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阴山黑河 香料生意(上)

    不管心里怎么想,余慈还是端坐在椅上,不动声色,只是认真打量,半跪地上的女修抬起头,平静与他对视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

    这是一张陌生但又让人印象深刻的面容,五官不能说是特别完美精致,鼻梁高挺,略带鹰勾,长眉如浓墨撇画,都有些男性化。然而脸型轮廓秀美,眼眸大而有神,与人对视时,坚定专注,也由于过于专注,便给人凌厉之感,表情端凝,少有变化,看起来就是倔强硬朗的性子。

    余慈不认得这面孔,但他认得这个女修,或者说,认得这女修的气息,

    她便是当日守在圆光阁静室之外的戴雷公脸面具的那位,当年在剑园,也曾迫得他好生狼狈。简单儿说,这是羽清玄的手下。

    被人突然找上门来,就算其姿态放得再低,余慈心里也有点儿不爽。他任英在地上跪着,沉默片刻,方道:

    “贵主人的心意,我是知道的,只是,我就这么娇贵?”

    “九烟老爷容禀,主上将我发入朱家为仆,要撑起老太爷的场面。”

    老太爷自然就是朱老先生,“朱家”之类就是隐语了,分明是指上清宗吧。不过朱老先生当年也明确说过,他就是个“传法人”的身份,衣钵传人什么的,并未明示,羽清玄这么一厢情愿,真的没问题?

    更让他奇怪的是,朱英到这儿之后,说起的第一件正事。

    这时候,这位英姿飒爽的女修已经进入了角色,并且入乡随俗,换了称呼:“烟爷,是否应该开始准备十三水府‘碧落游’之事?”

    “哎?这事儿你们也知道?”

    自药园议事以来,满打满算,也不过三四天时间吧,怎么消息已经传到了羽清玄那边?要是事机泄露到如此程度,他可更要坚定拒绝之心了。

    朱英神色不动,平声解释:“早在半年前,金匮水府已邀约重器门参与,门也答应了。前日长青门飞剑传讯黑水河,说及烟爷之事,昨晚已经传到门……”

    金匮水府是黑水河十三水府,排名比较靠前的一个,是这次“碧落游”发起者之一。至于重器门,乃是蕊珠宫安在北荒的暗桩,朱英就出身于此,自然清楚其信息。

    余慈听了解释就点头:“其实你一直在附近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否则哪会来这么快?

    他说着全不相干的话,朱英垂眸不答,来个默认。余慈也懒得再计较这个,他只奇怪,这事儿明明还早,长青门的动作也太急了点儿。

    正想着,外面院便有人叫嚷:“怎么个情况?怎么个情况?”

    听声音就是顾执,而且那语气,分明是闻风而动,过来凑热闹的。不过来得正好,余慈正有事儿问他。

    顾执这几日和余慈混得更熟,在院里叫两声,问了管事,直接就闯进门来。抬眼一见屋里的“生人”,脸上笑容就愈发地夸张起来:“来得急了,不告而入,莫怪莫怪。九烟老弟,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位啊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看了眼朱英,这女修仍面无表情,显然是不会自我介绍了。他仔细想了想,却发现,想找出一个低调又周全的理由,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儿,还平白惹人猜疑。

    所以,他就干咳一声:“这是某位前辈赠给我的家人,英,见过顾掌柜。”

    他终究是给朱英留了面子,“家人”这词儿,可比“仆役”之流好听太多了。朱英半点儿表情不露,上前半步,微微施礼,又退回原处。

    顾执的嘴巴再也控制不住,张了开来。这回,真不带半点儿夸张。

    震惊之后,他又马上换了一种眼神,仔细打量眼前比他还高上一线的英气女修,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儿:这一位,修为起码也是还丹上阶吧?在北荒,这已足够开宗立派了,尤其还是这样一个风格独特的硬朗美人儿,怎地以前从未听过?又是哪位大人物,有这般手笔?

    他也是个心思灵动的,猛地想到一种可能,转眼去看余慈,余慈则冲他做了一个“喵”的口型,顾执登时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是湛水澄啊,那个不靠谱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念头闪过,顾执就觉得,自己已经掌握了来龙去脉。的确,以湛水澄那独特的个性,一个高兴,什么大手笔都能使得出来,且以蕊珠宫的雄厚实力,一个还丹上阶的高手,还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顾执是这么想的,而余慈要的就是他这么想,至于当事人朱英,只冷眼看着两个男子眉来眼去,没有任何表示。

    顺利瞒下了自己关系到真实身份的关键环节,余慈不给顾执进一步思考的空间,马上就问起登临外域之事。

    顾执则回应道:“哦,师兄已经给十三水府那么发了信,过两日就能收到回函,想来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早?”

    顾执不以为然:“这还早?不论是游碧落,又或登外域,提前一年半载准备,才能做得周全,尤其是这次,据说有大大小小近六十个门派参与,若成,黑水河盟约自成,影响力将跃升一个层次;若败,他们可能就挡不住阴山派了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阴山和黑水河一线,虽是北地魔门与洗玉盟、八景宫之间的缓冲带,可这里面,黑水河周边宗门,一贯与阴山派龃龉甚多,这一两劫来,阴山派实力增长迅,相比之下,以十三水府为心的黑水河地域门派,就显得一盘散沙,被阴山派连拉带打,支撑得很是辛苦。

    本次“碧落游”,其实就是十三水府被逼得没法子,想出的结盟之策。像重器门之流,只算是掩护和扩大影响的手段,其真实目的,还是以此聚拢水域周边的门派,抵消阴山派的压力。

    余慈这种局外人,若无人讲解,是很难发现其奥妙的,不过他倒是看出来了,十三水府越是这样谨慎认真,长青门为他登临外域之时,下的功夫就越大,如此他倒不好轻易退出了。

    “跟着去瞧瞧,熟悉一下路径也不错……只要那时能把陆青的事情解决了,一切好说!”

    这样想着,余慈心蓦地一动,看向朱英,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念头生出来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

    昨天状态着实不佳,先半章吧,午若无意外,还有半章补上。

    另外,有书友提起先期做了自动订阅,后来转会员,但自动订阅未能屏蔽的问题,请各会员书友看看自己有没有遇到这问题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