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 幻缈香身 奇货可居(上)

    不论朱英是真明白,假明白,明白多少,余慈发下命令之后,就干脆甩手不管了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

    在家歇了两日,如他所料,三家坊和长青门那边进度停滞,移南园那边果然又来相请,这回却是没叫顾执和左煌,只请他一位。

    单人只身步入这座华严城最有名的园林,余慈心里也在想着顾执介绍的移南园根底,在华严城诸堂口门派眼,这个园子最大的功能当然是来消遣找乐。

    美酒、美食还是美人儿,总有厌倦的时候,可在这个园子里,总会出现一些意外的惊喜。所谓的惊喜,其实就是一些罕见、贵重的宝物,或是极有价值的法门典籍之类。

    这里不是三家坊,宝物的吞吐量天差地别,有时三两月都未必能见到一回,可宝物不出则已,每次出现,都能勾动一大批人的心弦,主事的花娘子又是七窍玲珑心肝儿,每一次分宝竞标,都能玩出花样来,让得手的得意,错过的惋惜且更是期盼,这效应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,一来二去,移南园在华严城众修士的眼,愈发地不同凡俗,地位也是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当然,花娘子那莫测高深的修为,也能在唯实力论的北荒,赢得足够的尊重。

    上回在花厅,花娘子话没说满,只是聊一个意向,而这次余慈入园,就要有实质性的举动了。她身家丰厚,出手又向来阔绰大方,这回七转安然香之事,也不例外,给三家坊、长青门许的好处就不说了,给余慈这边的,直接就列出三个选项:

    一是两份极上等的香料配方,在调香师眼,可谓是万金不换;

    二是一部玄门步虚术,虽然算不得多么上乘,但对任何一个无宗无派,又修炼玄门丹诀的散修而言,都是一个难以拒绝的诱惑;

    三是一颗玄真凝虚丹,当然,不是全效的,而是三希堂出品,可增半甲子的寿元。

    她针对的就是余慈还丹上阶修士的身份。不过,对拥有“佛菩萨”靠山的人来说,这点儿东西,说不上破费,只是看碟下菜而已,而且,还有试探。

    换了以前,余慈也许还会斗斗心眼儿,可如今情况不同,他反应也就平平,没什么犹豫,就选择了第三项。

    花娘子惊讶于他的爽利,随后又想起一事:“听说九烟大师刚从一场劫数脱身。”

    所谓劫数,自然是指他寿元将尽之事,余慈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花娘子露出很佩服的表情:“天下修士千千万,能在驻形关前,再抢出一头地的,少之又少,九烟大师确非寻常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却是伸手,就势抚上余慈的胸膛,笑吟吟道:“更难得大师肉身尚是荣发之姿,根底牢固,强健得很,日后必大有可为。”

    纤纤素手也只是一抹,随后便在恣意的笑声收回,余慈哭笑不得:

    娘的,这算不算被调戏了?

    还好,说话间已经到了目的地,这里已经是移南园的尽头,倚着地层洞壁,开凿出一处洞府,简单朴素,和园华丽豪奢的氛围不太相同。

    “白莲师妹就在丹室,内里分隔数间,由两位视情况自行安排……她向来喜静,我就不进去了,有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余慈心有别的想法,自然不会在这里多生枝节。正要往里去,花娘子却凑在他耳边,低声软语,温香袭来:

    “白莲师妹平日里温柔可亲,可做事之时,向来认真,大师不妨让着她些……喏,可见到那边院落了?”

    刚转眼扫了一下,又听花娘子道:“那是奴家孩儿们在园子里的居处,大师若觉得乏闷,自去寻些乐子可也。谅来她们也不敢给大师使小性儿……

    余慈咧咧嘴角,那些绝色舞娘,经由花娘子一说,倒似任他采撷,但凡是个有色心的,怕也架不住这等诱惑;多想一层,这似乎又是一次警告,让余慈找准位置,不要妄想打白莲的主意。

    好吧,再多想一层,花娘子不用“乐意”,却说“不敢”——他的名声似乎真的坏了。

    带着这点儿感慨,余慈迈步进了丹室。

    丹室外厅,白莲却已在此等候。

    她今日妆扮又与花厅不同,就余慈见她以来,首度换下了雪白裙裳,披上道袍,乌发束髻,以道冠束结,道冠造型奇特,是一朵绽开的青莲,衬得她愈发清丽脱俗。

    拜的是佛菩萨,怎么是道装?

    念头一闪而过,余慈上前,与白莲见礼。

    白莲作道揖谢过,礼数周到,语意和婉,但保持着一定距离,只引他参观各炼丹房,这里的布置自然都不会有错,就是有错,以余慈现阶段的造诣,也看不出来,他走马观花,在几间石室走了一遍,干脆就问起现阶段的进度和白莲的打算。

    对此,白莲并不讳言:“昨日左管事传来消息,近期想找到合乎条件的七转安然香,委实困难,长青门亦大致如此,惟有一些基础的香料药材,能够找到上品,终究需要自己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运气不佳,这也正常。”

    一边漫声回应,一边琢磨,这白莲到现在,说话倒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重心都在七转安然香上,难道真的只是要与他合作,制作香料?

    余慈这两天就有点儿疑惑移南园的目的,现在看来,竟是玩真的了。

    这时,白莲又打开一间石室门户,和其他几间不同,这里已经缭绕着悠悠香气,余慈鼻翼动了两下:“唔,这气味儿……”

    他转向白莲:“原来白莲道友已将此香制成。”

    他这辈子都没嗅过什么七转安然香,可灵犀散人那边却是有的,色香味俱全的记忆,余慈这两日没少体会,故而一下子就辨识出来。

    白莲微微摇头:“实是取来作为参照之物。”

    余慈就想起那日花厅的细节:“似乎那一位要得还挺多?”

    白莲精致的面容上,首度露出一个苦笑的表情,这让她眉目间多了一份可亲的烟火气,依旧动人:“是,要了五十份。”

    “法使明鉴,五十份,多吗?”

    低沉沙哑,却又出奇磁性的嗓音,忽然响起,余慈头皮一激,猛然回头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