心,万全死后,她比之先前,要安静十倍。

    余慈如此安排,自有其考虑,今日过来,也只是探望一下,并无他想。

    哪知阴神到了院落之外,正要进去的时候,院忽刮起一阵凉风,吹到这边,郁郁然、森森然,让余慈心里一突。

    定睛去看,院一角,有红光滚动,仿佛是落地的灯笼,但事实上,那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宝蕴坐在那里,看着院景致,怔怔不语。

    这场景没问题,可她顶门处,腾起的红云血光,又是怎么个东西?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