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 雷光飞矢 业火成魔(上)

    王九泉先稳住纯阳道基,而此时,他三个手下已经鬼体发虚,浑身抖颤,狼狈不堪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

    碧落雷音隆隆,发于外而震于内,纯阳之气内爆,直接就损了根基,再有漫天雷火交加,哪还能讨得了好?

    王九泉没有立刻出手相救,他神色冷峻,心思忖。

    现在他绝不把金角黑龙视为妖兽一类,全当修炼有成的高手对付,而且这种霸道又毒辣的雷法,天底下绝对少有,他分明是有印象来着。可是七星天衣乃是太玄一脉,颇有名的步虚法域神通,蕊珠宫一脉又不以雷法知名……

    旧日传闻流过心头,他忽想起一种可能,目光转向金角黑龙,随后又转移到不远处那阴霾之地。

    法随心动,九泉幡不再与金角黑龙做无谓的纠缠,分出一半力量,半空就化为锋锐无匹的寒流利刃,成就百丈长虹,劈了过去。

    出手之际,王九泉冷笑:有这么一种符法,真意化龙,飞腾叱雷,除了雷光电火之外,专门引发人身纯阳之气共鸣,越是修为精深者,着道儿之后,受的伤害越大……

    “上清宗的九五叱雷法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他的喝声响彻寰宇,但对方没有回应。王九泉并不奇怪,上清宗被魔劫催毁之后,满门菁英死了个九成九,剩下的一些人,苟且偷生,大都羞于提起自家根底,当年堂堂的北地第一玄门,已是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他能想到已经覆亡的上清宗,也是因为七星天衣之故。太玄魔母的开山弟子羽清玄,不正是出身于上清宗?

    藕断丝连,没跑了!

    知道根底,他便清楚,既然是符法,再怎么厉害,都是虚的,找到对方的根基才是实的。

    寒流利刃过处,虚空剖分,连带着阴霾之地外围,都扭曲起来。嗡地一声,利刃斩过,王九泉鬼眼就是眯起:寒流利刃之前,没有感觉到任何障碍,那边的阴霾扭曲,却更像是一团虚无的影子,一击过后,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换了别人,说不定就认为自己判断出错,可王九泉却有着与修为相匹配的自信:

    他的目标没错,就是在击前那一瞬间,虚空有了极其微妙的变化,阴霾之地由实转虚,正将那一击闪过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神通?他正奇怪,可一击不成,对面的反击就来了。

    九五叱雷法,传说是以青龙真意把握雷法枢机,不算对纯阳道基的影响干涉,只算外面的漫天雷火,也是无休无止。

    王九泉是不惧,可阴霆阳雷往来运化,正是鬼修最头痛的手段,这一轮雷火扫过,他带出来的几个后辈,都要给炼化了!

    前日就折了一个老魑,若再让少上一两个,面上须不好看。他这才想起动手解救,然而刚一动手,他鬼体如浸冰水,警兆暴.动。不必抬头,他也感应到,碧霄之上,万千雷火之间,有星光雷芒其大如斗,飞落而下,气机变化与先前的阳罡雷火差异颇大,甚是诡异,分明是冲着他来的。

    他已修炼了宗门秘传的度劫秘法,对本能感应最是信任,当下绝不逞能,鬼体倏然虚化,再现时已在七八里开外。可是深蓝天空,那些星斗摇摇,便似千百只眼睛,盯着他看,其自有气机运化,锁死了他的神魂元气,想挣开,却给搅得更乱。

    转眼间,星眼如锁,电光如矢,惊雷千里,一发而至。

    急坠的雷光,在高破空时,已经撕下了伪装的面目,紫金光芒从透出,而见此光芒之时,王九泉已经没有了再躲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大喝一声,九泉幡招展,支开了数里地界,来一个九曲十八弯,扭曲虚空以做防御。然而那紫金光芒一突而至,烟气未成规模,便到了眼前,他只是本能地抬起手臂,便与那如矢雷光撞个正着。

    碧落天域之,蓦地爆开一个太阳。

    夺目的紫金光芒照亮了数百里的天空,穿透云层,若不是北荒常年由黑暴笼罩,只这一下,万里方圆,都会见到这一轮强光。

    天空,冲击波顷刻间横扫十里,又化为澎湃的热风巨浪,四面扩散,碧落天域的极光元磁环境彻底乱套。而在强绝的爆发之后,紫金光芒后继乏力,向两翼延伸,扩张成椭圆状,又逐步收拢成一线,终至于无。

    “啧,可惜。”

    余慈不免有些感叹,掌控了青龙真意之后,天下雷法,对他来说,都不再是问题。心神混化在鱼龙外相,操驭雷火便如呼吸一般自然。所以,他在发动三大雷法的九五叱雷法同时,也能再动用一记上洞真霄辰光感应神雷。

    神雷混在漫天雷火,已经足够突然,可长生真人果然没有一个省油的灯,竟然在最后还能张开防御——若是完全命,紫金电光不会扩散得这么厉害。

    电光敛息,余慈看到了半边身子扭曲得像一团半融化糖浆的王九泉。

    王九泉现在惨哪,他右边鬼体自肩以下,直至腰部,连着手臂,都不能成形。他其实也想要恢复来着,可无论他怎么变化延伸,在上面游走的紫金雷芒都会将其破坏,使之事倍功半。

    作为诸天飞星符法,大名鼎鼎的三大雷法之一,上洞真霄辰光感应神雷不比九五叱雷法专毁道基,也不像九元五帝内摄雷印那样,气象万千,但它却是最为纯粹的雷符,其冲击力、破坏力都是首屈一指,兼又有星力加持,破坏的延续性,也是一绝。

    在王九泉彻底根除神雷余劲儿之前,想恢复鬼体完整,怕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现在也不想恢复,自从攻破长生关以来,他什么时候被人逼到过这种田地?

    怒火在心尖儿上烧得吱吱作响,稍稍稳住伤情,他便尖啸发咒,九泉幡在雷光冲击下,已经有些破损,可他还是不计后果地祭出去,茫茫烟气才动,他又擎出一块很规矩的圆扇形贝壳,与空气接触,便有涛声阵阵。

    他要用沧海古阵,将方圆百里封锁,非要擒杀那上清宗余孽不可!

    偏在此时,远方就是一声惨叫,彤红的火光在墨蓝天空,醒目得很。

    王九泉脑子一激:业火……浑燎!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这两天又调整,又顺大纲,更新颇不给力,大伙担待些,过了这星期,肯定会好转。百拜!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