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 雷光飞矢 业火成魔(下)

    念头刚在王九泉心闪过,勾老九已经在火光跳起了惨烈的舞蹈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

    被九五叱雷法损了道基,又被业火侵入,以其一贯的心性作为,就是步虚修士,也没了活路,这是连救也没法救的。

    造成杀伤的浑燎,却是一击便走,转眼消失在漫天雷火之,舍牟和莫枭红着眼睛搜索,却是一无所得。

    王九泉鬼眼幽光凛冽,没有费心去感应,而是不顾鬼体伤势,全力催动九泉幡,手贝壳滔声愈发激烈,有一滴拳头大小的昏黄水珠在他头顶凝成。

    以他为心,二十里方圆的区域,猛地一沉,不管是雷光、火光、黑龙、人形,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影,稍有外力相加,就波荡起来。漫天电火就像是打进入深水,产生了大片散射,隆隆的雷音,变得愈发低沉,同时受到滔声的干扰,威力骤降,

    沧海古阵刚发端,便显出独特的法度。王九泉又将贝壳祭出,正好落入头上昏黄水滴的包裹下。灵光激闪,昏黄浊浪咆哮而出,与九泉幡的烟气混在一处,沧海古阵真正发动。

    掌握着古阵枢,王九泉对大阵覆盖范围内的所有情况,都了然于心。

    业火燃烧处、黑龙飞腾处、包括那一片虚无的阴霾处,收集的信息量猛地提升了几个层级,又转眼被他处理妥当,分出轻重缓急。心念一动,十余颗指肚大小的圆润水珠无声飞射,投向之前一斩无功的阴霾处。

    这一回,水珠牵动了沧海古阵的玄妙,每一颗水珠,都蕴着如山之力,又彼此作用,在虚空拧出一个暗流漩涡,百里虚空的重量,都在往那个方向倾斜,干涉空间变化。

    王九泉放出的是阴癸重水,是沧海古阵的变化,面上看去比较简单,却有无穷杀机跟在后面。他要确保,若对面再玩那种由实转虚的把戏,就要耗费十倍百倍的力气和时间。

    天上飞腾的黑龙自有感应,扭头盯视过来,巨眸金光流灿,纯阳火力烧过,巨尾一摆,却是向那阴霾之地飞去,有回护之意。九五叱雷法带起的雷火亦随之飞动,将阴葵重水炸得液滴纷飞。

    小辈,你也怕了?

    王九重咬牙一笑,尚完好的左手单掌掐个印诀,又念颂几个音节的咒,对着金角黑龙遥空一指,悬在他头上的贝壳自转,灵光与外围昏黄水珠相激,放出一道匹练般的水光,当空就化为宽及数十丈的悬空大河,巨浪滔滔,还带着漩流,冲击过去,怕不有十万钧之力。

    这一击才显出长生真人的神通,“悬空大河”所到之处,自成场域,天地元气及相应气机,都受到驱动,性质激变,化为滔滔之势。什么雷火,被大浪一卷,都没了效果,那金角黑龙转眼前就被大浪拍在下面。

    不过那一刻,金角黑龙身上,又涨开一圈灵光。

    王九泉稳得很,九五叱雷法对他无用,上洞真霄辰光感应神雷在沧海古阵的限制下,也难以展现其爆发力,小辈还有什么伎俩?

    正要再加把力,沧海古阵繁密周备的防御体系,将另一个方向的威胁告知于他。

    阴沉的剑光从虚空暗处蹿出来,一闪就到了他身后。

    “早就等着你哪!”

    王九泉哈哈大笑,头顶贝壳水珠旋转,自有水光层叠,四面一照,电光石火一般的刺杀,就变成了蜗牛爬,更显出浑燎远比常人灰沉的身躯。

    浑燎原本就是枯瘦丑陋,如今更没法见人,但神情冷漠,没有半点事败的慌乱,仿佛所有的情绪都离他远去。

    见他这模样,王九泉就是来气,冷哼一声,茫茫烟气水影,又化出百十个人形影像,高呼啸叫,隆隆作响,更带起浊浪滔天,竟有千军万马奔腾之势,转眼将浑燎围堵。

    这是沧浪妖军,个个顶盔贯甲,类人又有些妖物特征,是沧海古阵禁制的显化,每一次对目标的杀伤,都会将禁制深入一分,是擒拿目标的最好手段。

    前日也是他猝不及防,若真设下沧海古阵,哪会让浑燎得了手去?

    眼看得手,另一边却又是灵光冲霄。

    猛回头,翻覆在悬空大河下的金角黑龙,便在他眼皮子底下,破开巨浪,飞腾而起。

    王九泉便觉得受创的半边鬼体猛地一抽:怎可能?

    “悬空河”乃是沧海古阵的一门厉害禁制,可不只是“以力压人”的水准,里面牵涉到的气机变化,便如同千百万个锁扣,只要是沾上了,断没有强行挣脱的道理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根本没感觉到任何强横的力量冲击,有的,只是倏化虚无的空茫。

    又是由实转虚的手段?不对啊,他防的就是这一手,而且他现在也发现了,那金角黑龙,似乎也不是九五叱雷符显化那么简单……

    王九泉意图再驱动古阵,可那金角黑龙又是一个转折,竟在虚空“光化”了——准确地说,那十数丈的巨大龙躯,便在他的注视之下,化成一道眩目的光,穿透了阴癸重水所产生的暗流漩涡,直插进阴霾之地。

    金角黑龙的“光化”当即蔓延到了整个阴霾之地。

    当那光芒强盛到极处,王九泉也忍不住眯起眼睛——鬼体也受不了那里面繁密激烈到极致的气机变化,沧海古阵的禁制发动,但还是迟了一步,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一处百亩地域,凭空消失。

    如此异象,也是给人极深刻的印象的,有了前面的思路,王九泉已经能够把握信息的脉络,很快就有了答案:

    解形玄变符……不对,是更上一层的玄变神通!

    当年上清宗号称能在步虚境界就能施展的“度劫秘法”,当世第一等的避劫神通。

    可恨!沧海古阵布设起来,还是太慢了,要是给他充足的时间布设完成,也不会让那神通展现得如此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就是当年的上清宗,修士号称五万,泰半修符,但修成天垣本命金符的,千无一,满打满算,不过三十余人,其因符法艰深,蹉跎岁月以至长生无望的又占大半,能掌握传说“天垣本命神通”自然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那羽清玄究竟是下了多大的功夫,才教出这样的人物啊。

    若此人不是上清宗的余孽,还有谁是?

    王九泉鬼眼都冒出了红光,阴山派作为修行界部,隔绝八景宫和元始魔宗的屏障,十数劫来,自有一套行事法则,左右逢源不敢说,与各方都有些利益关系,也有一点儿纠葛。

    当年上清宗鼎盛时期,双方可是闹得不怎么愉快,王九泉当年也算是亲历者,再算上今日仇怨,心思不免就转到别的地方:

    据说,地火魔宫长年挂着擒捉上清宗余孽的花红?虽然随着元始魔宗四分五裂,魔宗内部少有人再当回事儿,但他知道,总还有人关心的。

    王九泉一边想着,一边摄引一道水波上来,冲刷鬼体,那些紫金电光,在哧哧声,湮灭大半,半融化的鬼体终于开始自行恢复,

    没了钳制,他也松了口气,正要转身,眼角剑光和心警兆同时炸开。

    前一刻,浑燎主动将自己凑到了沧浪妖军的刀刃下,寻死一般的动作,结果也四分五裂,然而紧接着,那些残躯便化为彤红的业火,在沧浪妖军身上滚过。有一些就这么烧出了妖军的包围圈,重又凝为森冷的剑光,破空而至。

    这是另一种类型的由实转虚,此时的浑燎,早已不是王九泉熟知的那个,他早就没了人类的形体,有的只是业火的聚合。

    王九泉明悟之际,也就是浑燎杀来之时,剑意已经触及鬼体,除了其本身的杀伤之外,更是一个招引业火的通道,业火和死杀之意一起袭来,就算王九泉是真人修士,也不敢当真让业火上身的。

    当下他就驱动贝壳水珠,重设壁障,在沧浪古阵和九泉幡的作用下,他确实有化咫尺为天涯的本事,水壁转眼成形,挡在剑光之前,以浑燎的力量,不可能破开。

    王九泉眯起眼睛,开始考虑如何炮制这厮……

    贝壳水珠倏然摇动!

    王九泉骇然变色,刚刚一刹那,作为沧海古阵枢的贝壳水珠蓦地脱离了他的控制。

    这藏蕴沧海古阵的贝壳,是他二十年前得来,还没有尽解其奥妙,平日里运使,有些滞涩也是可能的,但却是正好赶在这要命的时候。

    杀意浸体,业火爆燃。

    王九泉也在此刻展现了长生真人的神通,就在间不容发的空隙内,鬼体转换,用仍未完全愈发的半边身体,承接下了死杀剑意和业火的侵袭。

    感受到他心的负面情绪,业火暴涨,高蔓延。王九泉一声厉啸,鬼体倏然两半,就那么抛下了已经被业火浸染的半边躯体,凭空化虹,卷起贝壳水珠及九泉幡等,一闪已在百里开外。

    那半边鬼体也不是就这样任人摆布,顶着业火只一晃,就是化为了一个小了一大圈的“王九泉”,硬生生抵开剑光,一掌正浑燎胸口,当场将其轰散成万千火点,四面溅射。

    虽是转眼又聚合,但浑燎明显已经元气大伤,而此时,“小王九泉”冷瞥去一眼,鬼体膨胀,爆炸性的力量正在发动。

    一旦成功,这分身固然要完蛋,方圆千里,也再没什么东西能保存下来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度劫秘法!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月求大伙儿的月票支持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