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 幻缈香身 奇货可居(下)

    身后,袅袅烟气凝成了一个虚无的影像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

    那是一位盛装佳丽,面容有些模糊,只能见得秀美的轮廓,烟气有些散溢出去,像是飘扬的青丝和披帛,轻轻摆动,影像虽是静止,却似乎随时都会随风起舞一般,即便略显模糊,依旧美轮美奂。

    而随着烟气凝结,室内突然多出一层馨香,轻轻淡淡,若有若无,直透肺腑。

    是她?这位就是化成烟,余慈也认得。

    白莲也转过身来,向着烟气影像浅施一礼:“师姐。”

    师姐?

    余慈头部微垂,遮去面部表情:这女人在搞什么鬼哟……

    烟气影像毫无疑问就是妙相,当然这不是她亲自在此,而是用了一个类似于分身投影的手段。这一位,曾经是飞魂城主夫人,后又破门出家,给人的感觉是雍容淡定,但着实是八面玲珑,和魔门东支、大黑天佛母菩萨一脉,都能扯上关系,这不,竟然能让白莲称呼一声师姐,这关系可真值得琢磨了。

    余慈也知道,妙相的步虚术来自于大黑天佛母菩萨一脉,但一直对那边抱有相当大的戒心,如今这一出,未免让人吃惊。

    他考虑此事的时候,妙相那具青烟聚合的虚无身体再度说话,依旧是沙哑的嗓音:“我结成法身之后,世上一切实质丹药,均不能摄取,惟有以香料代替,如今这种情况,绝品七转安然香虽好,五十份,未必就多。”

    白莲秀眉微蹙,目光从边上流过,有些迟疑,看她至今没有向自己介绍妙相的意思,余慈如何不明白,他不动声色,道一句“你们聊”,便负手出门,

    他做得干脆利落,其实心里疑问不少,别人不知道,他可是一清二楚,自从妙相修炼了步虚术之后,法体旧创痊愈,嗓音早无嘶哑之症,怎么如今还越混越回去了?

    这里面肯定有鬼。

    余慈有心用上照神铜鉴,探探底细,然而对白莲,却是非常忌惮,因为此女曾经觉察出神意星芒的寄生状态,并成功驱出,现在这种距离,万一被揪出来,事情怕就乱了套。

    身后石室大门合上,隔绝了一切声息,余慈不紧不慢地踱步,心里的疑惑便如烟雾一般,缭绕不散,

    想不透啊想不透……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思路倏然间转过了一个方向,妙相用烟气凝成分身,是不是证明,她离此不远呢?

    毕竟,要做到像羽清玄那种级数的超长距离投影,妙相修为上还有很大的差距,而像余慈的承启天这样,还丹上阶就能动用的,全天下都很难找出第二个来。

    不说她的目的,其位置应该就在华严城附近才对。

    咝,好事儿啊!

    余慈心神猛然一振,真是瞌睡时候送枕头来着。想到自己心的盘算,余慈心情随着有节奏的步点儿,竟是变得越来越轻松。

    事不宜迟,余慈随便找了一个炼丹房,关上门,将心神送入承启天:“小五,小五!”

    “师兄?”

    “帮我个忙,找一个旧相识,对,你的旧相识。”

    余慈没蠢到去找妙相分身的主意,而是将任务安在了小五的头上。以小五和妙相曾经的紧密联系,应该有些感应。

    不过,要做这种考验细心的活儿,小五的心思略显简单了些,余慈就让虚生帮忙,老道别的都不用做,每日里只需要避开几个厉害人物,大把地洒落神意星芒就好,随着心内虚空“人世间”范围的扩充,能够省略大量的筛选工作,更快地锁定大致范围。

    安排下这个活计,余慈就将注意力移到眼前的事上来。

    白莲和妙相的对话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,只不过事后,妙相的分身直接消失,白莲就像是忘了这件事,余慈也非常配合地将其“遗忘”掉。

    现在,余慈已经知道绝品的七转安然香,是给谁用的了,即便对妙相的要求仍有点儿怀疑,可看在双方交情的份儿上,余慈要比先前设想的更用心才行。

    他和白莲就开始了合作。

    调制香料过程本身,倒是比较平淡,按照设想,七转安然香的调制过程,完全由白莲来操控,余慈则专门负责各种原料的精粹提取工作。

    有心炼法火在手,这个工作对余慈当真没有什么挑战性,可是一些必要的掩饰还是要有的,余慈正好也能够实践一下从灵犀散人记忆得到的经验。

    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,如此环境下,看不出白莲的性情有何特殊,花娘子的“警告”也都落在空处。

    余慈只觉得她温雅知礼,调制香料时,则专注凝神,心胸也甚开阔,有时余慈来送提炼好的香料,看到她的手法诀要,她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另外,即使余慈在精炼香料一项上,做到了尽善尽美的程度,白莲的调制手法,也是第一流的,但成果还是颇令人失望,两日下来,白莲做了近三百次尝试,成功造出绝品级数的,也只有一回。

    难得的是,就是这样,白莲依旧是不急不躁,心志的平和淡定,令人佩服。

    看起来,那大黑天佛母菩萨座下,也是各色人等都有呢。

    这样的性情看起来不是那么鲜明,可相处起来倒也轻松,和那带着毒刺的花娘子,截然不同。相处两天,余慈倒真对她有些好感。

    不过,平静的日子注定要发生一些波折。

    两人合作的第三天,白莲在统计了前面近三百次调制的经验后,决定稍微调整调制手法,并拉着余慈一起讨论,这个时候,就是真见功底了。

    余慈纵有灵犀散人的全套经验,又有无名香经打底,可真正运用的时候,还是以照葫芦画瓢为主,这种深入的讨论,多说一句,怕就要露馅。所以他紧抓“沉默是金”这条古训,不到万不得已,绝不说一个字,便是说了,也是凭借心炼法火的精微把握,紧抓原材料这个话题,艰难抵挡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招架不住,外间园林,倏地响起一声爆鸣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