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四十六章 百岁之约 万事俱备

    这是威胁吗?

    垂头看了眼受压迫的胸口,余慈微微一笑,这是发自内心的笑容,绝没有半点儿虚假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

    这一年来,他做的最多的事,就是在死魔劫数的威胁下,如何维持“不动”之势,包括先天元气的坚固、元神真性的明透、肉身机理的稳定和心念意志上的硬朗等一部完整的“章”。

    死魔临头,他消灭不掉,解决不了,但却能够用一次次坚忍的磨练,将自身破绽一点点地挫消,形成无懈可击的防御态势。什么样的死亡,都无法动摇他的根本,所谓“江流石不转”,即如是也。

    死亡在他这里被“异化”了,羽清玄要用这种方式,他倒是更为放松。

    “在下觉得,只要活着,就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必发什么感慨,朱太乙没有对你说起过,极轨天珠的用法?”

    余慈保持着笑容,很老实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这么挥霍自己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胸口骤然一闷,压力在增大,余慈的心脏脉动相应地调整,不是变快,而是更慢了,有外力帮忙,省劲儿嘛。

    这是自然的调整,早已进入余慈的本能。

    羽清玄声音沉沉:“挥霍之后,再懂得精打细算,也没用处。朱太乙送你极轨天珠,想必是要借此助你锁定他那太乙星,然而就算是由我出手,搭建起来‘星轨’,送你移转星域,也需要四十九载,随后还要精修苦练,力争长生,百年之期,也是少的,那时你早已骨肉化灰,朱太乙的期许,又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星轨?

    余慈表示更深的不解:“我从来没想过用什么‘星轨’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只说半截,其实他觉得,借助修殊胜行愿无量佛光,已经是最快捷的办法了。四十九年……他可绝对不准备用四十九年,才闯入步虚境界。什么星轨,他不在乎!

    羽清玄回应平淡:“志气可嘉,然而紫微垣有三十九星官,近三百五十颗星辰,你确定归垣之后,可直抵太乙星?若不能抵入太乙,接受上清道统,又凭什么让你活着?”

    道统?这就是朱老先生的愿望吗?

    余慈念头转动,脸上依旧在笑:“活便活了,也不凭宫主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谈话到这儿,有点儿进行不下去了,余慈倒也不想和这位了不起的大人物搞僵,只不过,这位并没给他缓冲的余地。他只能针锋相对,反过来若是低脑袋、赔小心,被直接抹掉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气氛僵滞很久,余慈已经暗联系小五,准备一有险情,便借承启天转,将小五投影在此,投影对投影,距离不同,消耗不一,想来还是小五胜算大些。

    但必须要说,他绝不愿意就此翻脸,所以,数息后,他主动开口:“如果是朱老先生的愿望,我愿尽一切努力满足,这和所谓‘资格’毫无干系。”

    “空口白话。”

    “宫主说要相助,在下也觉得是天方夜谭。”

    眼看又要僵掉,羽清玄却语气一缓:“我何曾说过要助你?不过是还上清一脉的香火情分。现在,我拿走极轨天珠,而你若想活命,要做两件事。”

    余慈用沉默回应。

    羽清玄继续说话:“第一,你去寻找延命之法,以一百年为最低限,达到这个标准,你来找我,我以‘星轨’将你的生死玄机送入紫微垣,进入步虚境界,接下来,你就要用剩下五十年的时间,证道长生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咧咧嘴角:“第二?”

    “第二,培养出一个修炼天垣本命金符的上清弟子出来,一旦事不能成,便要代替你寄托太乙,承继道统。”

    余慈一听就乐了:“前面还靠谱,后面这条,难道羽宫主以为,天底下谁都有你们太玄一脉教徒弟的本事?我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面色微变。胸口连震,来自前方的强压,化为千丝万缕、又震荡变化的力道,在此处汇结。

    他此时全身精气尽都封存,如枯井一般,但相应的更是敏锐,当下就提气相抗,要将这力量挡出,然而双方乍一接触,那边力道变化便已消散。

    余慈没有大意,泥丸宫,元神悬照,无形灵光转眼在体内扫荡七八遍,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,他才不相信事情会这么简单,盯死那天蓝斗篷,眼睛已经没有掩饰,变成了幽暗的血色。

    羽清玄也没想到余慈的反应是如此迅,她投影过来的力量层次并不高,在不伤人的前提下,想加持封灵术,还真比较困难,她也不想就此罢休:

    “我施封灵术,可在你死后,制止灵光流散,助你转生,且对你平日生活、修行全无影响,何必紧张?”

    余慈讶然,太玄封禁这也能做到?长生以下,转世重修只是个美好的愿望,不说难度重重,只说在母体走一遭,那胎之迷谁人能挡?最后还是变成一个浑浑噩噩的婴孩,与死无异。

    要是太玄一脉能做到这点,天底下的修士还不前赴后继地找上门去?

    果不其然,羽清玄随后道:“转生后胎迷难解,但能护持根基,印入先天灵识……至于此后之事,便与你无干。这是第二个条件!”

    这羽清玄,分明是认定他难以补上百年寿元,直接就预防万一,做他的身后事了,这样还有什么好说的?

    余慈哈地一笑,不再多说,也不管那极轨天珠了,开始后退。

    对面也没逼迫,只在他快要到门口的时候,沉沉道:“不能自救,空有信心也枉然。”

    余慈不说话,也许这位羽宫主是好心,但确实与他现况不符,他没必要多此一举,这些东西,也没必要解释。

    加在身上的压力时时起伏变化,羽清玄从来没有放弃过出手的想法,不过余慈总能针锋相对地做出气机反应,而且,她的无上灵觉也有种莫名的警惕,觉得除了表面上的东西之外,余慈那边,还藏着什么。

    石门很轻易就打开了,门外两位战力高强的女修,也没有任何动作,当然,凌厉的眼神不算。

    余慈知道这是关键时候,他也退让一步:“百年寿元之约,在下愿意遵守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就转身,身侧身后均无反应,余慈松一口气,也在此时,后面,紫蕖有些不怎么情愿地开口:“三宫主还给你留了两样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等余慈走出圆光阁,已经是一刻钟之后。他并没有因为这一场意外受到影响,继续按自己的计划进行,当然,心里面不免多了一事。

    如此,他出了真修圈,寻了一辆“恰好”经过的蜥车,在城转了一圈,逛了几个商铺,采购一番,在此过程,关键的东西已经入手。

    回程,有人驱车赶来:“九烟老弟!”

    余慈便笑,在丰都城,顾执的消息真是灵通,倒免了他找上门去。

    顾执直接跳车过来,一点儿都没有因为相隔年余而显得生份:“老弟终于出关了,怎么不去找我?”

    余慈用“九烟式”的态度回应:“正要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还要劳烦顾兄,我冲关急需不死丹。”

    顾执大惊:“老弟你要冲步虚?”

    这显然是个误会,余慈摇头:“延命而已。”

    延命又怎能用“冲关”来表达?顾执心疑惑,仔细看余慈面相,隔着一层乌蒙蝉蜕,他当然看不出真实的东西,只有从眼神里找,而余慈早就遮住眼异象,眼眸看起来灰黯无光,倒让顾执很是头痛。

    别看他手不死丹从未断货,可那也是修行界少有的延命长青之宝,一颗的价值,就等于是一件五重天的法器,七八颗加起来,甚至比玄真凝虚丹还要贵重。也就是以长青门的财力,和得天独厚的优势,才能确保供应无忧。

    他上次给余慈四颗,已经让师兄训斥一番,这回再给出去,若是不见效,他可真要灰头土脸了。

    想是这么想,顾执却也非是常人,面上笑容不改,已将药瓶拿出:“这里是五颗,服用不死丹,十颗以下还好,再往上,非得让我师兄来配个方子才好,老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次出关之后,当随顾兄前往华严城,拜谢青松先生。”

    这几乎就等于是允诺给长青门出力了,顾执哈哈一笑:“老弟这回要闭关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不会再有一年。此次延命之后,我想着稍稍休整一段时间,再出外寻找进一步延命冲关之法。”

    顾执也不意外,点头道:“老弟果然还是有为之人,北荒之地,不应是老弟你长留之所。”

    九烟的表现确实如此,到北荒来的修士,绝大多数都是心灰意冷,自甘堕落,像九烟这般身处绝境仍不忘上进的,实在是少之又少。顾执也没想过要将九烟留在门多久,这方是聪明之举。

    “对了,苏雨仙子等了你约有五个来月,走的时候,还留下一封信笺,如今应是寄留在天篆分社。老弟你不妨去取来?”

    余慈点头,表示知道了:“出关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万事俱备,只看最后一搏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