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钓翁香饵 乱线缠勾(下)

    虚生负手走在街道上,不急不缓,意态闲适,

    他身披道袍,须发皆黑,面目红润,望之如有道之士,只不过当光线透过时,身躯还有些透明,这是他对承启天的灵枢本体投影,还没有习惯的缘故,所以扮成鬼修最合适,而且还是修为不甚高明的那种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

    对此,虚生是不会在意了,他走路似缓实疾,不一刻就到了移南园外围,这时,园的冲击震荡依然在持续,周边围了一圈好奇之辈。

    在外面绕了半圈儿,虚生就打探清楚了,据说是是有人向园里面客人寻仇,双方都是还丹级数,如今交战正酣,毁了不少花花草草。

    这事儿在北荒不少见,但毕竟地下城池空间有限,再怎么有法阵护持,也顶不住长年累月如此,什么城池都要塌了,如此行为,尤其是在这种名流汇集之地,必然会犯众怒,如今城内第一势力无尊堂已派了人前来,首先动手的那个,怕是没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寻仇打架?

    这和余慈估计的可不一样,在他的指引下,虚生维持着原来的步,继续在外围游荡,不过手上可没闲下来,一蓬又一蓬常人难见的星芒被他洒出,植入周边还丹境界及以下的生灵脑宫。

    虚生将自身灵枢移入承启天,真正成为承启天的一部分,自然就能够调动承启天的力量,照神铜鉴作为该天域的一部分,他也能调运无碍。

    所以,虚生就成为神意星芒、亦即魔种的传播者,只要有他在,就是在亿万里开外,余慈也能通过他,将魔种播洒下去,相应掌握那边的情况,拓展心内虚空“人世间”的版图,只要余慈需要,就能诱发魔种,开辟虚空,扩大承启天的根基。

    如此手段,还是虚生移转灵枢后,才启发余慈领悟的,虽说承启天的“住客”也不少,但也不是哪个都能用,只有虚生,还有对他信仰最是坚定的寇楮,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也因为出了丰都城那档子事儿,虚生的作为相当谨慎,魔种都是窥准了目标再播洒而出,一层层向里推移,更谨慎地绕过园两处步虚雾霾处。

    移南园,人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交战处,浑不知园已经遍洒魔种,他们的一举一动,也就尽为余慈所察知。

    拼接出的图景已将整个移南园包容进去,

    余慈只搭眼一扫,便差不多洞彻了此处底细,

    这里有多少肮脏角落,不关他的事,可是看起来,真正有价值的东西还是在步虚雾霾的遮掩之下。

    他下令让虚生再洒魔种,渗入其一个步虚雾霾内部,这就是挑战对方的感应能力了,还好,那边并无所觉,而且雾霾内部也有几个可以寄生的对象在,稍一变化角度,就将雾霾驱散。

    也在此刻,已在十余里外的余慈本体,眉头皱紧。

    那边共显出四个人影,其一个是在独辟的石室,另有三个,分别一男两女,正在不远处的另一间屋子里,赤条条地行那荒唐之事。这里的男子,面目丑陋,浑身肌肉如丘,身躯雄壮如小山一般,难得两个女子还能接得住。

    看男子额头鼓涨的一圈突起,余慈就认出来:

    是他……穷奇!

    这厮竟然在这儿?

    自从他和陆青、铁阑联手,将其重创之后,便失了这妖物的踪迹,不想竟是出现在华严城,看起来,也不像是到此寻花问柳的恩客之流。

    以前余慈见了这家伙,说不得还要忌惮几分,现在警戒之心还有,但已无惧意,而且,他真正的注意力也不在这里,而在旁边的石室之。

    那里躺在一个已然垂死的熟人。

    听花娘子说过什么宝蕴的郎君、弟弟,余慈已有猜测,如今“眼见”,却是要深吸口气,才好相认。

    石室内,那人仰躺在地上,肢体完整,可是通过魔种探查,他的整条脊椎都被一股极大的力量碾碎,这力量还残余在碎骨,像是一条阴冷的蛇,在其体内游动,腐蚀经络血管和内脏,带给他持续不断的痛苦。

    因为受到这种折磨,那人的脸颊都已经瘦脱了形,头发大把脱落,人不人,鬼不鬼,可余慈还是认出来了,这是万全,一个灵动的年轻人,是引余慈进入阴窟城的向导,一个很称职的牙郎。

    现在,他就是这个模样。

    红牙坊完了!

    余慈本体那边再扫了眼木然端坐的宝蕴,脑壳有些发紧。宝蕴如此、万全如此,红牙坊那几十上百号人,又是个什么模样?余慈对那些人没什么印象,也谈不上感情,可是陆青却未必。

    如果做这一切的真是陆素华,其目的也正是将陆青引出来,余慈觉得,她成功的可能性非常非常大……可是,怎么又牵扯到穷奇?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陆青在哪儿?

    余慈忍不住通过照神图扫视周围,当然,他没有任何发现。倒是那穷奇做翻了两个美人儿,心满意足地起身,往别处去了。

    稍迟一些,另一处步虚雾霾开始移动,虽是不同方位,但目的地,倒和穷奇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看着这儿,查查机关之类。”

    余慈吩咐了虚生,心念随即跟随穷奇移转,他感应到,在对方的目的地,没有什么能够有效寄托的生灵,便当机立断,平等天一道珠光落下,在承启天迸出一颗星光,借虚生转,往那边去了。

    以平等珠发力,神意星芒寄生成功,落在穷奇神魂表层,缓缓渗入,以免惊动,至少到现在为止,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余慈没有再发出另一颗,这是保守但稳妥的做法。

    一场荒乱的寻仇打架,让移南园热闹得无以复加,处理了这事,花娘子终于得空回到房,她觉得热了,便去褪外衫,露出雪似的白肉,随着呼吸,抹胸上毒蝎印花便似活过来一般。为此,房里响起粗重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她也不惊讶,只嗔一声:“口水都滴在毯子上了,滚出去!”

    那人没有依言去做,倒是哈哈笑着,从暗影出来,正是穷奇。难得他那身躯,还能藏在阴影,不让人看见。

    花娘子柳叶细眉轻蹙:“我不是让你看那个残废小子吗,怎么又跑到这里来?”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两小时谈话时间……我一个月说话都未必有这么长,囧,只好求大伙儿架势了。

    下一更在明天早晨,丫的为啥就赶不出半章呢?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