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 十魔内禁 一母同胎(下)

    上一劫末,修行界接连发生几件大事,

    比如北方大派上清宗遭魔劫清洗,传承断绝;超级门阀元始魔宗内讧爆发,四分五裂等,这都是影响修行界格局的大变故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

    还有太玄魔母收徒授业,在南国创立蕊珠宫;半山岛原岛主叶半山突然退位,叶缤女仙登上前台等等,都是让人印象深刻的事件。

    但最是让人喜闻乐见、津津乐道的,莫过于元始魔宗一代天骄黄泉夫人叛宗而出,许身于号称“五劫以来第一人”的东华真君陆沉。此事至少流变出十几个版本,每个都风靡一时,流传至今而不衰。

    可是,陆沉和黄泉夫人真正的生活,很少有人知晓和理解。

    在本劫之初,东华宫,陆沉和黄泉夫人唯一的血脉降生,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儿,取名素华。陆素华降生之初便有异相,她从不入睡,喜怒无常,细看来,竟是有两个互相干扰的意识并生在一胎之内。

    陆沉和黄泉夫人一点儿都不惊讶。

    是的,没什么好吃惊的,因为这是他们的血脉,就算是阴阳交汇,成就新生,也依然蕴含着他们各自强烈的个性和追求。这场争斗,从见面之日起开始,一直持续到成婚、再到生女。

    如今在女儿身上,也要争个高下——何其简单?

    只不过,由于是怀胎十月,长期孕育,黄泉夫人终于还是占了先机。

    腹胎儿朦胧的意识刚一生成,黄泉夫人便觉察出异常,她非但不加以弥合,反而故意用元始魔宗秘法,传授胎儿“天魔裂魂化身”法门,这样固然令陆素华根基之牢固,世上少有人能及,却也使其意识分裂的情况更加严重,其思维方式则一开始就贴近魔门,更准确地讲,是贴近黄泉夫人。

    黄泉夫人此举,当然瞒不过陆沉。可陆沉是个极自负的人,认为黄泉夫人此举不过是延续着二人分分合合的传统,又“偷跑”几步罢了,他依然有着足够的自信,将胜面扳过来。

    可在他一次常规的九天外域修行期间,事情起了变化。

    那一年,陆素华十岁,却是凭借着一胎双魂的天赋,还有黄泉夫人的倾心培育,天魔裂魂化身登堂入室,成功分裂出一具化身,并将其一个意识封入其。

    说是“化身”其实也不正确,因为没有人认为自己是“化身”,她们所修炼的上乘法门,还有黄泉夫人的设计,都最大限度地模糊了“本体”和“化身”的区别。

    便从那一刻起,从胎儿起便相互干扰,相互攻击的两个意识,其争斗猛然间表面化了。就是在这样的竞争,两个陆素华,为了各自“独一无二”的存在性,进行了一场最残酷的拼杀。

    竞争用什么办法?什么手段?由此产生什么样的行为方式?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一切的一切都来源于黄泉夫人的教导,并持续向她预设的目标靠近,而那已经远远超出了陆沉可以接受的底线!

    从九天外域归来的陆沉勃然大怒,这位“五劫以来第一人”随后就做了一件事:

    让两个陆素华认同他这个父亲,同时憎恶她们的娘亲。

    凭借着强大的人格魅力,陆沉成功了,黄泉夫人在东华宫陷入了绝对的孤立;但黄泉夫人也成功了,纵然遭到女儿的憎恶,可这憎恶本身,也是“黄泉夫人式”的,况且,两个陆素华之间,“独一资格”的矛盾已是积重难返,就是陆沉,也无法纠正过来。

    然后,事态就不可避免地转向了更恶劣的层面。

    “独一资格”的争夺战持续了很久。她们之间平分秋色的时候其实并不多,总有一个占据上风的人,其战果就是暂时剥夺另一个化身的存在,合二为一,渐渐也在修行界闯下了好大的名头。

    “占上风的就是陆素华?”余慈这样问,想来理解上并无问题。

    陆青没有说话,余慈就当她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这样的局面持续下来,陆青的意识独立性自然越来越低,多种情绪被剥离,渐渐地连存在的稳定性都失去了,其间又经过一系列的变故,她逃出了东华宫,藏身北荒,直到如今。

    “陆素华追过来,就是要……把你吞掉,而且,还有讲究?”

    这个“吞”字,余慈用得别扭,但陆青并不介意。

    事实就是如此,否则当日在阴窟城,陆素华直接动手就好,也不必和宝蕴玩乐,眼看着陆青遁走。至于怎么讲究法,不外乎“完而不缺,乱而不散”,其实就是最大限度维持陆青现有的神魂完整,却又让她情绪混乱,意念不坚。

    说白了不过如此,可为了这个,陆素华斩尽红牙坊满门,又大费周章,留下宝蕴等人,设下个“十魔内禁”的局面,等着陆青上套。

    这算用心良苦吗?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谈话之后,陆青提出告辞。

    她需要一段时间觅地修行,至于侍女身份一事,她既然能恍无声息地来,自然也能悄无声息地走,这一点不用余慈操心。

    她来去的消息,却是连宝蕴都要瞒着,之前她设在宝蕴神魂的裂魂化身,也是暗着手,当初就是自保,而如今明晰了禁制种类,她的行踪保密与否已不重要,但余慈这边还要继续保持。

    为安全起见,余慈暗用平等珠激发照神铜鉴,放一颗星芒过去,陆青终究是放松了警惕,对此并无所觉。

    另外,这一夜过后,余慈独院的管事、侍女再看他的表情都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毕竟是“喜闻乐见”的题材,从那一刻起,九烟驭女制香的手段,也以超出以前几十上百倍的度,迅流播全城,随着九烟名头渐响,恐怕整个北荒的相应圈子里,都会流传有这样一类信息:

    “九烟?有点儿耳熟,谁来着?”

    “长青门新进的客卿,拿女人制香,口味儿很重的那个!”

    “哦,是他啊!”

    顾执这样模仿,然后就笑得坐不住椅子。以上这些还没有发生,但以顾执对北荒生态的了解,虽不亦不远矣。

    “早知如此,在丰都城老哥我肯定要更直接啊,想来除非沈婉亲自出马……呃,不说这个了,九烟老弟,今天我师哥想见你,不知有没有空,正好我还能给你介绍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今天确实是晚,抱歉了。

    另,感谢诸位书友在电台采访时的捧场,顿首致谢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