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窗前歌吟 朱氏文英

    他们可真有默契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

    余慈面上微笑,心沉吟:步云社作为天下知名的庞大集社,又是术业有专攻,在登临外域这层面上的信息,自然有着相当的可信度。更难得的是,长青门就借着这个机会,将试探和示好融为一炉,用心良苦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番心思没打在点儿上。

    当然,余慈没必要现在拒绝,毕竟那什么十三水府的计划排到了明年,变数很大,到时若不想去,随便找个理由推掉就成。

    所以他就点了头,捧起茶杯向鲁连三人致谢,这件事儿就算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后他们又聊起了香料药材等等事项,余慈照搬灵犀散人的记忆,便能应付裕如,而那鲁连身为步云社的大执事,见多识广,虽然言辞少假修饰,但从药材产地生发开来,各地风光、奇人异事一句句道出,也让人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足足聊了一个多时辰,青松先生又留了饭,到午后时光方回,余慈踏入自家独院,松了口气,长青门这边,差不多就算过关了。

    本想去静室修炼,然而心有所感,扭头一看,就拐到了卧房去。

    碧纱橱内,宝蕴坐在窗前,看院里子的景致。地下城环境阴湿,为了通风,碧纱橱内间的窗子,大多时间开着,蒙了一层浅绿的细眼纱,若是光线适当,内外倒能看个通透。

    佳人倚窗春思,真是不错的风景。

    见余慈进来,宝蕴倒也不像昨天那样不理不睬,而是回头,定定看了片刻,继续展露笑颜。

    余慈呆了一呆。

    昨日她也笑过,但却带着脾性,绝不如现在这般,抒尽风情。

    经昨晚上那场折腾,宝蕴原来的鲜红裙裳必不能穿了,此时她换了一身素青背子,或许是侍女临时从街上买来了吧,颜色淡了点儿,和她的脾性气度不甚相符,

    不过宝蕴是个会穿衣裳的,松松垮垮披上,不系丝绦,前襟虚张,却又令青丝简单成束,垂落肩前,半掩着玉雪肌肤,简简单单,风情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她此刻虽是浅浅妆点,但看得出面色发白,少有血色,换了外人看,大约还要怀疑是不是昨晚风狂雨骤,弱质不胜采伐之故。

    余慈却想,昨晚禁制发作,还是大伤元气。这是不断折损她寿元的恶法,这样来看,陆青缓冲的时间也不多了。

    笑容里,宝蕴轻启朱唇:“烟爷,昨天可真是承情了。”

    对余慈来说很新奇的称呼,话里还带着她特有的腔调,此时窗外虽有侍女在,但听来必是反讽之意,只有余慈这知情者,知道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昨天那一场戏演得逼真,陆青在临走之前,又利用侍女的身份,为宝蕴洗净身子。只要不是精通男女之道,又特别留心的话,是找不到什么破绽的,能发现破绽的,只有宝蕴自己。

    余慈就奇怪,这女人看着挺机灵的,没蠢到要自找麻烦吧。

    一边想着,一边走到宝蕴身后,想看她是什么意思。可也在此时,宝蕴娇小玲珑的身子却是向后仰,正靠在余慈腰上,随后就是一声幽幽叹息:

    “烟爷会将奴送回移南园么?”

    余慈眉头一跳,又听宝蕴声音放低,几若游丝一般:“园那花娘子,是我今生所见第二恶人,眼睛毒辣,什么都瞒不过她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一半,其含意,便似她一身打扮,似隐若现,余慈眨眨眼,觉得自己应该做点儿什么,便挽住她束扎的青丝,随手把玩。

    宝蕴的发质极好,凉顺的手感让余慈轻而易举就将手滑下去,在青丝尾梢之时,女子忽作了一次清晰的深呼吸,这让她肌体向上提了一点儿,余慈的手感倏然变得腻滑温润。

    他本能地发力握下,宝蕴呀了一声,随后便是一声荡人魂魄的低笑,还有私语般的呢喃:“奴已知道烟爷是哪般人才,可烟爷却不知奴又是何等样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奴一辈子不亏人的,承烟爷的情,却不愿领情!”

    说罢,她竟将一只纤纤细手按在余慈手背上,微微用力。她手指有些凉,可两边的加在一起,却足够让任何男人的心脏烧起来。

    余慈哪还不知她的意思,心底一热,本能往前靠了下,宝蕴轻呼一记,竟是软若无骨,顺势伏在了桌案上。

    她如此反应,余慈倒有点儿迟疑了,且不说宝蕴突然卖弄风情的深层原因,单想想陆青,人家今早上才请托来着……

    偏在此时,宝蕴叉起手臂,似想撑起身子,可这又是碰上了身后男子腰下,就惹得余慈倒抽凉气,身后座下绣墩也受到挤迫,倒向一边,还碾到了余慈的脚。

    宝蕴轻吟低呼:“烟爷!”

    这妖精!

    多年不识肉味,又是这般你情我愿,再忍下去,还真不是余慈的性格。他伸手去解衣裳,一圈下来却发现那素青背子之下好生单薄,干脆就一撩,随后剑及履及。

    宝蕴猛地抬头,发出一声箭小兽般的低呼。

    这时,独院管事正好出来,见到这要命的情形,吓得又撞回屋里去,倒是院里的侍女都算是训练有素,不管屋里发生什么,都眼关鼻,鼻关心地站在那儿,视而不见,听而不闻。

    纱窗后,宝蕴刚受一轮,却把院情景看个正着,她哧哧直笑,浑身颤抖,真是媚入了骨子里。本来余慈没这种现于人前的嗜好,可宝蕴这般,真是要了亲命,他也不再管,只是按着女子圆润的肩头,在后面加快动作。

    宝蕴笑到一半,便笑不下去,又深吸口气,被按在桌案上的娇小身子仍想往下缩,可身后的余慈则压得更紧,她鼻腔里发出低细的声响,脸上红晕弥散,身子稍稍挣扎两下,难以如愿,珠贝般的牙齿便轻啮下唇,反将丰润的背臀上弓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低哼一声,宝蕴垂下头,身子难以控制地在桌案上微幅晃动,青丝垂落,掩住她大半面目。只有高低连缀的鼻音,像是一首随性歌吟的曲子,透过纱窗,传到院子里去。

    窗外一位侍女终被这勾魂妙音引动,视线飘过来,只看到纱窗之后,黑健雄躯下,艰难撑着桌案的一对雪白臂膀,慢慢软下,如歌谣一般的鼻音,也渐渐低细至无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

    事后两日,宝蕴的话仍不多,她没有回移南园,而是留在独院,便如一个最称职的妾侍,尽显其妩媚风姿,取悦家主,除此之外,便无所求。

    不过,余慈总能感觉到某种奇特的意味儿,他回味了好久,才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宝蕴并不多言,可她举手投足之间,都带着微妙的暗示,也许是一次失神,也许是某个眼波,也许是事后泪水,媚里怜弱,笑见愁,与明妩风情迥然有异的凄思愁意,形成了另一种诱惑,让人忍不住去探究其深意。

    这样,宝蕴什么都没说,可余慈就“猜”出了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女人……佩服啊!

    宝蕴分明是想以自己为筹码,让余慈对仍陷在移南园的万全施以援手,这里面的意图、手段、技巧,都是很值得钦佩的。可宝蕴显然没有搞清状况,整个华严城,除了她之外,最想救万全的,便是日日在她身上采伐的“九烟”了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早上还答应陆青要照顾人来着,午就吃抹干净,这也恁不像话,不做出点什么,余慈也要不好意思的。

    这两日,莫看他像是陷进了温柔乡里,但说句怪话,他在万全身上下的力气,不比对宝蕴来得少。

    此时的万全虽是依旧挣扎在生死线上,可已经能够用自主意识,使用天河祈禳咒,维持自身一线生机,这可是余慈下大力气推动的结果。

    这是余慈常规情况下,所能做到的极限,相比之下,倒是余慈自己的麻烦更多一些。

    承启天,已经多日没有作乱的死魔劫数,猛然间像是嗑了鬼狱散,兴奋得无以复加,从屠灵狱直攻上来。

    如此境况,非是无因。正有诀云“二八佳人体似酥,腰下仗剑斩顽夫”的,更有余慈印象深刻的一句“树根已朽叶徒青,气海翻波死如箭”的,都言此事。他这两日和宝蕴折腾在一起,欲动而劫起,诸死魔有隙可入,便似得了新生,好一番激动。

    然而余慈根基打得牢固,心智也成熟,对欲念之事,能入能出,死魔再怎么折腾,他也能翻掌压下,且趁机又掌握了一些驱役死魔的技巧。倒是宝蕴见他意态淡然,非是轻易色授魂与之徒,更紧张万全那边,由此使尽手段,尽展风流,浑不知这是给余慈出难题来着。

    这些都还罢了,真正让余慈头痛的,却是另一个突发事件。

    这一日,独院管事高炳进来,学着由宝蕴发端,如今已在长青门里流传的称呼,恭敬请示:“烟爷,门外有一位客人,说是您在西陲时的故旧家人,特来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余慈警戒和惊疑没有持续太长时间,当那位身姿高挑,容色出众的女修进门,干脆利落半跪行礼,自报姓名之时,他就恍然且头痛了:

    “朱氏女英,奉主上之命,前来侍奉九烟老爷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

    这种情节伤功德、伤元气,又更迟了,大伙儿见谅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