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七星天衣 九五叱雷(下)

    失了死魔的掣肘,余慈心神猛然一畅,对至粹玄真的汲纳,自然步入正轨。【 飞】只觉得阳气蒸腾,生机流动,便如荒山之上,嫩芽破土,绿竹拔节,转眼之间,满眼青翠,生趣盎然,郁郁葱葱。

    想那玄武含蕴玄冥之法,意主藏敛,而藏至极处,阴极生阳,便要生发。如冬去春来,惊蛰雷鸣,万物复苏,正合了青龙真意。

    岂不闻“阴阳生反复,普化一声雷”?

    余慈便听到了那隆隆雷鸣,震荡四肢百骸,连成丹道基都颤动起来,若说震波如水,那已经将他全身重洗一遍。

    之前,他生死玄机投影三垣,生就的圆满真意,已将因佛光催化,而显虚浮的根基初步稳固,这雷音一起,由内而外,又是一轮洗换,夯基固本,自不必说。

    一年来,他求的便是稳固根基,抵御魔劫,这一下势头翻转,竟是转守为攻,在夯实的根基下,死魔栗然,虽是不能扫尽,他却隐约感应到其脉络源头,但想要进一步锁定,就有天机蒙蔽,难以捕捉。

    他也不以为意,这阴极阳生,产生的连锁反应,远非道基稳固、死魔慑伏这两项。形神变化尚不够直观,但一路雷鸣,在心内虚空,尤其是显化的承启天,却已具气象。

    承启天,风云变色,雷电交加,这便是阴阳反复导致的元气动荡,在央法坛之上,几件法器投影也还罢了,惟有那鱼龙外相,昂头望天,漆黑长躯微微颤动。

    鱼龙外相,含蕴的就是太古天龙真意,而此时他生死玄机寄托在青龙星域,同为“龙属”,焉能没有相通之处?

    尤其是雷声一响,所谓“吐云郁气,喊雷发声”,原就是龙之天性,又有“甲木”在东,为天干之首,普化万物,其象在天,为雷为龙,正可贯通真意,那鱼龙外相再也按捺不住,飞腾而起,在虚空往来盘旋,沐浴雷火,深浸星光,与东方星域遥相呼应。

    以余慈的性子,万物生发之力,体会未必有多深,但掌控雷火,运转枢机,却是他修道以来,比较擅长的一路,天人相合,浑化同一,几在眼前。

    然而另一方面,龙行九霄,风云激荡,当此天龙真意勃然而发,鼓阳正之气,与天地元气共鸣,百亩大小的承启天,倒是有点儿招架不住,一时间动荡不休。

    余慈正体会青龙威煞,也不管他,慢慢这雷光便有溢出,在碧落天外激闪,引来一行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三道人影呈品字形,从碧霄飞过。

    居于右翼的是莫枭,这位阴山派出名的剑手,很是躁动,自从他领了这份儿差事,就是如此了。

    阴山派,他与浑燎是出了名的死敌,都是步虚级别的剑手,都是前途不可限量,他却在一次“切磋”,被浑燎将肉身重创,不得不转成鬼修,此仇可说不共戴天。

    去年得知浑燎死在黄泉秘府外的消息,他欣喜若狂,这喜悦一直持续到几天前,阴山派突然又发现了浑燎的踪迹,但这时的浑燎已经六亲不认,杀伤了阴山派多人,突围而走。对此,莫枭更兴奋了,不管浑燎是发了什么疯、出了什么事儿,他现在有了光明正大将其手刃的机会!

    然而一路追来,他看到的是浑燎如神鬼般的剑术。他们这一行人,由宗门内有数的鬼修真人王九泉领头,还有四个步虚高手,却是徒劳无功,昨日,就在王老泉眼皮子底下,老魑还丢了性命,莫枭不得不怀疑,若是他真得到与浑燎放对的机会,他还有没有胆气,正面迎上。

    越是这样怀疑,他心思越是烦躁,尤其见不得风吹草动,偏在这时,勾老九一惊一乍地叫起来: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不算那些要人命的磁光磁火,碧落天域还是非常澄静的,可从他们这边看去,那处虚空像是蒙了一层乌云阴翳,里面偏又电光闪烁,特别明亮的时候,甚至能照出里面的模糊影像。

    观其大概,面积约有百亩,与他们相隔也不过十来里路,三个步虚强者,事先竟然没有半点儿感应。

    “什么鬼地方!”

    莫枭正没地方发泄,也不管别的,一剑挥出,剑气横空十里,击那处区域。

    前头舍牟和勾老九也没阻拦,碧落天域出现这情形,说不定就是什么异宝出世呢,况且,后头还有王九泉那位鬼修真人缀着,在北荒,还真没什么可惧之事——好吧,浑燎不算。

    剑气的,那处阴霾区域,似乎有所反应,光芒再度闪亮,虚空还响起一声轻爆。

    舍牟作为三人地位最高的,扭头问莫枭: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莫枭有剑气感应,呆了一呆才回复:“里面有东西。”

    三个鬼修都开始往那边凑,离了还有七八里路,阴霾区域,忽地电芒激闪,一个斗大的头颅探出,黑鳞顶角,那角却是金黄颜色,其形貌轮廓,分明是龙。更见一对巨眸,其亦是金光流灿,如两束强光,照在他们身上,所过之处,灼然如焚。

    三人都是有见识的,心都是一抖,勾老九心直口快,当下就叫嚷起来:“他娘的,这可是纯阳真火!”

    瞳纯阳显化,步虚强者也能做到,可在碧落天域,见什么都要高看一等,尤其是巨大头颅身后连缀的身子,长有十余丈,黑鳞密布,闪着晶质的光泽,充溢着力量感,没有人敢轻忽。

    未等三个鬼修有什么对策,忽有一道扭曲的烟束,自天外飞来。

    舍牟一见,就知道是王九泉的“勾魂烟绳”,想是那位鬼修真人见猎心喜,要擒捉了这龙属生灵,龙之精血、内丹等,对鬼修塑形可是大有补益。

    烟束临到金角黑龙头顶,就拟化为一只弯曲的手爪,也有七八丈长,要强行擒捉。

    那金角黑龙却是昂头长吟,吟声奔流,吹起的阳罡火气,便震得手爪连震,化形也有些散乱,竟是一击给伤了根本。舍牟三个都是震惊,又见天空之上,有电光纵横,雷声隆隆。

    碧落天域哪来的雷云?难道也是这黑龙掀起?

    受电光所扰,这里的磁光磁火也给搅乱,三个鬼修在七八里外也觉得支撑不住,往后退了一段距离,便在此时,他们身边一声铃响,人影由虚到实,显化出来。

    此人面孔清癯俊逸,虽以鬼修得长生,身体早凝如实质,身外有烟气九缕,曲绕回环,看上去仙风道骨,气象独具。

    三人纷纷叫起师伯,来人便是王九泉,是阴山派鬼修真人最活跃的一个,此时负责追索浑燎。不过很显然,他的兴趣有所转移。

    他招手收回勾魂烟绳,看了一下,脸上便露出笑容:“纯阳火焚,却还算不得精纯,倒是雷火之力,相当了得。”

    雷火为至大至刚之力,对勾魂烟绳这样的阴炼法器,当然,也对鬼修,有克制之能,但王九泉并不担心,他知道,双方在层次上尚有差距,而且,灵物再如何了得,也不如他手法器法宝来得凌厉。

    心念微动,九泉幡便显现出来,这件天成秘宝在他手,与舍牟等人还不一样,信手一招,灵幡飞动,方圆五十里,便有烟气叠出,一层层盘绕而上。

    这宝物有扭曲虚空之能,由一衍九,五十里方圆的范围,完全能当成四百五十里方圆来用,那已经是一个广大到不可思议的区域,以他真人之能,也不能控制自如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还有一件相配套的宝物,乃是一套阵图,可化为沧浪古阵,一旦发动,长生真人以下,擒杀随心。他正要取出来,当空一声霹雳响,那金角黑龙便飞腾起来,在九泉幡所化烟雾空间内游走。

    九泉幡的虚空扭曲之力自然不是轻予,可那金角黑龙长躯之外,有一层如纱衣织锦般的云气扫过,星光纷落,有七星齐耀。所照之处,九泉幡的法力便给锁住,运转艰难,什么扭曲虚空,都变成了自家扭麻花,再不成形。

    王九泉便以为是自己眼花了:这……太玄封禁,七星天衣?

    什么时候,太玄魔母真来了个“有教无类”,连妖兽灵物都能修炼这等法门了?

    他反应自然是一等一的快捷,一见锁拿不住,也不再放沧浪阵图,而是重整旗鼓,展开九泉幡另一重变化。数百年来,里面蓄积的巨量阴毒寒气化为滔天巨浪,又有玄冰寒意,准备将金角黑龙给击晕困锁,再论其他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眼皮底下,金角黑龙不管冰封浪翻,长躯昂然飞腾,漆黑鳞片之上,一层金光绽开。便以王九泉的修为,也恍惚一记,便看到万千雷火纷落,竟是无休无止。而这只是表相,真正惊人的,还在于雷火闪灭间,阳罡神烈之威,呼喝风雷,弥盖四方,竟容不下半点儿阴气。

    王九泉虽是鬼体,但到他这种程度,必是以纯阳之气为根本。可此时他就觉得,这纯阳.根基在雷音之下,竟也有呼应之兆,他已如此,遑论舍牟等?

    龙飞九五,雷音普化,天下阳动而从之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