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四十五章 隔空密会 极轨天珠

    紫蕖的言语表达非常古怪,余慈有点儿不太想去,但也只是个念头而已,他几乎没有迟疑,便回应道:

    “请紫蕖姑娘引路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”

    不一刻到了圆光阁,余慈对这里也算是熟悉了,不过看起来,紫蕖并不打算引他进入原来湛水澄的居处,过了前厅之后,就拐到了另外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余慈仍是不紧不慢地跟着,心里面没什么别的想法,既然来了,早晚要经一场,何必多想?思虑费神,他也要节约着用。

    两人整体的方向是朝下的,余慈也看出来了,这里应该是靠近地脉窍眼,更有法阵罗列周围,是圆光阁紧要的修行之处,他的洞府内,也有类似的布置,当然,比圆光阁差得远了。

    他这么走着,紫蕖却是有些奇怪,一层层法阵的灵光扫过,起的是一个检测的效用,每个经过的人都要有点儿气机反应,可这九烟气息自然收敛,便如枯井一般,几乎没有任何反馈,能做到这一点的,根本就是死人!

    紫蕖忍不住看去一眼,也在此时,前面渐渐宽广的视界,出现了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是那宫主?

    余慈心刚生出这念头,就给修正了,不可能,现在还没有到地方呢,那一位无论如何也不至于亲来迎他。

    离得近了,看得更仔细些,他眼皮忽跳了下,眼前这位,很是眼熟。

    那人站在法阵灵光之,在脸上覆了一个丑陋的雷公嘴面具,身姿却显出,是一位高挑健美的女性,身上披一层甲胄,完全按照体形曲线打造,大半是金属材质,部分则缀以柔软的丝甲,如此倒更突出其惊心动魄的形态美。

    不过,其肘后部突起的尖刺锋刃,也绝对可以让人心头凛然。

    这位,余慈确实是见过的。

    重器门的人物!

    当年在剑园,就是这女人追杀,将他两度逼入地下,狼狈得很,一晃五六年过去,此人倒是无甚变化,当然,修为是长进了好多,一时间倒是看不出深浅。

    啧,他早知道重器门和蕊珠宫的关系,可现在已经全然不遮掩了吗?

    紫蕖和这位披甲女修打了个招呼:“英,九烟已到。”

    余慈算是第一次知道了“旧仇”的名字,那边英略一点头,丑陋的雷公脸面具上,铁青底色和古铜尖喙,闪烁冰冷的金属光泽,甚至掩过了她眸子的神采。她一语不发,转身在前面领路,依序开启后方的几座石门。

    圆光阁的这种防护,真是让余慈本人的洞府望尘莫及,最后,他们来到一处约有二十尺方圆的静室,室内无人,只有一颗明珠照亮。这里应该是做修行之用,可是余慈看到,室内处处画着符纹,导引灵气,固然是玄奥非常,却使得原本精纯的灵气分流,修炼的功能被严重弱化了。

    不用说,这是蕊珠宫哪一位的手笔吧。余慈摇摇头,这样一样,圆光阁这个修行的上好窍眼,可就要废了,至于什么“宫主”,连个影儿都不见。

    余慈倒是很沉得住气,垂手站定,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英进来静室之后,径直走到符阵的关键处,后面,紫蕖关闭了进来的门户,原本已是静寂的环境,更是绝去了其他一切声音,只有生灵吐息的感觉依稀留存,这里面,不包括余慈的。

    紫蕖又看他一眼,而这时,前面的英伸展手臂,呼啦一声,静室内的光线猛然一暗,英手上,一件天蓝颜色的斗篷展开,随即覆在符阵核心区域,上面缀着繁密而规整的纹路,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余慈意识到,这也是一件经过特殊设计的法器,随后,英在室内走动,开启了符阵的几个关键节点,细密的气机运化开始。

    余慈不免要表现出一些惊讶的态度了:“你们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紫蕖竟然回应了:“宫主尚在飞泉山,需投射分身在此。”

    好嘛,果然是这样。飞泉山,那是在离罗江下游,南国界域,离这亿万里开外呢。

    余慈嘴角抽了抽,未等感慨的心念明晰,头发忽地一紧,仿佛是一道冰泉倾下,清凉寒彻,又有着沛然大势,让人难起抗拒之感。而符阵上的天蓝斗篷,则似是被什么东西撑起来,显出模糊的身体曲线,兜帽之下,则一片空洞,不见面目。

    室内,紫蕖和英都跪了下去,恭敬行礼,然后,依次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怎么,还是一场秘会?要说余慈在剑园时,见过类似的情形,只不过那时支撑的一副重甲,那重甲此时还放在他的云楼树空间里呢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倒是有点儿想笑,嘴角刚勾了一勾,全身又猛地一僵,空洞的兜帽下,有一束无形的压力抵至,类似于常人的眼神,但更为虚缈深沉。

    余慈知道,遥远的虚空之后,确实有一位此界顶尖的宗师人物看着他。

    紧接着,那人自报家门,用似曾相识的话音道:

    “又见面了,我是羽清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淡淡一句话,便如一把利刃,戳破了乌蒙蝉蜕,撕开了卢遁、追魂等等虚假的壳子,直抵他的根本。余慈只能保持沉默,坦白说,他的脑子出现了一刹那的断层,这是真正的“震惊”,绝不以意志为转移。

    同样的,人之本能也让他心里缀了个沉甸甸的疑问:她是怎么发现的?

    对面,斗篷之后的那位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,似乎宣告,又似解释:“天垣本命金符确是上乘修行法门,只是上应天象,难有私密。或许是如此,朱太乙自落本命星,虚位以待,又为你遮蔽天机,不过,我能看破。”

    听到朱太乙之名,余慈心里就是一抽,朱老先生对他的关爱照顾,他此生难偿,至于羽清玄所说的事情脉络,倒不那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他继续保持沉默,对方则继续不紧不慢地说话:“一年前,水澄要我救一个据说是修炼太玄封禁的天才人物,我以紫微斗数算你寿元时,才将星象对应,你已经寄托星辰于北落师门?”

    好吧,湛水澄也是想帮他的,只不过貌似求错了人……现在瞒扯,实在没有意思,余慈缓缓吸气,咧嘴笑了一下:“羽宫主,剑园别后,一向可好?”

    这算是正式承认了。

    此时符阵迸发的灵光开始收敛,然后余慈就看到,天蓝斗篷略一抖动,径直从符阵走出来,离他极近,那黑沉沉的兜帽空洞,真的很给人压力,有那么一刻,余慈简直以为羽清玄要下杀手,但最后只等来了一句话:

    “你受的是法门亦或道统?”

    余慈怔了下,他知道羽清玄的意思,受法门可说是个例,但受了道统,那就等于是接了上清宗的传承,以羽清玄和上清宗那扯不开的血脉联系,态度自然会有极大的不同。

    最安全的说法无疑是后者,但余慈最终也没多话,他考虑一下,取出那由朱老先生交给他的紫红珠串,在手上一晃,现在,应该是最应该使用的时机吧。

    他至今不知朱老先生给他珠串的意义,但愿意遵从朱老先生的安排。

    手上一轻,那紫红珠串已被对面的斗篷人影摄去,余慈眉头微皱,但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羽清玄只是投射过来一道清气,借物拟形,并没有真正的躯体,所以那紫红珠串就像是浮在半空,慢慢旋转。接着一声微响,其一颗珠子竟是给分出来,珠串整体则没有受到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余慈眉头又是跳动,但还没有做声,因为他知道,那颗木珠,是朱老先生后来加上去的,里面是天垣本命金符的修炼法门。

    哧地一声响,那颗单扯出来的木珠,竟是给弹回来,余慈接住,目光却看那边的珠串,最后忍不住提醒一声:

    “羽宫主,这是朱老先生赐我之物!”

    “是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“确切地说,是给任何一个能够运使这‘极轨天珠’的上清故旧的。”

    朱老先生说这珠串没有名字,羽清玄却说是什么“极轨天珠”,余慈其实信后面的更多些,只恨所得的信息太少,完全被羽清玄牵着鼻子走。

    他还迟疑是不是要多耗些脑力,珠串已经不见,天知道让羽清玄收到了哪里去。紧接着,便又听她道:“你的寿元消耗仍超出常理。”

    余慈也不惊讶,这事情也没什么好瞒的,只点头道:“宫主慧眼如矩,还有大概三五年的光景。”

    但很快就不是了,余慈有把握将其迅抬高到一个较稳定安全的阶段。

    羽清玄反倒静默下来,好半晌,才又发声:“朱太乙很会教徒弟,可惜,徒弟却是个蠢货。”

    余慈没有反驳,他相信,朱老先生为他做了这么多,肯定对他有未形之于口的殷切希望,而以他如今的境况看,说一个“蠢货”,并不为过。

    正想着从羽清玄那里得到更多的消息,胸口忽地一闷,华丽的天蓝斗篷微掀起来,那未化为实体的压力,似乎就是投影分身无形的手,揪着他的心脏,随时可以一把捏碎。

    “活不长,你活着还有何意义?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培训快要结束了,应酬也多了起来,再加上回家耗时,最近几天更新不力,建议大伙儿晚十点后就不要等了,早睡早起才是王道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