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五十七章 床外冷香 帐上清露(上)

    璀璨星光以神意星芒为介,在万全脑宫迸出,初时不过三五点,但很快便积蓄成一定的规模,星光波荡间,仿佛是一汪清泉,神意星芒就是泉眼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

    “泉眼”很快适应了这种输送,更多的星光涌出来,泉水倾泻,变成一条小河,先是充溢脑宫,又周流全身。

    这是天河祈禳咒。

    万全体内损伤殆尽的经络筋骨,已经不是寻常手段所能治愈,天河祈禳咒也不行,余慈只能借此符,将其维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下,最大限度地减免万全的苦痛。

    万全体内的禁制,除了给他带去痛苦,还永久性地毁掉了年轻人的肌体,此时的万全,其肉身脆弱程度,比之一个垂死的老叟都不如,在皮肉较薄的手足等处,已经能够见到老化的现象。

    陆素华,手段确实狠毒。

    此刻,万全其实是陷入了浅度昏迷状态,虽然通过乞求、反馈这一途径,和余慈建立了联系,但自我意识已经衰减到了极限,只能由余慈亲自操控符箓变化。

    这无疑是很没效率的一种形式,余慈就在尝试,将天河祈禳咒印在万全的神魂深处,使之成为一种本能,就算无法让他痊愈,至少也要拖在生死线的这一边。

    这是纯粹的赠予,就算是看在陆青的面子上吧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飞快,等余慈睁开眼,已经是一个时辰以后了。

    石台上,宝蕴依旧在昏迷,余慈想了想,放出一颗星芒,钻入她脑宫。这是受万全那边的提醒,虽然宝蕴的情况看起来,比万全要好上百倍,但也不要大意。

    置入神意星芒,就是有一个及时的反应。

    可就这么一手,余慈心头就是微跳。在宝蕴的神魂外围,怎么有一层“阴影”?

    这是针对微小变化的本能感应,没有更明确的指向,所以才用“阴影”来形容。

    陆素华的禁制?

    不对啊,他在回来的时候,曾用纯阳显化的神光扫视宝蕴形神,那时就对陆素华所下的禁制有所了解,知道该手段并未涉及神魂层面。

    余慈略一沉吟,便继续让神意星芒渗入,既曰“阴影”,自然有其死角在,他就是绕过其感应,将星芒逐步渗入。

    这需要一个过程,余慈不急,他煞有介事地在石台前踱步,做思考状,随后便抬起宝蕴一只手,在纤纤食指上划了个口子,挤出几滴鲜血,在旁边的工作台上操作一番,摆成了样子,然后他撤去隔绝内外的禁制,对着一直守在外面的侍女道:

    “将她送我卧房里去。”

    石台上,宝蕴仍在昏迷之,然而衣裙尚算齐整,不像做出什么事的样子。这时若在地面上,天都亮了,可又要送到卧房里去,如此别说是管事,就是新来的侍女们,都觉得这主人脾气古怪极了。

    当然,她们没有置喙的资格,只上去将宝蕴抬起,转到卧房那边。

    余慈又整理了一下器具,这才不紧不慢地跟过去。

    作为长青门为客卿单独开辟的院落,这里有比较典型地下城特征,却又通过一系列的布置,处处消减这个特征。

    余慈修炼用的静室、工作间,都是依山而建的石窟,以保证安全,不过在装饰上却用大量装饰性的屋檐,搭建出地上独院的轮廓,又用回廊、照壁等,穿插出更幽深的空间,像厅堂、卧房这样的地方,则是完全的屋舍结构,不见得结实,但足够排场和享受。

    穿过一条曲廊,余慈就到了卧房。房内布置算得上清雅,由碧纱橱隔出内外,外间守着一位侍女,见他便福身行礼。

    进去一看,里面置了一座架子床,描金挂帐,很是华贵,托抱宝蕴的侍女,刚将其安置在床上,还有人放下里面的薄纱内帐,拿开明珠蒙布,并放置上淡粉的纱罩,使得光线变得分外暧昧。

    余慈正看得好笑,忽有侍女惊叫一声,从纱帐里抢出来,正是安置宝蕴的那个,险些就撞上了余慈,她忙跪了下去,浑身抖颤:“主子,新人……新人发病了。”

    是陆素华的禁制发动了吧。

    余慈摆摆手,尽是无所谓的神态,侍女们迷惑之余,也都依序退出,不过按照规矩,碧纱橱外,还是留了一人,听候吩咐。

    余慈也不管,自往床边去,掀帐而入。

    架子床上,响起了宝蕴低细的呻吟,便见晕红的珠光下,宝蕴全身肌体便是涂了一层丹朱,上面则沁了密密的汗珠,光泽鲜亮。有珠光映照,也有她皮肤透上的来的血色。

    宝蕴早已经给疼醒了过来,裹着鲜艳裙装,便像是一只垂死的红狐,将铺好的被褥拧得皱了,汗渍也给抹下来,但转瞬就有更密集的水光呈现。

    余慈伸手轻探,感觉宝蕴皮肤更显湿腻润滑,但温度也高得不正常,脉象更是混乱到极处。他似乎可以看到,床上女子原本活泼的生命力,正随着高温、随着汗水外渗,一层层蒸发。

    这是死亡的另一种形式,就像是枯荣开谢的花朵,绚烂之后,便是死寂。

    从某个角度看,这也是一种美。

    这是否可以见出陆素华对男女迥异的态度呢?

    在床前发了下呆,余慈忽然“哈”地一声笑,声震屋梁,随后他就解去自家外袍,又伸手压住呻吟扭动的宝蕴,强迫她趴伏在床上,伸手去撩那已经散开的裙摆。

    珠光映在他脸上,也透出一层属于灵欲本能的红光。

    便在这要命的时候,帐腾起一道雪亮光华。

    那光发自宝蕴脑后,迎风而化,就是森寒利刃,嘶地一声响,从余慈前额劈下,一路斩至下腹。

    余慈身形当即两半!

    可惜,平滑的剖面上,半点儿鲜血都无,随后这两段残躯,就化为流光四散。倒是在架子床尾部,现出他的身形。

    也在此刻,碧纱橱外,人影急进,而在发动之初,沉若山岳的强压已将整个碧纱橱内的空气凝固。

    余慈的身形再度扭曲,到非人的程度之后,却是一声闷爆,烟气迸发,架子床周边登时浓雾弥漫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大伙儿端午节快乐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