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化液玄真 招摇天狼(下)

    湛水澄用了何等手段,余慈是不甚清楚的,可那心法,却绝对是还丹阶段所无:只见其处处都落在汲纳玄真,运化生机之上,细想来,说不定就是由步虚术改化而成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

    他仍不知吸收了湛水澄所赠的“化液玄真”后,能增加多少寿元,可有一点必然要明确:

    这……人情,可是大了!

    呆了半晌,余慈定下心神,重又参悟心法,花了约有一日时光,确认施行无碍,随时能够运用,这才罢休,原本已经坚实的底气,也更为牢固。

    而此时,他必须要进入正题了。

    做好准备之后,顷刻间,余慈舍弃了一切不必要的情绪,进入到与死魔劫数抗争时,最熟悉的状态。

    江流石不转,可以说是对他当前最贴切的形容,他就像是一块在大江的礁石,任他风大浪急,魔劫滔滔,我自巍然不动,已经做到了他这个层次的极致。

    可是死魔劫数非比寻常,礁石再怎么砥柱流,不够份量终究不成,材质脆弱也没用。实际来说,先天元气就是“份量”,修为层次则是“材质”,这两样做不成,“礁石”最终还是会被冲走冲垮。

    先做哪样、怎么去做,其实没什么特优的选择。余慈用一年的时间思考、准备,还是决定,先把“材质”炼到极致,筑牢基础,再求份量。为此,他必须提升天垣本命金符的造诣,做好“移宫归垣”的功夫。

    泥丸宫,明光悬照。

    元神真性呈现赤子之形,而其头顶,那颗圆润的符珠,就是天垣本命金符。

    一年以来,由于要在承启天应对魔劫,运使符箓的频率和强度,那是寻常修士绝难想象的。在这种情势下,二十八宿符箓,已有一半结成种子真符,周天星数,像是玉京三光破元消魔符、玉宸启灵开天地.门法等与斩杀死魔密切相关的符箓,也尽都磨炼成“种子”。

    即使与再度进阶相差甚远,但单论修炼度,上清宗历代宗师,有九成九都要羞惭无地了。

    余慈一边内观本命金符状态,一边取出刚从寇楮那边得来的缘觉法界碎片,这样的收集,已经是第二次,前后两次加起来,数量已经是不少,尤其是那个被当成诱饵的碎片,份量十足,让他狠赚了一笔。

    此时,他身前已经摆放好香案,佛骨熔炉便供奉其上,前方插一根碧游香,却未点燃。

    确认一切无误,余慈启盒,其的碎片如被风卷起,纷纷投向佛骨之,被心炼法火烧尽。旋即彩光升腾,尺余佛像若蹑彩云,梵呗之声绕行室内,空间有限,偏有广大庄严之威。

    七色宝光当头刷下,正是修殊胜行愿无量佛光!

    第二次见到这无上神通,那些佛颂禅唱反倒模糊起来,余慈自去观照泥丸宫的本命金符,便见异彩流转,有跃然发动之势。各种子真符不提,那些个差了火候的符箓,便如同张开了一个个贪婪的嘴巴,要将佛光吞下。

    气机跃动,余慈却是心神安定。

    首先当然是二十八宿符箓,剩下的六个,完成这些种子真符不难,难就难在要与移宫归垣同步进行,就算是有了两次经验,余慈仍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由散星入趋白虎,是与杀伐之气交相感应;由白虎转入玄武,则是借剑意敛藏之机,贴合天机变化。而这回,则要比上面两回难度更高,而且再没有什么技巧能够利用,他要凭着佛光神通,强行冲关!

    也在此刻,圆光阁里,听香苑,虽是相隔亿万里,羽清玄一本体、一分身仍是同时抬头,感应星象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锁定目标,朱太乙的混淆天机之力对她再无作用。在她通究天人的感应,玄武星域,属于那个小辈的生死玄机,从深沉的藏敛“醒来”,借着一种奇特莫名的力量,奋力一跃,与另一方星域相接。

    北落师门光华收敛,而在另一侧天域,一颗相对暗淡的星辰则是接连闪烁。

    “果然,死灰燃尽,难以尽情生发,只能说是差强人意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紫蕖发现宫主的异态,她也聪明,知道是说余慈,按着学来的星象知识,想了一想,仍不太明白:“宫主,怎么个差强人意法?”

    羽清玄轻声道:“不算那颗散星,他第一回寄托生死玄机的星辰,居于毕宿,星力灼然,甚是契合;其后北落师门不必说,乃是天域第一等的大星,光华朗朗,自具玄妙。而此次投放生死玄机,却是落在招摇星上……”

    紫蕖想了一想,有点儿明白了:“招摇星确实不太明亮,这就证明他失败了?”

    羽清玄莞尔:“他身上死气充溢,或是正受心魔困扰,与青龙生发之势迥然有异,能够移转星域,已经是很了不得,况且寄托星辰本身,对他修为并无妨碍,哪有失败之理?只是招摇星主兵杀,与青龙星域真意相悖,此后要蹉跎一段时日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又有些不悦,如此蹉跎,岂不是更加无望?

    心念未绝,感应又变。便“见”天域,有一道目力永难发现的奇妙“线条”,自招摇星起,一路延伸出去。转眼出了青龙星域,转入朱雀,与那边最为明亮的一颗星辰交接,灼灼光芒,令周围星辰,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“再转天狼?不,还没有,这是双星……嗯,四星交感。”

    余慈猛地睁开双眼,眸神光朗照,深渊血潮都似是燃起了火,修殊胜行愿无量佛光依旧没有消减之势,凭着佛光神通,他硬是将十二个二十八宿符箓精进圆满,但这个,还未足够!

    本命金符已经完成三次种子真符的拼合,九曜六符、元辰六符、二十八宿。三次合起来,共计二十四枚。再算后面周天星数,有两枚已成,这样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二还多。而经过这些年来的运用,尤其是近一年来,在承启天的支持下,无休止地运使符箓,他已有了更进一步的心得。

    天垣本命金符初成时,他明确生死玄机,知道追复生魂定星咒、延生度厄本星咒、太阴役禁厉鬼术、北斗劾魂注死术等符箓涉及生死大势,自成脉络。

    接下来他又觉察出,太阴炼形法、藏洗日月存炼符、玉宸启灵开天地.门法,三符递进,洗炼形神、通达骨络,又成一体。

    若将天垣本命金符视为类似于人身的整体,这两条“线索”,就像是两条“大筋”,有通贯全身之势。将原本层次分明的符箓,连缀成一条上下通达的脉络。这样一来,纵横交错,其结构比原来更为清晰明确。

    由此余慈更返归基础,想到朱老先生传授的“诸天飞星”符法,按照窍眼多寡,可以划分为九曜、十二元辰、二十八宿,周天星数四个层次,而按照功能区分,又有诛邪、炼度、祈禳三部。

    受此启发,余慈除了在“横向”的层次下劲儿,也开始深入研究“纵向”的符箓脉络,果然有了新发现:

    出有入无飞斗符、虚空神行符、二十八宿的隐沦飞霄符、周天星数的解形玄变符,都是由遁术生发,后来就有解形存神的避劫之功,可视为一体,此“筋络”在祈禳部;

    无生劫星宿破魂神光、二十八宿的赤天降魔金光符、玉京三光破元消魔符都是以击杀魔物为主,又都是“神光”体系,也能融会贯通,此“筋络”在炼度部;

    九曜龙渊剑符、剪虹绝光法、二十八宿的太白赤血杀咒、周天星数的太一斩邪符,都是锋芒毕露,破空断云,彼此共鸣,有“剑符”之意贯之,此“筋络”在诛邪部。

    这些个都是余慈验出条理的,由此形成一条条筋络,穿插并行,贯通三到四个窍眼层次,形成独特的气机结构,有种“一以贯之”酣畅感。这是余慈在以前从未发现,或是忽略了的。

    他能够感觉到,这是一个高效突破目前困局的契机,所以他要去做!

    二十八宿符箓已成,等于是这些“筋络”已有大半完成,接下来,余慈早已经安排好了侧重点,像是北斗劾魂注死术、太一斩邪符、解形玄变符这些关系到“筋络”完整的周天星数符箓,就是照顾的对象。

    不计成本和消耗,凭借着寇楮、李闪这一年来的收获,修殊胜行愿无量佛光就像是永无衰竭,加持在天垣本命金符上,元神真性更放出光芒,与之相接,借佛光神通,以几等于无的消耗,解析变化,与之相应,刚刚转投的招摇星,果然是放出气机,与其他星域对接。

    余慈微昂起头,来自青龙星域的勃勃生机,透过星辰,转接而下。此时尚不及在前两处星域时,浑化同一的妙处,可是在另一方遥远的星域,却有一团炽烈如火的力量,也丝丝缕缕渗透进来。

    余慈知道,那是天狼星!

    这还不止,还有毕星、还有北落师门,生死玄机没有移动,却有某种奇妙的联系,发生在四颗星辰之间。

    再由此拓展开去,更是发生在四方辽阔星域之间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搞设定很爽,写设定就悲剧了。今天晚上还有点儿事,只有这三千字,剩下的一千,容后补。

    呃,其实我觉得挺好懂的……要不,看懂的留张月票啥的?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