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长驱直入 利刃剖心(上)

    朱英还待询问细节,旁边宝蕴却是讶然抬头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

    见她表情,余慈心里咯噔一下,宝蕴可是还被他瞒着,在其心,他大概就是一个好色但心肠还好,且不知内情的人物。可他说得顺口,竟是忘了这一茬儿。

    宝蕴绝对是个聪明的人物,她越想越不对劲儿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吱呀。”

    忽来一声门响,余慈正待扭脸,陡地悸然。

    除了这个房间,独院别的地方都非常安静,安静得令人心里发凉。那是因元神真性显化而愈发敏锐的生灵本能,将尖锐的寒意送到心头。

    情绪有着莫名的感染力,室内忽地安静下来,人们看着一位不之客推门而入,话音随即响起:

    “你……知道我?”

    在看到来人面目之际,余慈脑陡然间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虽说很快清醒,但这时候,他已经本能地做出了防御的架势,旁边朱英也是如此,手标枪出现,横在胸前。

    如此的战斗本能,放在平日值得嘉许,可当前,这绝对是一个不聪明的举动。

    近距离面对一位长生真人,招架何用?

    来人男装打扮,但搭眼就能看出,这就是一位绝色女修。其人清瘦脸形,修长身姿,女扮男装,自有一番清贵风度,只是微有棱角的唇瓣勾起,笑容里却见出霜雪般的寒意。

    陆素华……她竟然直接上了门!

    她不是被陆青引走了吗?

    猛然间,余慈发现自己犯了一个绝大的错误:他在估量陆素华行为方式的时候,过于推己及人,他却忘了,陆素华从来都不是一个能够被猜度的人物。

    余慈平日里也算有机变,然而此刻,看着陆素华开门进屋,不紧不慢地走过来,他却是无法做出反应。

    他也曾和真人修士对战过,王九泉就是一例,但那时,余慈本体远在百里之外,只用承启天与之相斗,自然能进退自如。而如今,陆素华近在咫尺,而身边又这么些人,别说交战,他就是想逃,怎么个逃法?

    而且,陆素华是不同的,这个女人修为可怕,但真正的可怕之处,又远非其修为所能及。巨大的差距,使所谓的“机变”、“智慧”,完全没有运作的空间,至少是超出了余慈的极限。

    陆素华与他擦肩而过,那一句问话,就是仅有的关注了。她明显对呆怔在床边的宝蕴更有兴趣一些,一侧的余慈没有阻挡,也没有让开。

    两人身躯挨得极近,可余慈没有感受到半点儿美人儿温软,全身皮肤便似被锋利的小刀刮削,这是等若凌迟的酷刑。

    余慈仍没有动。

    陆素华不理睬他,只伸出手来,捏住宝蕴的下颔:“找到一个金主啊……他和我比,如何?”

    旁边余慈脸皮一抽,如此比较,算是纡尊降贵吗?

    宝蕴勉强维持着镇定的表情,脸上却是血色全无,身上不自觉地在微幅颤抖。如此倔强小性儿的女子,面对黑毒心肠的花娘子时,面对“居心不良”的九烟时,也从没有恐惧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陆素华见她这样,只将她的下颔勾得更向上些:“怕什么,能找到人帮忙,是你的本事。不过,这么快上门,就是我的能耐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璨然一笑,美丽不可方物。可便在此时,床上骤然响起一声破了嗓的嘶喊,本在昏迷的万全整个身子都从榻上弹起来,昏茫的表情转眼就被剧痛扭曲了。

    陆素华大大方方地举手示意,显然,万全是遭到了她的辣手折磨。

    宝蕴张口想叫,可潮水般涌来的恐惧,还有那不堪回首的记忆一发地上来,封住了她的喉咙,她只能唇齿开合,眼泪终于掉下。

    便在此刻,室内突然响起一声低叱:“你也是长生真人……”

    陆素华回眸,轻波般的目光在说话人脸上一扫,刚刚义愤出声的朱英,竟是闷哼一声,踉跄后退,过程,她念颂一句口诀,身上便有光芒亮起,专为她量身订做的软甲披上了身,面部更覆上那丑陋的雷公嘴面具,同时层层符法灵光闪耀。

    这具甲胄乃是当年羽清玄的分身投影打造,除本身材质了得之外,更有第一等的符法加持,防御力惊人。

    然而室内锐气破空,嘶地一声响,朱英退势倏止,手持标枪,一动不动。呛琅琅一连串响动,乃是她脸上的面具斜开了一条长缝,其上加持的符箓破碎,自然从脸上脱落,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竟然没有两半?陆素华终于松开捏着宝蕴下颔的手,转身注视着朱英,眸光上下移动,应是对那副甲胄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被她目光罩住,朱英虽是摆开了防御的架势,却是提不起半点儿力气,任她意志如何坚强,此时也渐渐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眼看要倒地出丑,陆素华忽地扭头,但比她更早一线,余慈袖,一道紫光透出,在地上滚一遭,现出一头毛色乌黑的碧眼猫儿。

    九命幻灵符。

    猫儿一出,室内除了陆素华之外,所有人身上都加持了一层蓝紫幽光,一时间连呼吸都顺畅了些。

    余慈背后已是汗透衣衫,看着只是使一个符,实际上要在陆素华的强压下完成又不被她发觉,暗调度之艰难,实是不堪回首。

    虽只是放出一个符,余慈也已经有了浑身虚脱的感觉,但他还在坚持。

    没有被第一时间击杀,他就有了做准备的机会。

    承启天,小五已经就位,随时会放出符禁,而余慈本人,也准备好了他所知得的最强保命神通,但有没有机会放出来,他完全不知道。

    现阶段,陆素华的注意力明显被地上的黑猫勾去了:“九命幻灵符……湛猫儿亲制的?”

    余慈抿唇不言,事实上如果他开口说话,恐怕那虚弱就再压不住了。

    陆素华抬头看他,又看了看另一边的朱英,两边的情形合在一起,让她不免多了几分联想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蕊珠宫……”

    那对长媚的眸子眯起来:“你是在威胁我吗?”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实在对不住大伙儿,目前是半年总结阶段,单位的事情不断,更新量很难保证,请大伙儿见谅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