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药园青松 步云鲁连

    余慈二人到长青门正院的时候,青松先生正在后面药园接待客人,有顾执领着,两人长驱直入,也无人会拦阻。【 飞】

    华严城是少数能够从事耕作的地下城之一,长青门内设药园面积虽不大,却是由门弟子乃至青松先生本人精心照料,各类药材以特定的方式间杂种植,看上去倒也是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只不过园子里药香扑鼻,像余慈这样鼻窍敏锐的修士,在里面颇为辛苦。

    远远看到青松先生,他正和一人坐在凉亭。依旧是闲淡从容的姿态,只是脸骨突起,倒似比余慈上回见他更显得削瘦了。

    对面那人坐在石凳上,就比青松先生矮了大半个头,长得很是墩实,皮肤发黄,像是一个刚从田里刨地回来的农夫,给以人憨厚之感。他双手捧着一杯茶,稀溜稀溜地啜饮,气氛总体看来有些静默。

    余慈二人的到来,将那氛围打破,青松先生视线往这边一扫,就笑着起身,对面的人愣了一下,也放下茶杯站起来。

    还隔了两三丈远,顾执已经大声向余慈介绍:“来来来,九烟老弟,这位便是我师兄,长青门主青松先生,这位是步云社大执事,鲁连鲁二哥。”

    步云社?来的路上还提起过这个影响力巨大的集社,又涉及登临外域之事,余慈闻言就是一奇,刚要施礼,顾执又笑吟吟地向那老农般的鲁连道:“鲁二哥,我为你介绍一位了不起的调香大师,九烟先生。”

    有顾执这般跳脱态度,初见面的陌生便给扫去不少。

    余慈看那鲁连,眸光纯阳显化,必是步虚修士无疑,而且能在步云社这等深具影响力的集社占据大执事之位,为人处事必有可观之处。至于鲁连,见青松先生都起立相迎,又听到“调香大师”四字,也不会刻意看轻。

    四人分主客坐下,气氛比前时好多了。

    就听顾执道:“鲁二哥,还没把我师兄请动吧。”

    鲁连憨笑一声:“来去九天外域,一年都是少的,青松先生心有牵挂,我也知道贵门正是事多的时候,不指望能说动,可是,江上雁江先生,难道也抽不开身?”

    他们说别的,余慈都不会关心,但说起去“九天外域”,他不免就留了份儿心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鲁连和青松先生师兄弟是很熟的了,说话间也没有什么客套,青松先生便道:“江先生是客卿身份,我不愿节制,老鲁你要想请他出马,自去讲报酬就好。”

    此事说到这儿就算结了,出于礼貌的考虑,青松先生就想将话题移到余慈感兴趣的方面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,顾执对余慈眨眨眼,转向二人笑道:“也巧了,我和九烟老弟正说起九天外域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随后,他就将余慈当日提的问题讲出来,不过并没有提及步虚神通一事。

    青松先生没说话,那鲁连则很是惊讶的样子:“九烟道友想去九天外域?这……是不是早了些?”

    他倒是坦承,余慈正要开口,旁边顾执笑眯眯地抢过话头:“为了突破驻形关,提早去九天外域的,也不少啊。只要有几个高手护着,长长经验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步云社从无此例。”

    鲁连说话憨实无伪,听起来就不是太悦耳:“要是从我们这边走的话,社里是不可能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啧,这是被嫌弃了。

    余慈倒没生气,只觉得有必要解释两句:他询问登临外域的路径,可不是说要蹭哪个队伍上去,而是想着了解情况,为日后独力登天做准备。事实上,他还要一力避免和人同行呢,否则在众人眼皮底下,以他九烟的身份,至少有一大半的底牌没法用,去九天外域,莫不是给天魔们送吃食去了?

    可是,鲁连或许也感觉到刚刚说话太僵,就话锋一转:“不过,要是走别的路子,我手里倒有一桩事,与此相关,九烟道友,那‘玉华流珠’,你可熟么?”

    余慈心念一转,便从记忆将此香的资料调出来,稍稍罗织词语,随后不紧不慢地道:“以前倒也经手过,当然,那是经过‘七伏’之后的次货,效力比之‘生香’,可要差了一截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间,接连用了好几个调香师专用词汇,也就是青松先生、顾执等人都精通药学,这才听得懂。

    “玉华流珠”是一种生活在碧落天域,名叫“含月鸟”的禽类口涎所化。那含月鸟天然有采集月华之能,流下的口涎也内蕴所谓“太阴之力”,在碧落天域那磁力强横之地,落而凝珠,是一种极其名贵的天然香料。

    此香料生来奇异,只有在碧落之,极光元磁的作用下,才能维持最完美的形态,若是换个环境,就会很快挥发干净。所以采香人就要通过一定的流程,保持其形态,流程本身,便称为“伏”。每做一次这样的流程,香料药力都会散失一部分,时间越长,流程重复得越多,也就愈发失了纯粹。

    市面上,十伏之内的玉华流珠可以入流,三伏之内的可称为上品,当然,最名贵的还是那即采即炼的“生香”,那是绝品香料,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

    青松先生捻动颔下细须,微微点头:“七伏的‘玉华流珠’也是品了,不知九烟先生用它来制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也不制什么,应人之邀,精炼提纯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这也能提纯么?”

    “只能去一伏。”

    余慈的意思是,经过他的提炼,玉华流珠可以抹去一遍流程的影响。虽说是一伏,那也是三五倍的差价。

    青松先生赞叹一声,又说起玉华流珠如何适宜入药,两人就这么研讨起来,余慈虽不是侃侃而谈,但每一句话,都是言之有物,且常提起制炼过程一些经验和不甚常见的变化,顾执在旁听得连连点头,但过了片刻,忽地醒悟过来:

    “喂,跑题了!”

    确实是跑题了,而且是对话的二人有意为之。

    余慈明白,青松先生应该是在探他的底,正好他也要借此稳固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其实除了精炼香料那一手之外,余慈现在仍算不得调香师,不过,某种程度上,他可以完美扮演这方面的大师级人物。

    他是有仗恃的。

    仍在黄泉秘府的魔种残灵,包含了灵犀散人和灵巫张老两人混乱记忆,单论灵犀散人那边,除了丰富的香料知识,还有海量的有关香料制炼的经验记忆等等,只要整理出来,其价值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过去一年,他在承启天修炼,日夜与死魔交战,肯定是没时间的,然而另一方面,他却有一个忠心耿耿的劳力。

    虚生老道接下了整理魔种残灵记忆的工作,余慈要做的,只是给出一个连接魔种和承启天的接口罢了。虚生老道为人勤勉,又见那里面许多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的珍贵信息,更是战战兢兢,用上了十二成的力气、整整一年的时间,将这一项繁杂到让人发疯的工作,完成了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等余慈从延命的压力腾出手来,再用解析神通梳理一下脉络,这项大工程终告结束,正好现在用上了。

    青松先生一笑,止住了探讨的话题,而对面的鲁连也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:“这种生僻的香料,道友都经过手,这就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稍顿,他又道:“好像北荒没有太好的登天路径吧,就是要去,也要绕个远路。据我所知,东面黑水河十三水府来年要联合发动一次‘碧落游’,主要就是为了采集玉华流珠之类的灵药香料。若是九烟道友有意,不妨前去参与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去碧落?”顾执不太满意,现在他真是以九烟的代言人自居了。

    鲁连则回应道:“黑水河一脉,步虚修士不下二十人,再有两岸大小门派,甚至北地三湖区域,也会有人参加,总体估计,最终登入碧落的,不下百人,是近年来少有的规模。若说只在碧落天域绕一圈,我是不信的。我有九成把握,这一批人最终还是要登临外域,如今就是先放低姿态,消减压力吧。”

    黑水河发源于阴山,远远绕过地火魔宫的死亡区域,汇入北地三湖。其与阴山、拦海山,共同构成了划分北地魔门和洗玉盟传统势力范围的分界线,也是一个小宗门密集的区域。

    “唔,这个可以考虑。”

    顾执大有替余慈做主的意思,他啪地一击掌:“十三水府和长青门也是有交情的,只要师兄一开口,那边总要给几分面子。再说那玉华流珠可是好东西,若是老弟你能采下来,我以高出市面一成的价格收购,如何?”

    玉华流珠向以其可清洗丹毒沉疴而知名,是那些服用丹药过甚的修士最欲得之物。要说服丹嗑药,在场四人,自是以顾执为最。他那样子,根本就是把不老丹当成糖豆来用,长年累月下来,体内淤积的丹毒自然颇具规模,就算有青松先生这样的妙手,也不敢说除根,如此玉华流珠正可发挥效力。

    青松先生哑然失笑:“你不看九烟先生的意思?”

    说着,三人目光都投过来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终于发出来了……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