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 挪移之术 根脚之疑(上)

    自从得了余慈指令,朱英虽不知其意义何在,仍是依言认真准备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两天之后,趁着里面穷奇再一次脱岗,蒙了面目,正式潜入移南园救人。

    毕竟是一处公众所在,园防护几等于无,再加上一分运气,前半途相当顺利,唯一一次出手,就是将与万全同处一室的守卫击昏,夺了人出来。

    但好运气到此结束。

    穷奇绝不是真的蠢货,以大妖对生灵气息的敏锐感应,整个移南园其实都在他的掌控之,就算他正趴在女人身上也一样。

    他大吼一声,就那么赤着身体,破屋而出。人未至,凶悍暴烈的气息已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朱英与穷奇相比,修为上肯定有差距,然而重器门的传统,从没有真正拿修为说事的。稍一感应,就知不敌,朱英却并不慌乱,腾出右手虚握,便有一杆长约四尺的短标枪凭空呈现,随后她振臂投掷,破空无声。

    如此法器,实在少见。穷奇外表粗鲁,心里足够狡猾,闪身就要避开。哪想到标枪至半途,便有电火爆射,扭曲的电火有如巨蟒,在虚空蜿蜒蹿动,锁定他的气机,硬缠上来。

    电火杀伤且不说,与之相对应的雷爆之音,当真是震耳欲聋,音波激震之下,华严城的总体防御禁制都给惊动,相比之下,前几日园私人寻仇的爆响,简直就是蚊子哼哼。

    响声一过,差不多全城都骚动起来,一时间,华严城不知亮起多少道遁光,那声势连穷奇都呆了下。

    此时他挣脱了电火巨蟒的捆缚,再想着抓住目标,却见虚空闪亮起比电火还要灿烂的符法灵光,那蒙面女修周围,一圈符纹分形闪烁,搭成了玄妙的图案,但她本人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动作,倒是臂弯里昏迷不醒的万全身上,莫名覆上一层贴身软甲,分明还是女式的。

    软甲上似乎也有符纹流动,与虚空已成型的符阵交接,又是灵光冲击,万全就在这灿烂的光华之下,凭空消失,形影全无。

    虚空符阵随生随灭,那蒙面女修却还留在这里,想来是符阵承载有限的缘故。

    另外,这是虚空挪移之术?

    穷奇咝了一声,如此符法,已经超出了法术的范畴,进入了神通的层面。

    他不傻,也许世上很多宗师人物,掌握此法,但就是四大门阀,怕也无法轻易做到让区区一个还丹上阶,随时随地发动的地步。

    他让蒙面女修这一手给惊了,可是话又说回来,在眼皮子底下,让一个重伤垂死的人逃走,和重重挨了一耳光也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情绪流过,戾气充斥胸膛,此时虽是四面人声涌动,他也没有回避的意思了,看蒙面女修,锁了气机,他切齿而笑,随即发力前冲。

    朱英面对赤条条冲过来的凶戾大汉,毫无惧意,只一晃,另一杆标枪入手,却不急着投掷,持在手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可也在此时,耳边听得一声低叱:

    “回去!”

    伴着叱音,穷奇和朱英都是一怔。便在此时,虚空暗影倏闪,朱英面上一凉,蒙面巾已化成飞灰,显露本来面目,至于穷奇,则是被人硬按下去,斜栽进下方的花池里,沾了一身淤泥。

    受到如此对待,穷奇竟是哼都没哼一声,只是在水重重一击,溅起大片水花,权做撒气之用。

    蒙面巾已被揭去,朱英倒是没有再徒劳遮住面孔什么的,只是将防御的架势摆得更紧,盯着那突然现身的美妇人。

    这是花娘子。

    混乱之后,该来终于都来了。余慈本是不紧不慢地和白莲一起出来看风景,但见到半空那已经不再遮掩面目的女修,脸上便是剧变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远远听到声息,扭头又看见余慈那真切无比的惊怒表情,朱英不屑回答,虽是如此,双方的态度却是遥空配合得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有这个就好说了,花娘子会因为一个垂死奴仆的去留,直接撕破脸吗?纵然这奴仆后面牵扯到几个极其重要的人物?余慈期待花娘子的反应。

    不过,在此之前,于情于理,他都要先摆明一个态度,瞬间的惊怒之后,他又恢复了冷脸:“有误会?”

    没人答他,包括朱英也是如此。如此态度,明眼人一看,就不是正常的主仆关系。

    此时四面遁光将至,花娘子却是璨然一笑,先一步飞下来,朱英紧随其后,都到了余慈这边。

    花娘子笑盈盈地询问:“九烟大师,这一位……”

    “英是我结识的一位前辈,赠来的家人,性情是极好的。”

    以九烟的性格,势必不会说出太软的话,余慈点到为止,很好地表现出一个不知情,但本能护短的态度。也多亏当前穷奇被花娘子勒令隐身,否则一来二去,真可能杠上。

    花娘子仍是笑吟吟的,见不出什么怒色:“如此标致的美人儿,性情自不会差了。不过刚刚这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她似乎怕余慈不知究竟,三言两句将事情经过道出,随后声音又压低了些:“九烟大师这两日一直尽心竭力,与白莲师妹炼制香料,当是不知,事涉之人,正是我说过的,宝蕴的弟弟或情郎……”

    这里挑拨离间的味道就很浓了,所以话里露出的不是心思,而是态度。

    余慈很好地做出反应,一惊扭头,低喝道:“英?”

    朱英不会拆他的台,但也懒得做戏,保持端正的站姿,一语不发。

    余慈就顺水推舟,维持着冷脸,转向花娘子道:“这事儿我回去会查个明白……告辞!”

    他一供手,拂袖而去,干脆利落,朱英自然跟在他后面。花娘子也未阻挡,稍一欠身,任他离开。

    见二人身影不见,花娘子纤长的手指在自家朱唇上轻点,觉得很有趣儿:“明明都要过关了,这人怎地又多了嫌疑?虚空挪移之术……还是以符箓发动,白莲师妹,你可知是哪一家?”

    白莲保持沉默,但微蹙的眉心,显出她也在思考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