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此一时也 彼一时也(下)

    那管事说着,却是见到了车厢里的宝蕴,不由卡了一下,有此等绝色,他安排的侍女未免有些拿不出手去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

    余慈对这种小事儿懒得过问,摆摆手,那管事也机灵,忙将那几个侍女叫过来,搀下了宝蕴,余慈早进了院子,其他的自然由管事去安排。

    进了静室,余慈盘坐下来思忖,将今天所遇之事梳理一遍。

    什么花娘子也好、黑天佛母也罢,离他还比较远,如今重要的是万全那边,再不帮那年轻人一下,大概一两天后,就连收尸都做不到了。

    奉他的命令,虚生不管是在承启天内外,都要一直照看着移南园,随时将万全的情况传过来。

    余慈等着一个机会,如此一夜过半,虚生终于传来消息,万全经过一轮折磨之后,已经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了。

    正要动作,他又猛地想起一件事来,把宝蕴从移南园带出,可是人所共见的,不管是“性趣”也好,制香也罢,今晚若不做出个样儿来,平白惹人生疑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想,打出一道指风,打响了旁边的符铃,不一刻,那管事就到了门外:“大师?”

    “去把那舞娘送来。”

    哎哟喂,总算是等着了。

    管事心里庆幸,这位脾气古怪的九烟客卿,真是不按套路出牌,回来先去打坐,空自把美人晾了半夜。还好他留了个心眼儿,在院子里一直守到下半夜,果然等个正着。

    他点头哈腰地出去,不一会儿,那些侍女便拥着宝蕴进屋。

    要是寻欢作乐,余慈修炼用的静室是绝不合适的,管事便下令将宝蕴送去卧房,哪知刚到半途,余慈便到了静室门口,指了指另一侧的房间,冷声道:“这边。”

    管事愕然,也不敢多问,忙让侍女换了方向,心里面却是稀里糊涂:“不来静室、不去卧房,反而是去制香的工作间……真叫一个邪乎。”

    余慈慢步进了房间,侍女都向他行礼,又依序退了出去,房间内,只剩下了他和宝蕴两人。

    单独辟出来的这间屋舍,是专门给余慈调制香料用的,按照传统的调香手法布局,做了最高档次的准备,长青门正是通过这手,表达自己的诚意。

    可惜,在余慈手,这里注定将成为摆样子的场所。

    此时宝蕴就站在房间央,微垂着头,娇小的身姿显出的,是她以往少有的沉静。

    她依然穿着鲜艳的红裙,对襟半开,其间只以丝带轻束,抹胸也是一样鲜艳,却是半透明的细纱层织,余慈比她整整高出一个头,从这边的角度看,内里风景便似在淡红的烟岚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这里还没有被余慈拙劣的调制手法糟蹋,故而一进来,便可嗅到她身上水汽花香,她必然是刚刚淋浴过,肌肤莹洁近乎透明。头上发髻却是半解下来,青丝流泄,遮住小半边脸孔,天然的妩媚风情,便在此时展露无遗。

    如此佳丽,就算是余慈之前没那念头,这时候也不免有些想法,他不是个矫情的人,心念一动,便伸手轻抚宝蕴洁净的面颊,

    稍稍用力,宝蕴就抬起脸来,脸上也蒙了一层沉静冷漠的外壳,只是在余慈看来,未免过于虚弱。他无声一笑,目光在室内扫视,既然是工作间,当然没有床铺之类,幸好有一个空闲的石台,

    余慈指了一指:“上去。”

    宝蕴表现得再怎么沉静,其本性终究是泼辣的,形之于外,便是当前倔强而冰冷的眼神,只是,在当前情势下,这岂不是给男人一个暗示:

    有种你强来!

    余慈终于笑出声来,露出满口白牙,与漆黑的皮肤在一起,恰成了最野蛮的衬托。手顺着宝蕴的面颊滑下来,经过细嫩的脖颈,落在她香肩上,稍一使劲儿,宝蕴完全没有反抗之力,向侧面踉跄两步,便卧倒在石台上。

    她还挣扎着想下来,却被余慈按着背臀敏感部位,根本别想起身,摇动的肢体,反而是与对方手掌摩擦接触——好吧,其实余慈是有意占点儿便宜来着。

    “安静点儿!”

    余慈不否认现在他心里有点儿不纯,但事情的轻重缓急,他分得更清楚,又在宝蕴腰处拍了一记,却是借此送入劲气,彻底将宝蕴瘫痪,且有余力冲击脑宫,将她击昏。

    随后,余慈又请小五透过承启天,布下内外隔绝的封禁,这样过一夜,任是谁都会认定,他和宝蕴之间,必定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候,余慈才放心去做正事。

    数十里外,移南园,垂死的万全脑宫内,那颗神意星芒微微跳动,刺激神魂,将其意念从死寂拔出。

    年轻人恍惚的意念在虚无飘荡,初时还轻飘飘的,转眼就变成了秤砣,直沉入水底,窒息的感觉包围了他,他在挣扎,意图接触一个能拽他上去的支撑。

    这时候,有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在唤他:

    “小万,小万!”

    “谁,是谁?”

    只有熟人才会这么叫他,而从红牙坊被毁的那一刻起,这熟悉的记忆几乎就给抹杀了,此时听到这称呼,他忽然发现,阴窟城里那最快乐的时光,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

    如果此刻有人贴近了观察,就会发现万全闭合的眼皮下面,眼珠在不停地转动,像是入梦一样的状态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万全确实在做梦,他宁愿沉迷在这一场虚无的美梦,所以,即便那声音缥缈无端,他仍然拼尽全力去追索,几乎要忘掉那让人绝望的身躯。

    可那恶毒的禁制是不会放过他的,只是稍稍恍惚一会儿,破碎的脊柱那条“阴冷的蛇”就又爬出来,开始了又一轮啮咬和折磨。他的身躯本能地一抽,绝望如潮水般涌上来:

    再留一会儿,就是梦也好,让这梦再做久一点儿……

    万全在乞求,仅仅是这一个卑微的愿望,可是梦境依然在痛苦加崩溃。他想惨叫,可他早就没了惨叫的力气,只能从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呻吟。

    便在梦境彻底崩溃的瞬间,那声呼唤又响起来:“小万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,万全不管那是梦境还是现实,就算是最恶劣的玩笑也好,他死死抓着这一线感觉,仅有的清晰的意念就彻底迸发开来:

    “救我呀,救救我!”

    意念的嘶号像是一场爆炸,撼动虚空,带来了回音,那是铿锵有力的长吟:

    “倾沧浪,洒星光,亘古长河绕天疆。”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