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四十四章 生机沉淀 深渊血眼

    为主上办事,怎么小心都不为过,寇楮一直加持着五方通灵符,这是主上赐予的能力,对生灵的敌意感应尤其敏锐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八里之外,就有这么一个目标。

    是谁?

    寇楮很是疑惑,他和李闪这一年来确实在北荒东奔西跑,但完全是收集宝物碎片,不涉其他。两个通神境界的穷鬼,也没有任何打劫的价值,便是有,也没必要偷偷摸摸地在八里之外缀着。

    八里呢,没两把刷子,是绝不会放开到这种距离的。

    寇楮定下心神,和李闪又说了两句废话,这才动身,两人的神经暗已经绷紧了。

    他们距离丰都城本就不远,一路急赶,不过半日,就已经踏入丰都城的郊野,虚生派人驱车过来,他们登上了车,在期间,后面的尾巴一直缀着,而且似乎也有别的接应,这已经不是个人问题了。

    在车上,李闪松了口气,论机变,他肯定是在寇楮之上的,越想越不对劲:“是不是昨天……那一轮买卖太顺了!有人专门给咱们下套?”

    寇楮嗯了一声,心神倒是渐渐笃定,这边的消息已经传给了主上,有他老人家关注,自己还怕什么?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“有目标,有接应,想必就是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邵福打了个呵欠,懒散的态度表露无疑。他就是卖宝物碎片给李闪的人,其真实身份乃是盘皇宗三代弟子,最精于潜形匿迹之术的一个,修炼是无形剑诀,有还丹阶修为,也算是宗门着力培养的英才。

    这一年来,盘皇宗的日子绝不好过,在黄泉秘府争夺战,宗门没被抓着明面上的把柄,但人家八景宫又岂是好欺的?

    一道责难的符诏下来,盘皇宗在双盘城的根基,一下子就萎缩了大半,刺曲、破劫两位祖师,都是深居简出,十个人里有**个不知道他们在哪儿,甚至有传言说,这二位已经被辛天君镇压在某地。宗门弟子的活动更是大大受限,如今出来办事儿,也是偷偷摸摸,好不让人生厌。

    当日黄泉秘府外,那一场暴.乱,他也参与了,当日刺曲所言,余音犹在,盘皇宗就成了烂摊子,确实是好的不灵,坏的灵。也怪不得这段时间,已经有几十个弟子叛出宗门,转投各堂口、门派名下。前段时间,就有血报堂的管事找他,邵福心里其实也有些意动,而此时,他被派出来做事了,这种情况下,他的态度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他只希望早早抽出空来,和血报堂那边谈谈条件:

    “再跟一下,准备动手!”

    在丰都城接应他的这位,态度可就端正多了,端正到只会说一句话:“还是等上面的意思吧?”

    邵福本懒得理会,可见这人面生,又是个鬼修,肯定不是盘皇宗的,就问一句:“老弟你听哪个‘上面’?”

    鬼修摆出茫然之相,邵福摆摆手,再没兴趣说话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,盘皇宗后面,有个“王上”,是一位极了不起的大人物,不过,对他们这些弟子而言,所谓“王上”的神秘和威严,一次败仗就败落得差不多了,邵福也没有什么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那“王上”从未露面,倒是派了个使者,就是赵子曰,据说死在了黄泉秘府。而那人在北荒,似乎还管着一支力量,属于什么‘十方’治下,眼下这鬼修,应该就是了。

    以前这些事儿,宗门可不会让他这样的三代弟子涉入太多,而如今,局势紧张,宗门内的步虚强者,动一动都有几十道目光盯着,可用之人越来越少,自然就难以顾及。

    可如此行事,岂不更是千疮百孔?

    这他娘的就是条破船啊……

    感叹未尽,那辆蜥车已经减慢度,拐入了城郊一处建筑较为密集的区域,他和那鬼修也跟过去,由于这里人烟渐密,干扰颇多,他也要靠近一些。很快,他们进了街道,鬼修很称职,对这里的地形还是非常熟悉的,邵福锁定方向,鬼修选择路径,进度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“他们停下了。”

    邵福提醒鬼修,注意距离,脚下自然放慢。此时他们来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,街上人影稀少,也在此时,另一条巷道,有一个五六岁大的女孩儿拐过来,彩衣雪肤,十分可爱,邵福往那边瞥了一眼,然后就看到了,一圈五色光芒涨开。

    光芒一闪即逝,而街上,已是空空如也,邵福、鬼修、还有那小女孩儿,统统不见了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余慈睁开眼睛,这是他一年多来首次做这个动作,体外似是蒙了一层厚厚的膜,给躯体以压力。稍稍怔了下,他才记起,这是乌蒙蝉蜕。他的肌体是前所未有地敏锐,像乌蒙蝉蜕这样,几与本体同化的宝物,也让他觉出异样。

    目光烛照幽室,室内摆阳春面和一年前没有任何变化,在辟尘法阵的作用下,连灰尘都没多一颗,仿佛一年的时光在这里凝滞了。

    余慈则不会受此错觉所扰,他做了一个缓缓吸气的势子,其实一点儿外界的浊气都没进来,天灵处却似是开了个口,有源源不断地纯粹精气灌入,这是他一年来在承启天积蓄的后天精元,对寿数无用,却能调和阴阳,使全身上下的骨头关节,都在鸣动,筋络伸缩,毛发簌簌微响,整个身体发生着全面而细微的变化。

    这是他筋骨皮肉从一年的沉眠醒来,适应新的活性。

    然后他下了榻,随手凝结水汽,成了一面镜子,照出黑漆漆的模样。这实在看不出什么来,余慈干脆揭下了乌蒙蝉蜕,水镜,现出他赤条条的身体。

    皮肤非常之苍白,没有半点儿血色,连血管都难见到,肌肉线条不像以前那么流畅,虽说没有赘肉什么的,但也没了光泽,如果仔细看,所有的毛细孔都封闭了,相应的,口鼻呼吸也完全停止。

    他的脸盘非常瘦削,眼睛凹陷下去,使得轮廓都变了形,现在他要是走上街头,恐怕就是熟人见了,也没几个敢相认的。

    余慈一点儿都不惊讶,身体的变化,是为了最大限度减少先天元气的损耗,如今他躺在地上,十个人里有九个都会认为他是死人,前提是,没人会看到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便是余慈,见到水镜那对幽暗的眸子,一时也有点儿失神:从看不清瞳仁和眼白的界限,有暗红的颜色掺在里面,仿佛在黑沉沉的深窟里,翻涌的血浪。

    这是一对能让人做噩梦的眼睛,是一年来与死亡共存导致的气机异化。

    余慈深深吸气,闭上眼睛,很久才睁开,这时眼眸总算是恢复了正常状态,就是显得灰黯无光——出去见人倒是没问题了。

    重新披上乌蒙蝉蜕,恢复到九烟的状态。很快,封闭一年多的洞府石门打开,余慈走出门外,眼眸纳入外间如星辰般的人工光源。

    即使隔了这么长时间,有虚生和寇楮这些耳目,他对丰都城乃至整个北荒,并不感到陌生,他甚至知道自己要找的顾执,在城的哪个位置。

    一年多没有动动,用缓慢的、最少消耗的步,行走在空荡荡真修圈内,余慈觉得自己像一个老人家,一切有活力的东西都沉淀下来,对周围天地的影响力,也降低到最低限度。

    这种状态,真的让人很不舒坦,所以,他要尽快摆脱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小五的意念通过承启天传递过来:“呜,肚子不舒服……”

    作为五岳真形图的元灵,二十五路符禁的集大成者,小五也是具备虚空神通的,否则岂能与黄泉秘府如此契合?只是化形之后,“人”之一面越来越明确,刚刚“吞掉”两个跟梢的,就有点儿不适。

    余慈就笑,也十分羡慕,小女孩儿那虚空神通,才真叫一个举重若轻,境界的差距便在于此。

    “不舒服就把他们扔到承启天吧,回头我自会处置。”

    小五“噢”了一声,如释重负。余慈又是一笑,其实不问他也能猜到一些,在北荒,对缘觉法界碎片感兴趣的,说来说去,不就是大梵妖王那边吗……

    嗯?余慈断思绪,抬起头来,前面有人挡路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说话的声音也显得有些缥缈,几如游丝一般。比较尴尬的是,明明是熟面孔来着,可那名字到嘴边,余慈竟是生生地给忘了。一年来在死魔劫数里挣扎,对一些浮飘的记忆,他的反应有点儿迟钝了。

    面前的女修用一种比较古怪的眼神看他,半晌才道:“你终于出关了,跟我来吧,宫主想见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宫主”这个词儿,给了余慈一个刺激,让他一下子想起来,眼前带着点儿骄傲的女修身份:“紫蕖姑娘……三宫主不是已经离开了?”

    据余慈所知,早在大半年前,湛水澄就离开了丰都城,说实话,今天见到紫蕖,他可是相当吃惊来着。

    紫蕖看他一眼:“三宫主也留了点儿东西给你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尽量向前调整时间,请大伙儿支持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