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 挪移之术 根脚之疑(下)

    所谓玄门精于符,魔门精于术,释教精于咒,儒宗精于意,虽不能说是铁律,但也具有普遍性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花娘子和白莲的思路,自然都往玄门方向靠,不过越是这么想,选择的余地越少,像八景宫之流,又怎么可能和九烟这等人搭上关系,并赠以美婢……这不合情理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花娘子见飞来的修士越来越多,不得不暂时止思路,用出她八面玲珑的本事,前去安抚,

    这事儿没说的,肯定要先吃个闷亏,否则就是和九烟撕破脸,那样可没有半点儿好处。

    白莲不适合在这种场面出现,就先回了丹室,不过并没有继续研究如何制香,而是考虑今日之事。但也就是小半个时辰后,花娘子闯了进来,打断了她的思路。

    “有线索了。”

    花娘子唇角微翘,心情倒还不错。她在外面招呼,也不是白做的,正好趁着人多嘴杂,收集信息。在华严城,只要她有心,什么消息打探不出来?

    “长青门里传出,那英确是四天前刚到城,自己找上门去,甘愿为婢。她投掷标枪这手,相当有趣儿,有人曾在北方四城见过,印象深刻。那是一个叫重器门的门派……记得么?”

    “重器门?”三个字在白莲唇齿间流动,这个名字,花娘子曾经提过一回。

    “近十年冒出来的,风头最劲的新兴堂口,招兵买马非常严格,但凡加入,都会赠予一套符纹重甲,主要势力范围在无拓城一带,与天夺宗不甚友善。其门有一种多人同使的符阵,其功能就是短距离虚空挪移。”

    花娘子在北荒多年,对此地的大势,了若指掌,但在千千万万个堂口,她能注意到重器门,却是因为别的缘故:“重器门曾参与剑园之事,其门主更是直趋界河源头,据说是一直坚持到最后,但具体的消息,离尘宗把得很严。”

    白莲不说话,等着花娘子后面的消息——她深知这一位的性情,若不是弄得周详,又怎会说出来?

    果然,花娘子笑道:“重器门,有一位女修,常年着软甲,戴雷公脸面具,为门主亲卫,精于符箓,名字便是英。而此人,几日前曾经进出过丰都城的圆光阁。”

    圆光阁如今是谁的落脚地,白莲自然知道。

    花娘子也没讲完:“圆光阁那里,湛水澄早就离开,如今那里不过是她的一个侍婢,据说是专门等着九烟出关。嗯,我有没有说过,九烟和湛水澄的交情……至于湛水澄,在北荒地界,停留过两个地方,一个是丰都城,另一个,就是无拓城!”

    湛水澄,蕊珠宫。

    室里一时静下,良久,白莲终于开口,声音轻淡,话题却是远去万里:

    “菩萨和罗刹神主都曾言道,太玄魔母是十数劫以来,最解悟天道教化之人,所择弟子如羽清玄、湛水澄都是天纵之资,惊世之才。与蕊珠宫冲突,若不是因缘巧合,早埋一颗棋子,当年恐怕就让羽清玄就势登入地仙境界,遂了太玄魔母的心意。如今羽清玄伤势将愈,便是大劫法,也能有地仙的威胁。”

    花娘子脸上一贯恣意的笑容收敛:“菩萨法眼无差。”

    白莲想再说点儿什么,但最终只是道:“事涉蕊珠宫,我们不能用力太过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能在九烟下点儿功夫,就像当年在蕊珠宫……也不错的样子啊?”

    “九烟非常人。”

    “能让湛水澄另眼相看的,怎么也不是凡人。师妹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白莲不答,反问回去:“师姐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不外乎七情六欲。”

    花娘子逐一屈起纤指:“他不要香料配方,这两日对制香也不甚痴迷;没有要步虚术,可能是自有准备,也可能是看不上眼,这个可以尝试;至于玄真凝虚丹,虽然他是收了,可看这几日,他也不像是真正寿元将尽的样子。你那边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见得有什么**,倒是忌惮戒备的心思居多……也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花娘子知道,白莲天资独具,又由大黑天佛母菩萨亲传“无垢莲华”法门,曰“生于污泥,妙开洁净花”,修炼到极处,但凡是针对她的一切微毫念头,都瞒不过她的感应。

    白莲如此说,自然是能信得过的。

    “他对你的戒心很重……莫不是心里有鬼吧。”

    花娘子笑吟吟道了一句。若九烟是这般态度,想要拉拢就比较困难了。概因她们这边能给的,蕊珠宫一样能给,当然,也不是不能做,只是付出的代价,未必值得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倒是另一位,更惹人关注:

    “那陆素华前日回绝了师妹的面议之请,此时却是在哪儿?”

    北荒之事,不过枝节尔。教大事,解决的根子,还是在南国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“做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余慈对朱英的应变能力、决断力都很满意。能想到用虚空挪移之术,先一步将万全送回,更是心思缜密,准备周详。

    万全还在昏迷,看上去奄奄一息,宝蕴见此,全然忘了一切,扑上去察看,余慈很清楚,那天河祈禳咒,已经快被万全用到了骨子里,虽然以其修为,还远远引不动天上星力,但在余慈的许可下,他却能借助承启天转,所以,小伙子到现在为止,还没有性命之危。

    倒是余慈这边,必须要调整心态了。

    他必须要小心,不只是小心移南园那边,更要小心陆素华。

    将宝蕴、万全这两个敏感人物抢在手里,就是个纯洁无瑕的婴儿都要被怀疑,遑论是他?

    将两人接来,就要有给陆青做挡箭牌的觉悟。

    这时,宝蕴或是见万全昏迷太久,心下惶恐,忽地跪行过来,拽着了他的裤脚:“烟爷,请您救他一救。”

    余慈还是首度见她如此不顾尊严,伏低做小,可心只有苦笑:

    救谁?且不说如何去救,救了万全,你的性命还要不要?

    这话自然不会说出来,但余慈还真要感谢宝蕴,给他一个机会。又看了眼朱英,现在是透露讯息的时候了:“这段时间你且小心些,折磨这两人的魔头,可不是好相与的。”

    朱英用奇怪的眼神回敬:“魔头?”

    一语既罢,她忽地醒悟,面色转为严峻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