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六十二章 白莲法使 七转纯香(下)

    余慈回去的路上,还在想那件事。【 飞】

    白莲此女,在灵犀散人的记忆,占据了相当重要的部分,更准确地说,是在灵犀散人记忆的闻香教,占据了重要地位。

    那些记忆情绪色彩大都不明显,说明灵犀散人与白莲的关系,比较疏远,在已经整理完毕的记忆,但凡有白莲出现,大部分时候,都是与闻香教的祭祀、政令相关。

    所谓法使,即是闻香教所供奉的“无生法母”在此界的代言人,一言一行,都可说是无生老母的谕令,比之闻香教主,还要多一份超然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白莲地位之高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是“无生法母”,而非是“大黑天佛母菩萨”,只要想想罗刹教和玄阴教的关系,便可猜出个**成。

    “老弟对这份儿生意,似乎不太在乎?”

    余慈抬头,看到是顾执轻松的笑脸。他没有回应,因为他其实还在犹豫之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仅从七转安然香的请托本身上,大致能看出花娘子那边的思路:一方面,是想请三家坊、长青门这等掌握渠道的地头蛇,多方收集成品,这是耗资最大,但又最为轻松的办法;若真是不行,就想请余慈这个高深莫测,但在提炼香料上,颇有口碑的调香大师,和白莲合作——不错,就是合作。

    在花厅小宴上,白莲曾问起余慈有没有制作绝品七转安然香的经验,余慈答曰“没有”,这是最真不过的实话,本想着这样就堵了那两个美人儿的嘴巴,哪想到白莲却是顺势就打入了他“专擅”的领域,提出请余慈负责提炼香料那一块儿,她则亲自动手,尝试制作。

    这是个出人意料,但又在情理之的请托。

    白莲的理由非常充分,其实她能够制作七转安然香,可是想要制出绝品,其机率绝不超过万分之一,非要有极佳的运道才好。

    九烟不会制作该香料,没问题,白莲想用的,就是九烟那提炼香料的能力,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材料本身的干扰,大大提升成功率。

    站在余慈本人的立场,毫无疑问是应该拒绝的,如此居心叵测之辈,碰一回面,都要担一份风险,要是长时间合作,还不知会闹出什么妖蛾子。

    那绝非他的本意。

    他到华严城来,其实就是偿还顾执的人情,在长青门里挂个名字,帮些力所能及的事儿,长远的打算肯定不在这里,而是不久之后,登临外域之事。那是他延长寿元、突破驻形关、脱开死魔劫数必由之路,也是修行的根本所在。

    只是,事有变数,余慈现在不得不考虑另一件事:陆青怎么办?

    相应的,在移南园挣命的万全怎么办?

    他能甩下不管么?若真如此,那次移南园夜宴,他吃饱了撑的,专门挑走宝蕴“耍乐”?

    那可是见到陆青之前!

    在白莲请托他合作之时,余慈就认识到,这是个机会……

    他一直在考虑相关的事项,甚至都不知道蜥车什么时候到了自家的独院。

    顾执专门和他一辆车过来,本是想商量一下这桩生意的事儿,但见他若有所思,也很知机,打个招呼便回去了。

    余慈慢慢踱步进门,依旧是神思飞驰,朱英保持着一贯的沉默,跟在后面。匆匆迎上前来的管事见了这情景,嘴巴张了两回,都没敢出声儿。

    还是余慈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,抬抬下巴,示意他有事儿就说。

    管事如蒙大赦,忙跪下禀报:“烟爷恕罪,小的们照顾不周,宝姑娘又犯病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眉头一皱:“什么时候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有小半个时辰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不再说话,加快了步。

    这几日,宝蕴身上的禁制当然也发作过几次,路上稍一算,余慈便知道,时间较昨日又前移了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结合陆青临走前,说起过“十魔内禁”之术的细节。余慈大概估算出,此邪法以十二天为一个周期,如果不是刻意触发,禁制发作的时间,将每日前提一个时辰,如此十二天为一轮,一轮过后,就是五到十年的寿元被抹杀。

    宝蕴此禁制前,尚是青春年岁,真按此算下来,也不过就是四到八个月的性命。这还要略去她在移南园,遭受花娘子“验证”时,耗掉的那些元气。

    余慈走进卧房的时候,两个侍女都是手足无措地站在碧纱橱外,里面却没一个人到里面照顾,见余慈进来,忙都跪下,有个胆大点儿的就解释:

    “是宝姑娘不让我们进去。”

    余慈哪会在意这个,直接进了碧纱橱,朱英如影随形,跟在后面,便听那架子床吱吱呀呀地响,上面娇小的身影在抖颤,扭动、挣扎。

    床前,余慈看到了宝蕴的脸。

    令人绝望的折磨之下,宝蕴若还能保持容色焕发,那才真叫有鬼了,余慈就见她面容发灰,虽有密密一层汗珠,却也难见光泽。

    在半昏迷间,宝蕴似乎也感觉到余慈的到来,艰难睁开了眼睛,努力和余慈对视。出人意料,她一对眼眸却是晶亮。

    宝蕴仍是什么都没说,事实上,她已经没有了说话的力气,可在眸光里,那个意念、或曰乞求,便像是她燃尽生机而亮起的火光,从未有如此清晰。

    这个仍给蒙在鼓里的蠢女人,正用她的方式做事呢。

    余慈俯视着她,看她青春娇美,此刻却因痛苦而抽搐的柔躯在榻上挣扎,末了无声叹了口气:

    “英。”

    朱英也是首次看到宝蕴受苦的模样,不免投注视线,但余慈话音一起,她就趋前半步,神色依旧平淡。但很快,她就不这么淡定了,只听余慈道:

    “过两日,我会和移南园那边合作制香,之前这段时间,你和宝蕴要好好相处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此处,他忽地发力,隔绝碧纱橱内外的音波传递,朱英正奇怪他没道理的指令,见状心神一凛,垂首听得更为仔细。

    余慈的声音清晰入耳:“你面冷心热,禁不住宝蕴哭求,就趁我在园做事的时候,私自去救她的情郎,然后,得手也好,失手也罢,总要弄出些响动,要紧还须护着那人的性命……明白?”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