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此一时也 彼一时也(上)

    “有白莲安排的禁制在,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人搬走,可不容易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”

    穷奇确是个色饿鬼,可是脑子一直都很清晰,再加上心有不满,花娘子说一句,他能顶上十句:“既然给人下套,哪有直接亮钉子的?我一直堵在那儿,陆青哪还会来?再说,她的气息,我是记死了,只要她进这方圆十里,就没跑儿!”

    对他的分辨,花娘子不置可否,只道:“红牙坊毁掉,背后是陆素华出手,似乎还是家事,咱们将宝蕴买下,不管有意无意,都是插进了手去,说起来不甚高明,你不要再做蠢事,陷得更深。”

    “不都是要打那陆青的主意?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你和陆青的仇怨,这边不管,我只关心,能不能借此机会,和陆素华以至于东华宫搭上线。”

    穷奇铜铃大眼几乎要瞪出眼眶:“真是这样?一劫以来,让黄泉夫人打压得还不够?怎么又要贴上去?”

    “此一时,彼一时。这百来年,东华宫话事的又变成了陆沉,但他其实不怎么管事,宫大半事务,都交给了陆素华,既然如此,何妨尝试一回?”

    “哈,自上一劫起,到百年之前,六蛮山系我妖族一脉的浩劫,只有当初昊典在世时,方可堪比拟。这样的血仇,你们说说便抹消了?这是你们教嫡系的看法,还是菩萨的看法?”

    花娘子在他脸上扫去一眼,依然微笑,话锋却是一转:“你啊……以你的血脉潜力,若非总这样口无遮拦,心怀怨念,而是诚心皈依,早已登临护法金刚之列,何至于被一个陆青击成重伤?”

    类似的言语,这些年来,穷奇不知听了多少回,早就能自动滤除了,不过面对眼前这位,他也要回应一下:“嘿嘿,都说花娘子是教主亲传,在菩萨面前也挂了号的,如今看来,果然不差。口口声声都是为教着想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这番态度,花娘子也不再多说,转而提另一个问题:“知道你的狗鼻子灵敏,你看这个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穷奇也知道再这么讲,对他一点儿好处没有,也乐得装糊涂,便凑前一些,见花娘子摊开白玉似的手心,上面有摊开一块布帛,里面是一些毛发碎屑。

    “这是敬酒时,我从九烟身上收集的,你且辨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又摇头:“此人全身几乎不见毛发,体质当真古怪。”

    穷奇凑上来嗅了嗅,半晌摇摇头,却是忽地咧嘴一笑,要趁机舔美人儿的手心。可紧接着,眼前风起,花娘子的掌背已扇在它口鼻处,力道好大,硬将他铜浇铁铸般的身子打了个倒仰。

    花娘子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,依旧是原本的腔调:“你不识得这气味?”

    穷奇回应还是非常明确的:“没闻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九烟的嫌疑就去了一半,不过身份还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闻香教以香为名,又有一大半的法门落在“香”字上,几乎通晓世上所有一流调香师的名号、手段,却偏偏没有听过九烟之名。若是九烟水平低劣也就罢了,可根据传言,此人只在精炼香料一项上,便是大师级的水准。

    这就蹊跷了。

    “有问题?要不要我帮忙?”

    “情报上说此人寿元将尽,不得不闭关一年,以求生机。不过今日以我感应,却并非如此。若不是情报有误,便是他这在这一年又有突破,当然,延寿丹药也必不可少……长青门,似乎还有湛水澄,都在后面出力,你确认想动他?”

    穷奇性情,从来都是凶残与狡猾并具,他念头一转,就笑:“那算了吧,你不是说过,长青门背景古怪,不好冒然招惹?”

    “难得你想得周全。”

    花娘子长长睫毛垂下,朱唇微弧,似乎有点儿小小的失望。看得穷奇更是庆幸,但同时,见她自然显露的雪白臂膀,还有胸前丰盈弧线,也有一股子心火透上来,便涎着脸又上前去:“花娘,你我都是一教之亲,偶尔热乎热乎,也没甚么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喀嚓一声响,他巨大的身躯直接给轰出门外,摔成了滚地葫芦。他铜头铁骨,本来也不在乎,可这回却是惨哼一声,随即咆哮: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他已经成就真形法体的身躯,竟然被花娘子在心口上戳了一个小眼儿,取出数滴鲜血过去,这可是心头血,更是涉及到他的妖身根本,他怎能不恼?

    “你这些时日,吃喝在我园,又祸害我那些孩儿,取一些债偿之物,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花娘子一语既罢,不再理会,因为穷奇撞出而毁掉的屋门,竟是神奇地重组完整,重又合上,将穷奇撇在外面。

    穷奇咬牙发狠半晌,却也不敢当真动手,恨恨而走,自去找别人发泄。

    “这厮真给训得像狗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不介意把类似的形容丢在穷奇身上,此时他正控制神意星芒,从穷奇脑宫出来。

    莫看他用平等珠加持,将魔种强行植入脑宫,其实他一直警觉得很,更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

    世上之事,只要勾连到神主的,莫不是艰险万端,可毕竟事涉陆青,他甚至还想过,要是运气糟糕被发现了,他就干脆明火执仗,抢了万全便走,那还能给陆青分担些压力呢。

    但今晚,他的运气还算过得去,听到了一出可说是“大层面”的秘密,仍能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可真要深植脑宫,在这厮身上,可是有失败的前科,再说神威莫测,若给人顺藤摸瓜,找上门来,乐子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还是保险点儿好。

    抽回了神意星芒,却因其独特的性质,销毁不得,余慈干脆将其投到旁边花池,里面有游鱼数条,星芒随便就选了一个钻进去。

    虚生那边至今也没什么变故,余慈不得不承认,他这个回马枪,虽是有所收获,但误打误撞居多,真正的目标,仍未寻到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他收回心念,此时,他在长青门的居所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之前负责他起居的管事,正在门外迎候,殷勤地为他撑起车厢门帘:“大师回来了,小的安排了几个手脚灵便的丫头,以侍候大师起居,您过过目?”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