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死劫触发 应劫之人(上)

    余慈已经顾不得外面了,他现在要做一个看起来近乎天方夜谭的事情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

    被一剑穿心,若是从未修行的人,当是身与魂俱灭,而万全有通神修为,魂魄散失就稍微慢一些,更重要的是,余慈将神意星芒植入他神魂深处,这就使之在肉身绝灭之后,还有一个支撑的点,存在的时间也有延长,还有施救的可能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在余慈已经做好交战准备的情况下,焉能受此刺面之辱?

    血溅五步并不难,可要将万全的魂魄捞回来,余慈不得不忍。

    转轮屠灵魔光发动,正是作为一个接引的桥梁。万全的魂魄进入心内虚空,初始自然是在屠灵狱,余慈动念将其提出,一动不打紧,死魔劫数骚动起来。

    屠灵狱划分为三层,由下往上数,地狱道碎片和浑燎在最底层,受心炼法火节制,此时都是死寂,少有变动,余慈将其称为‘地狱层’。

    转轮屠灵魔光在央,困住了杜胡山、舍牟、莫枭三人,这里自有运转法度,无需余慈操心,这个就叫‘转轮层’,万全的魂魄便被摄入了这一层。

    死魔劫数则在最上一层,平时还算安静,可是一旦余慈心生出破绽,劫数便在其显化为种种影像,象征着万千死劫,时刻准备将余慈灭杀。这里可称之为‘劫魔层’

    余慈摄起万全魂魄,自然要经过劫魔层,对此,他没当回事儿,毕竟难题都在后面呢!

    哪知这一下便像是往滚沸的油锅里倒了冰水,砰地一下就炸了。

    劫魔层里魔影纷涌,疯了一般向万全魂魄方向汇集。

    余慈猛惊一记,却是很快了悟:万全魂魄再有神意星芒支撑,却终究是越过了生死线的,简单点儿说,就是“本该死去”,在天道运转,自然就倾向于死魔一方,余慈硬将他揪回来,已经有违自然之道,无疑是给了死魔劫数发动的契机。

    余慈护持着万全魂魄,先一步抢出屠灵狱,然而紧接着,便从探出一只幽暗的巨手,扑抓而上。以万全脆弱的程度,无论如何都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,这只是死魔劫数声东击西的盘算,只要能将余慈心思分走,真正的杀招,肯定还是冲着余慈去的。

    对此,余慈心知肚明,可他哪有心思与死魔劫数纠缠,说不得一把心炼法火烧过去,强行压下那边跃跃欲动的势头,将其整治得没一点儿脾气。

    在他寿限提升之后,只要不是他遭到重创,又或者与天劫勾连,这些死魔还是乖乖地呆在屠灵狱罢。

    救了万全的魂魄下来,余慈直接将其提上了承启天,打量许久,然后就是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“师兄,师兄,你没事儿吧。”

    小五眼睛还是红的。她刚刚可真是紧张得不轻,若说世上她最怕谁,陆素华肯定名列前茅。那无相天魔的手段,她还心有余悸呢。

    更何况,之前余慈和陆素华近身时,一旦动手,余慈能不能拉开距离,能不能活命,就看小五符禁发动的度,一旦失手,余慈十有**要死掉,万里之外的影鬼也不能幸免,女孩儿有意识以来,最熟悉亲切的几个人,转眼就要死个干净,

    这种压力,着实不是一个心智尚未成熟的小女孩儿所能轻易承受,就算她是五岳真形图的器灵也一样。

    余慈习惯性地摸摸她的丫角小辫,稍事安慰,日后,小女孩儿要经的事儿还多呢,心性的修为一定要上去,这一点,影鬼应该多出力才对。

    可这厮却不知跑到了哪里去。

    短暂的走神很快恢复,余慈重新将注意力万全魂魄上。

    说实话,那边很不妙。

    陆素华的剑气损伤,再加上生机绝灭后,余慈没能在第一时间救起,魂魄终有损伤和散失,这不是余慈一己之力能够挽回。

    不过,他倒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。

    余慈伸手一指:尚未有成型资格的万全魂魄在虚空滚了一圈儿,便凝成一个虚影,和余慈对视。

    那对眼眸空茫得很,余慈轻声招呼:“万全?”

    半晌之后,虚影回应:“我在。”

    余慈闻声一喜,但接下来就再无声息。这时他就明白,这两个字,就是万全所有的反应,他慨然长叹,又试了几回,终于死了心。

    以前那个机灵的牙人,短时间内,怕是找不回来了,如今的万全,反应迟钝不说,记忆也残缺不全,完全是靠着余慈的“输血”,才能维持。

    如今的万全,若说最熟悉、反应最迅的,竟然是发动天河祈禳咒,体现出神意星芒对其神魂的强势影响,乃至于主导作用。可越是这样,余慈越是担心,单纯的回路绝不利于本来心智的恢复,如此下去,真不知要到何年何月。

    目前,只能说还留了一线希望吧。

    余慈刚从心内虚空出来,便听到了朱英的话音。扭头看见,卧房门口面色阴沉的顾执。

    被人潜入宗门区域,来去自如,独院管事婢仆死个干净,如此事态,完全瞒不过人。

    顾执难得板着脸,却被朱英拦着,硬是进不来。

    余慈便道:“现在没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见他从入定醒转,朱英和顾执都出了一口长气,顾执抢进屋,忙不迭地问:“老弟可无恙么?”

    余慈一笑,却感觉到脸上抽痛,这才想起那道深可见骨的伤痕。

    陆素华下手时肯定用了特殊手法,否则以还丹修士的惊人恢复力,这伤口不可能保持这么长时间仍未有好转的迹象。

    顾执单刀直入:“来人是谁?”

    余慈往外间昏睡在椅上的宝蕴处扫了一眼,简单回应:“招惹来的仇家。”

    这一个招惹,用得很是微妙。顾执竟然听懂了,他的目光在万全尸身和宝蕴身上打了个转:“摊上这事儿,着实坏了运道,要不,送回去?”

    “迟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倒是淡定。也在这一刻,外间椅上昏睡的宝蕴忽在叫声睁开眼:“小万!”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