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 塞翁失马 乐极生非

    幽蕊的问题,自有虚生去解决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

    说起来幽蕊神魂也植有神意星芒,同样是承启天的“组成部分”之一,不过由于个人的抗拒,其真灵一直没有显化过来,余慈也不管。

    现阶段,余慈的重心全都放在与死魔的拉锯战,就算现在已经有了突破式的进展,却仍没有分心旁顾的意思,他确实没那份儿精力。

    和死魔劫数的“交战”,是一件非常非常辛苦的事。余慈早早就将其拟化为一个“高手”,他要尽全力才能抵御,偏偏这个“高手”又是个绝不会出现任何疲累的怪物,

    这一年来,余慈就在和这样的怪物打生打死,纵然他有心炼法火仗恃,有短暂的回气时间,可另一方面,勾连天地阴邪之气的死魔劫数,也是水涨船高,始终保持对余慈的强绝压力。

    早前单调的死魔化形冲击,早已经进化,以千万种死劫法相轮番轰上,一年的时间里,余慈可说是经历了世间所有的“死难”威胁,其间,他只要露出半点儿破绽,为其所乘,就只有一个“死”字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一年来,余慈不知道自己的修为有否进步,却能够用最充足的底气确认,仅就“死”之一事,他已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不过,他绝不轻视死亡,因为他明白,世上绝没有任何一个东西,比死亡更为坚定、更有耐心,那是一个真正了不起的“敌人”!

    虚生去处理幽蕊了,余慈身边还有小五。刚刚因为好奇,惹来一个麻烦,小女孩儿挺愧疚的,低着头不说话。这一年来,小五还是那么懂事儿,不过各种心思变化也比以前多了许多。

    当然,余慈仍然能够一眼看穿她:“是不是不好意思说了?”

    小五的脸开始变红,但最后还是鼓起勇气:“影鬼师兄他,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根本就是蚊子叫,还好余慈就是不听,也知道她是什么意思,就冷笑一声:“自己跑掉,却把你给留下,分明是心虚不敢见我,留你过来拦着,却还自恃我不会撕破脸,给他下狠手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小五低头不说话,余慈却不愿用复杂人心污了她,就住口不提,一挥袍袖,从法坛上站起来,径直走入摇曳的魔影,小五紧跟在后。

    深蕴于如林魔影的腐蚀消磨的力量,像是黑夜丛林的凶兽,用充满恶意的视线盯着他,随时都可能爆发出致命一击。不过,在此之前,死魔劫数是在积蓄力量——换种说法,这是“退缩”。

    早在四个月前,余慈已经不再动用心炼法火,任由死魔显化在心内虚空的每个角落,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共生状态,举手投足间,都完美抵御着死魔劫数的侵袭,也带动其变化,从另一个角度说,他现在举手投足,都能带起死魔劫数。

    所以,近日来他尝试“师其长技”,用太阴役禁厉鬼术、北斗劾魂注死术等符箓法门,驱役死魔,那个姓左的修士,便是死在他的试验法门之下。

    这是他一年来,所得的好处,只是为此,他又付出了怎样的代价?

    余慈脚步迂缓,在虚生老道辛苦搭建的庭院缓步而行。和死魔劫数交战,需要的是绝对的专注,与之形成对应补偿的,就是在前期每隔一日、两个时辰的休息时间里,他考虑的事情特别多。

    在那个时段里,他将一些事情安排下去,也反思自己的不足,回忆一些曾经忽略的事项,对影鬼的怀疑,就从那时开始。

    余慈不是在埋怨谁,那些先天元气消耗,有大半都是他主动且无知的消耗,那不是连“元神真性”都没示警么!他只是着恼,以影鬼的见识,若是不知道其要紧处,实在是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事实上,那厮也确实知道,但瞒下没说。

    影鬼在承启天显化之际,受了气机反噬的重创,近一年的时间,一直昏昏沉沉,唤之不醒,而一旦清醒,却是第一时间逃掉——要是余慈真召他回来,他肯定没得跑,但那又何必?

    余慈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思路,并践而行之,没必要再受别的干扰。

    影鬼那边,等他做完当前的事再说,那厮逃不掉——到时就算有小五和铁阑拦着,他也不会客气!

    站在承启天边沿,这里虚生老道因势造物,弄了一个观景台,站在上面,视野开阔,可纵览碧落胜景,如果没有后面那些惹人厌的死魔阴影,确实是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余慈就在观景台上,视线所及,却是常人见不到的妙处。

    正思忖间,旁边小五得了讯息,放出一道彩光,将法坛附近的虚生老道接过来。虚生又是躬身行礼:“禀上仙,那幽蕊愿拜入上仙座下,如今已经凝了真灵到承启天,以为敬服之意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也是个形式,余慈若是真不上手段,真灵来去也很自由,可一旦上了手段,有神意星芒寄生,真灵显化与否,也无甚区别。

    “说了让你去做,你自己安排就是。只要记着,此女心思浮飘,又自恃聪明,不甚可靠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,弟子明白。”

    余慈一笑,转了话题:“寇楮和你联系没有?”

    “有的,寇师兄说是今天到,弟子一会儿就去接应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不过这几天,也是你的关键时期,不容有失。寇楮到了以后,就让他给你护法,移转灵枢,承启天这边,也有我和小五接着。”

    虚生老道忙跪下,重重一个头叩下去,虽是真灵显化,眼眶也有波光。

    余慈叹了口气:“让你借承启天延命,虽解一时之急,却也影响了真正的修行,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我如今能力有限,只能这么帮你,你莫要怪我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怎会如此?弟子老朽之身,修行无望,便是服下玄真凝虚丹那样的仙丹灵药,也只是苟延残喘而已,能有上仙给我一个寄神之所,甚至有转世之机,弟子,弟子……”

    到这里,虚生老道情绪翻涌,几乎说不下去,数日之后,他就将面临着人生最大的关口,生死不过一念之间,他又如何能维持一个平常心?

    余慈看他哽咽难言,心叹息一声。若是成功,固然是新生,但对一个修士来说,依附于人,生死不由己,又极是可悲。

    死魔之力,当在此乎?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怨灵坟场,广袤无边的森林,寇楮小心翼翼地拈起一点细若尘沙的颗粒,放在备好的玉盒,玉盒已经有了相似的七八十粒,似乎打个喷嚏都要给吹干净。

    慎之又慎,寇楮确认无误,封起玉盒,捏起拳头,狠狠地挥了一记,一般来说,鬼修不会用这种动作宣泄情绪,但他现在实在忍不住。

    昨天的霉运总算是过去了。

    真是莫名其妙……李闪正好在此时,找到了寇楮的踪迹,见他那模样,不免在肚子里讽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原先对自己的救命恩人还是比较感激,现在也是,只不过他一向看不惯拜神告祖的作派,更不理解将宝贵的时间花费到“寻尘找沙”上的意义,就算是宝物碎片吧,你自己又能得了什么?

    不过在面上,他是绝不会和寇楮进行深入“探讨”的,他没那么蠢。

    寇楮终于发现李闪的存在,眼前一亮:“李老弟你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闪咧嘴一笑,亮出右手,袍袖落下时,便见他拇、食两指之间,拈着一颗碎石子儿一样的弧形碎片,在昏暗的光线下,闪着金属光泽。

    “真到手了?”寇楮惊喜之情,溢于言表,忙冲上前去,将那碎片抢在手,看了又看。依着主上指示,这法宝碎片都是细碎无比,但彼此之间,若能在原先的结构上相邻,就能拼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像这半片谷壳般大小的碎片,十有**是多粒碎片拼接在一起的,恐怕还要超过他那玉盒,辛苦收集到的七八十粒“细沙”的总价值,那可是他这四个月来的全部收获。

    这碎片本是在一个散修手,昨日寇楮发现后就想购入,却因过于急切,让那人出了疑心,准备捂宝,以至于功亏一篑。一直结伴同行的李闪却道有办法解决,单独去了,如今不到一日,果然得手。

    将碎片放入玉盒,虽说再没有其他的碎片沾上,但彼此已经有了呼应,寇楮封了玉盒,连迭赞叹:“真不知老弟你怎么得的手,那人分明起了疑的。”

    李闪傲然一笑:“说到底他也只是想占个便宜吧,抓着这心思,设一个局,骗过来就是。当然,能这么轻易到手,也有点儿出乎意料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到手就好。”

    寇楮这时的情绪也恢复过来,将玉盒仔细收好:“事不宜迟,咱们争取今晚上就进城,将盒子交给……道兄,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他哈哈的大笑忽又高了一截,以至于忽地含糊其词,将“虚生”两字压下去,而“没事”两字,则是他们制定的暗号之一,意思正好是反过来的。

    李闪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

    书评区已经挂起来电台采访的帖子,这里再弄个址:http://news.zongheng.com/news/3428.html,大伙儿可以提问啥的,只要看不到我的脸,我说话一向比较坦承。敬请支持!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