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六十二章 白莲法使 七转纯香(上)

    屏风后人影转出来,坐在余慈身边的顾执便是啧声赞叹,原因无他,只因出来的两位,着实都令人赏心悦目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

    花娘子不必说,珠翠罗绮,艳光四射,美目顾盼间,整个花厅的色彩都鲜亮起来。左煌看她的眼神,根本就是闪着绿光。

    然而另一位,比之花娘子竟是毫不逊色。简简单单的纯白裙裳,连个镶边都无,青丝规矩地束起,垂落肩后,全身上下,不见半分缀饰,与花娘子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这让人分外关心她的容貌气度,而人们也没有失望。

    此女五官之精致,在余慈看来,在他这辈子所见的异性,已是第一等的,皮肤或许显得苍白了些,然而深蕴其的秀逸韵致,让她多出一分从容恬淡,当她步入厅时,裙下步幅便如清溪流淌,所谓“行云流水”,不外如是。

    顾执手折扇无意识地打开又合上,末了才吸了口气,以极低的声音道:“移南园竟然还藏着如此绝色?”

    他说话时刻意压束音波,然而话音方出,余慈就看到,那女子如水般的眸光转到这边,旋又流开。

    顾执“吓”了一声,因美色而略有恍惚的神智一下清醒了:“这修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最最起码是步虚级别的。”

    余慈做出判断,更重要的是,这一位,他“见过”。

    那是在一年前的丰都城,他抛开一切,借用照神铜鉴铺设承启天时,飞散的神意星芒曾钻入穷奇脑宫,后来虽是被发现且清除,但在此过程,余慈见到了这位名为“白莲”的女子,与穷奇的交流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此女定然是大黑天佛母菩萨一脉的,当然,还有花娘子。

    二女并行,场面当真有趣。

    花娘子像是一团火焰,妖媚而迷乱,分不清、看不明、捉摸不定,既美艳,又危险。

    而这位,真如一朵静静绽放的莲花,瓣次分明,清新芬芳,似乎是一眼看到底,但事实上,只要换一个角度,就能见到另一层的美妙。

    便在花厅诸人为二女容光所摄之时,花娘子便在笑声介绍:“这位,乃是自南国而来的白莲师妹。为闻香教法使,对调香之术深有研究,嗯,是九烟大师的同行,你们不妨亲近亲近。”

    花娘子话带着一贯的放任和调侃味道,对此,余慈已经见识过了,一笑置之;那白莲则是向这边微微欠身,动作优雅好看。

    这样的动作,却让左煌有点儿吃味儿,身为三家坊在华严城的总管事,他也是成为焦点惯了的,有心想插一句,却莫名地有些紧张,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花娘子则继续道:“奴家和白莲师妹,乃是旧识,这些年在华严城,和诸位也有些交情……嗯,和九烟大师见得少些,可奴家可没把大师当外人。”

    余慈唇角上勾,算是给这女人一个面子,花娘子也为他送上迷人的笑靥,随即道:“所以呢,这回奴家当仁不让,就充当一回人,拿出一件事儿来,和诸位商议。之前说是谈生意,其实,是奴家代白莲师妹,向诸位求助来了。”

    花娘子姿态摆得低,口舌又便利,再有厅两个如花玉人并入眼底心,定力稍差点儿的如左煌,有之前莫名畏缩的刺激,当即就拍起了胸脯:“花娘子说得恁见外,以这些年来的交情,娘子的旧识,就是本人朋友,白莲道友若真有难处,但凡我老左力所能及的,必是义不容辞!”

    他总算脑子还清醒,知道加一个限定,而且从另一个角度,他也是想着在三家坊外,结上一两个奥援,故而说得相当爽快。他这样一说不打紧,却是逼得长青门这边也要表态。

    顾执将合拢的扇子在手心里转了两圈儿,真能玩出花儿来,脸上也笑嘻嘻的:“老左说得没错,都是老邻居老交情了,话说得见外,又何必呢?”

    “哟,奴家可真怕这个‘老’字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花娘子却笑吟吟地看向余慈这边:“九烟大师?”

    她正事儿没提,却让人表态,本是荒谬,然而恣意放纵的态度,却又符合她一贯的言行,自有一番独特魅力。

    余慈等着她翻牌呢,就一句话应付了:“我是长青门的客卿。”

    如此,花娘子已很是满意,话赶话地加上一句:“如此可真是承情了……白莲师妹,你说还是我说?”

    她随即引出白莲,便见那位容色殊丽的白衣女子又微一欠身,用迂缓清晰的语调,柔声开口:“感谢各位高义,实是白莲远游至北荒,宗门之力难及,近日遇到急事,唯有冒昧请诸位同道相助——我有一位同门,修行正在关键处,需要上品香料为助,如今正缺了一味绝品‘七转安然香’,百寻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花娘子又接话过去:“三家坊每日流转奇宝无数,长青门丹医双绝,九烟大师则是此道翘楚,若是你们大伙儿都没办法,这事儿也就没指望了。白莲师妹远道而来,你们可不要害人难受!”

    余慈闻言,依旧是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以香料作为修行的辅助,在此界并不少见,像余慈手的妙洞真香、碧游香,都是比较典型的,至于七转安然香,既曰“七转”,显然不是天然香料。余慈就在心梳理信息,很快得出答案:

    无论是在无名香经上,还是在灵犀散人的记忆,都有这种香料的记载。其本身也算不得特别珍稀之物,毕竟工序再复杂,也比不过妙洞真香那种温养的水磨功夫,然而前面一加上“绝品”两字,问题就来了。

    要调制七转安然香,用到的各种天然、人工香料种类超过三十种,有两百多个环节,其又有水火技法加持,其任何一个环节出错,香料不纯,都会降低其品级,令功效折损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个问题,不过余慈更感兴趣的是,这都报出闻香教的名号了,还会因为香料的事情被难倒,这是什么道理?

    还有,在灵犀散人的记忆,出现白莲法使的片断,那可是相当地多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更新不力,不多话了……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