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 岁寒凋零 华严夜宴(上)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也没什么,余慈以客卿之身,和顾执一起看了那位梅先生的遗骸,时日已久,任他步虚强者,真形将成,其遗骸也高度腐烂,实在是惨不忍睹,顾执却看得十分仔细。【 飞】

    在那里耗费了一段时间,等出了门,顾执就看着黑月湖独特奇妙的月色发呆。

    余慈也不打扰他,这事儿本与他无关,想来顾执也不至于拿这等烦心事儿,搅扰他这个清贵的客卿。

    但这一回,他却失算了。

    月色之下,顾执在湖边踱上几步,忽地慨然长叹:“梅先生已去,岁寒三杰便只余下师兄一人。九烟老弟,这时候邀你进来,怕是哥哥我莽撞了。”

    换了平日,余慈必然以为顾执话有话,可今日情况有些不同。他如今纯阳显化,元神真性的感应只有更加敏锐,就觉得顾执所言,并无什么伪饰,是当真情绪流露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缘故?

    不介入是一回事,推脱是另一回事,余慈还不至于装聋作哑,正好他也对顾执消沉的情绪颇是好奇,便笑了一笑:“我到北荒不久,不知道这里行情。但长青门立身华严城,做得好大买卖,也不见真有哪个贪婪之辈上来找茬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余慈自然是要把阎罗堂之流撇开的,只找对自家有利的证据,这也是劝说游说的伎俩。

    顾执闻言也是哑然失笑:“老弟你说得也不错,我长青门做的生意,是北荒各宗、各堂口的生意,一直以来,大伙儿还算照应……嘿嘿,也许是我多虑了吧。”

    你话里转折能不能别这么生硬?

    余慈对顾执大失水准的表现,不免有些看法,但他也明白了,长青门手握鬼狱散这等金山,却是将收益与各家分摊。这样,其根基便是建立在鬼狱散之上的连接整个北荒的利益盟会。

    这个盟会内部当然也有纷争,但对外的力量更为强大,所以,长青门才能稳坐钓鱼台,历经多年而不倒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长青门的地位依然巩固,可为什么,顾执却因为一个梅先生的意外死亡而失态呢?

    对了,什么是岁寒三杰?

    “那是外人夸饰我长青门三代承继之事的。我师兄号青松,此时为我长青门之主;梅先生原先道号寒梅,正是我上一代的长青门主,也是我的师伯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咝了一声,想不到那具腐尸还有这等来历,怪不得顾执心绪不定。

    顾执紧接着又道:“我这位寒梅师伯,因百年前犯下一件错事,遭到黜落,才转为客卿;还有一位,就是家祖,道号苦竹,已在上一劫末亡故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总算是明白了,但念头一转,却又觉察到一桩异处:顾执刚刚是用了“黜落”一词,堂堂长青门主,便是犯了大错,挂印而去也就是了,谁有资格黜落他?

    怪哉,怪哉。

    月下一番交谈,只是在顾执心神不宁时才会有,很快,顾执便恢复了平日的浪荡气,诸般心思,都藏在轻浮的外表下。操办完了梅先生的身后事,便和余慈一起登上早已等候在此的飞梭。

    只过了不到一天的功夫,余慈就跨越数万里长途,再度踏入了华严城。

    此时,梅先生身死的消息还算藏得严实,但长青门这边,自然有许多人知晓,一下飞梭,便有青松先生的心腹人,请顾执往门议事,余慈这位清贵的客卿,自有人接手招待。

    不管顾执那边如何,余慈经过一系列的客套程序,也搬进了长青门为他准备的精舍院落。

    一切安顿下来,余慈借口远来疲惫,暂得片刻清静,在静室坐了,心神却是接入了心内虚空。

    早有虚生在此恭候,而此时,那皓首苍颜、垂垂老矣的半死老道早已不见,只见他乌发束髻,面如满月,穿一身仿佛由云气光丝织就的轻盈道袍,望之飘然非俗,甚有气度。

    余慈在路上时,已经看着虚生移转枢机成功,过程比想象更顺利,大概这也是他修行更进一步,承启天重经雷音洗化之故。

    如今的虚生,虽是生死操在余慈手,但以风烛残年的待死之身,换得余慈座下行走,还有那些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神通法力,是赚是赔,他心也是有本账的。

    余慈自去央法坛上坐了,由于他凭空增了八十年寿元,就算实际用来还要对半打折,可足以打压死魔劫数,就算一时掘不得根,每日里也只需做一会儿功课,便能将其彻底压制。

    虚生恭立一侧,静待余慈将功课做完,才开口禀报。此时,他已经换了称呼:“主上吩咐的事情,弟子已经做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余慈不是个好虚礼的,说话便以简洁为要,当下将这几日的事项一一道来。这第一条,就是承启天和屠灵狱的整理情况。

    承启天本来已经步入正轨,但前段时间雷音洗化,震倒了不少“建筑”,虚生作为常驻于此的大管事,自然有修复之责。这是小事,但接下来对屠灵狱的做法,就非常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主上吩付弟子清点屠灵狱,内里现有囚徒如下:北地魔门杜胡山、阴山派浑燎、舍牟、莫枭计四人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插了一句:“浑燎不算阴山派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浑燎另分一处。”

    虚生顿了一顿,又道:“屠灵狱,按主上吩咐,划分三层,死魔劫数为第一层,转轮屠灵魔光为第二层,地狱道碎片在最下层,如今尽都梳理完毕,另有些许杂气,待主上处置。”

    余慈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这里面,转轮屠灵魔光是一开始就进来的,不必多说;死魔劫数则是被他全面压制,顺手送入了屠灵狱,放在最上一层,也是因为其经常不服管教,向上冲击之故;至于那地狱道碎片,余慈还没想好处置的办法,暂时就放在那里,正好也能压制浑燎这个俘虏。

    虚生又说另一件事:“主人吩咐弟子去探长青门的消息,如今有了一些情报在此。”

    正说半截,余慈留在外面的意识传了信息过来:“九烟先生可歇下了?”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本来想着明早八点再来半更,现在看来比较危险,大伙儿盯着午比较好。

    另外,本周日就是鄙人的电台采访时间,还望大伙前去帮忙架势。首页有链接,大伙可以去提问题,络的厚度就是脸皮的厚度,大概,嗯,大概我会比较坦白滴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