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四十八章 投影三垣 半步登天

    “毕星、北落师门、招摇、天狼……个个都主兵杀之事,此人杀性倒重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”

    初时的惊讶过后,羽清玄倒是想到了一个问题:“若以此进驻三垣,后面到紫微垣,便是至勾陈,也不会到太乙。这可真是个麻烦。”

    紫微垣三十九星官、三百五十颗左右的星辰,各有天机呼应,与修士心性息息相关,她的担心绝非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圆光阁和九烟洞府相隔不过数里,她心念一动,便有神意透过,然而才抵外围,又倏地收回。不知何时,那洞府内层,竟是布下一个极厉害的禁制,将里面护得严严实实,她不想惊扰余慈冲关,故而神意一触便回。

    果然是颇有几分运数。

    如此禁制,也能在不动声色之间布下,这人的实力,比情报上可要强上一大截。羽清玄再度调高对余慈的评价,也在想,若是真的寄托“错”了星辰,又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念头再转,她又摇头:如今不过四星联动,距离圆满还差得好些,便是进驻三垣,也绝不可能一步登天,直入紫微。她大概是被余慈超乎常理的修行进度震了一下,竟然忘记了这些常识。

    移宫归垣乃是逆天之举,尤其在归垣阶段,没有步虚之力,根本就是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当然,见余慈的进度,她承认,此人确有希望凭借着自己的力量,一步步登入紫微垣,可那定然是步虚境界的后期。成功之后,马上就要面临长生关的压力,又如何能调适得过来?

    若余慈依她所言,通过“星轨”直趋而入,固然是要耗掉四十九年时光,但起步就在紫微垣,必将筑下最坚实的根基,这般修行,才有机会冲破长生关,将上清道统传下。

    传不下上清道统……想必朱师伯在天之灵,亦不会瞑目。

    感应,紫微垣那一颗算不得如何夺目的星辰闪烁,带起她一声浅浅叹息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又皱起眉头,看三垣星域里,一个晃动不休的“光点”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余慈现在有点儿乱。

    生死玄机寄托招摇星,除青龙星域外,其余三方星力也都传来感应,而且变化多端。前一刻还是白虎凶煞的肃杀,接下来就成了朱雀之灼热奔放,再一个恍惚,又直坠深海,体验到玄武沉厚之力,而这一切,往往都有青龙星域的勃勃生机游走其。

    如此变化,直令人眼花缭乱,照应不及。

    余慈好不容易筛下这些迥异的特质,还原星力之本,探索气机交互作用的机理,倒是很自然地想起了心内虚空的星辰天。

    那自高而下,垂落四方的天穹结构,就像是一个倒扣的海碗,其实任何一个修炼天垣本命金符的修士,其最终的气机运化结构,都应该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直接步入三垣的修士,是“由上而下”,从三垣“溢”往四象天域,算是顺天而为;不幸移宫归垣的修士,则是“由下而上”,从四象天域反推上去,最终才能在三垣搏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和先入三垣,轻而易举控制四方星域的修士不同,移宫归垣的修士必须接受一个基本事实:即未归垣之前,只能用“碗沿”上的某一点承重,注定很难找到平衡,聪明的做法是:舍弃整体,只留一部,比如在白虎星域就与白虎真意混化,不论其他,才能避免尾大不掉的局面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要一直持续到进入“归垣”阶段,只有在央星域找到支撑点,才能最终平衡四方星域的气机,将天垣本命金符推上圆满境界。

    说来简单,做来却难。

    苍茫而辽远的星空,任何人都无法把握,想要通过四方星域那粗陋的气机联动,找准支撑点,需得是将每一个“移宫”步骤都做到尽善尽美,用后天的艰苦磨炼,达成相对的平衡,这时才好捕捉天机,锁定目标。

    余慈现在,其实也只是移转三宫,最后的朱雀星域,只凭气机锁定。有此指引,日后修行确实水到渠成,但现实是,他无法以点代面,真正把握到朱雀星域的气机运化,“平衡”一说,无从谈起。

    可从另一个角度看,星空无垠,心内虚空的星辰天域却是有限的。

    某种意义上,星辰天既是余慈修炼法门的显化,又是天人交感的映相——这就是星空在心湖的倒影,当余慈在其找到了四方星域的位置,向间、向上方延伸,大致的位置总能找到。

    当然,只是大致而已。

    差之毫厘,谬以千里。他不可能凭借这个法子,精准锁定某个星辰的位置,只能确认,那里就是三垣没错。

    竟然已经到三垣了!

    余慈觉得自己应该表示喜悦什么的,可问题是,残缺简陋的感应,不可能帮助他“跳”上去,如今他的生死玄机依然寄托在招摇星上,在三垣星域的,充其量就是个投影。

    而且,是一个没有明确寄托对象的,孤魂野鬼般的投影。

    修殊胜行愿无量佛光依然照下,成为支撑他移宫归垣的最大力量,似乎永无休止,就是一个投影,也足以运转四方星域,有圆满之意,硬生生将他的层次再度拔高。

    可这时,余慈生出警觉。

    他以前一直注意,将天垣本命金符的提升和移宫归垣结合在一起,因为后者的难度要远远高于前者,他必须要借助升阶时力量,才能完成那一次等若星空迁徙的跳跃。

    可现在,移宫归垣的进度首次超过了天垣本命金符,余慈估计着,这和他贯通“筋络”有一定的关系,因为这使得本命金符的结构更紧密、更完备,甚至蕴藏着一些奇妙的、难以解释的神通。

    可是,他现在不需要任何不确定的东西。

    生死大事,容不得半点儿随意疏忽。现在的情况,分明已经不在计划了,他必须做出选择:

    继续,还是转移目标?

    余慈没有任何迟疑,转移!

    移宫归垣从来都不是本身修为的决定因素,它只是决定修为的“品质”和“可能性”,所以上清宗有“三垣”方可登步虚的传说,余慈当然想进“三垣”,也必须进“三垣”,但未必非要现在钉上钉子。

    不计损耗地使用佛光,他在顷刻之间,就将近十个符箓,磨成了种子真符,这本应该是常人四五十年的修行,佛光再强,也有底限,但他必须为接下来的程序留下余量。

    比如,湛水澄给予的心法,想做到尽善尽美,没有佛光加持,怎么能成?

    二十八宿级别的十二道灵符,已经汇入天垣本命金符,而投影进入三垣,那运转四方的圆满真意也反馈回来,将根基进一步夯实,余慈元神之上所悬符珠,放出千丝万缕的气机,重塑形神联系。这些变化在形体上还不显,但在元神处,就像是在表层镌刻下一层精致的花纹,又像是肌体纹理,使之更具质感。

    此乃先天纯阳显化之兆。眼下余慈若是阴神出窍,几可等若实质,不用符法,硬碰硬灭掉几个通神修士,等闲事尔。

    余慈睁开眼睛,神光打闪,香案上的碧游香便点着了火头,青烟袅袅而升。

    碧游香需要纯阳真火才能催发,余慈纯以目力点燃,这已经远超出还丹修士的层次了。

    无需呼吸收摄,青烟氤氲于室内,形成一个由烟气构成的圈子,地脉窍穴透入的灵气,经由烟气圈过滤、染化,自然变动,与他体内元气交流,感觉就大不一样,明显更有效率,也更具玄妙。

    按照无名香经上的说明,这就是长生人的吞吐天地元气的效果,妙用无穷。果然,刚刚显化纯阳之兆的神魂颇是受益,因为佛光成而略有虚浮的根基渐渐稳固。

    余慈将瓷瓶持在手,却不即刻打开,瓶的化液玄真太珍贵了,还是用做压阵才好。

    他默颂法诀,借助那特殊的元气吐纳之术,将身体调整到最适合的状态,然后就联系碧落天域的承启天,以形神物象的变化,影响那边的元气流转。

    在冲关之前,余慈早吩咐了虚生老道,此时承启天,一个真灵投影都不见,最是安静,没有任何干扰,一年来,储存起来的至粹玄真,以法坛为心,化为一道光束,冲霄而起,在天穹之顶嘭然散开,化为朦朦光雾,充斥百亩天域。

    余慈本体这边,立刻有了感应,泥丸宫,元神双眸大睁,放出纯阳金光,有破空穿云之力,与九霄云外的那处虚空遥相呼应。

    先天元气乃是元神存立之根本,莫看元神如今纯阳显化,金光焕然,却正如湛水澄所说,虚火旺盛,外表光鲜,残余的那一点儿根基,虽是千锤百炼,却固而不稳,本能地渴求雨露滋润。

    越是如此,余慈越要定心。

    死魔劫数无穷无尽,往往在希望到来之时,给人致命一击。余慈完全是把当前的情形当成劫数来对付的,他稳定心神,只是在运转心法,让那宝贵的光雾,一点点渗入天域,为其吸收,再汇聚成河,偏又加一个拦截的“大坝”,使之不至于立刻反馈到本体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