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 驱魔役死 五方星印

    击浪飞舟轰然炸开,游蕊,或者更直白地说,幽蕊被揪着脖子,硬生生拉到那人近前,被迫看那对吊三角的怪眼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

    幽蕊想摆出惯有的傲气,然而对方什么都不必做,只是散开护体真煞,就让她不得不露出乞求之色。没有了击浪飞舟的保护,又没有步虚强者的护持,她在这四千里高度的碧落天域,唯死而已。

    左柘再度放声大笑,他是华严城左煌左管事的亲叔叔,原是还丹上阶修为,却是因缘巧合,进入步虚境界,由此成为王安、左煌两管事和游蕊矛盾冲突的最后一块砝码。

    在一个能够完全控制的步虚修士和一个貌似有靠山的执事之间,三家坊选择了前者。当然,游蕊这女人,明明有那样一个大靠山,却是利用不成,也是取死之道。

    左柘当然不会现在就把游蕊杀掉,他那侄儿和王安,对这女人都有些想法,他不甚喜好女色,但游蕊身上层出不穷的宝物,却是无论如何都要拿到手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抽动脸上肌肉,给了俘虏一个极凶的笑脸:“你是聪明人,知道怎么才能少受苦!”

    幽蕊紧抿薄唇,一言不发,不过也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。

    左柘满意一笑,其实他在碧落天域带一个人也挺累,正准备下去,忽地毫无预兆地扭头,墨蓝的天幕少有杂质,视线足可越过百里范围,便见约三十里外,不知何时,竟是出现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他给惊了一记,就算他擒捉游蕊,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,但让人看个正着,也本能有些着恼,而当他定睛去看,那边人影瘦小,分明是五六岁大的少女面貌——这可是四千里高度的碧落天域,哪家的小孩子有能耐上来?

    一念未绝,那女孩儿旁边,突兀地又现出一个人影,有些匆忙地把女孩儿往回扯。

    “虚生?”

    前一个疑惑被这一个疑惑压过,左柘当然是认识虚生的,老道怎么说也是北荒比较有资历的还丹上阶修士了,也是很出名的“行将就木”的可怜人。就在前天,他还在三连坞堡见过,白发苍苍,肉身已经要护不住的样子。

    几十年前,左柘见了老道,是要行后辈礼数的,可在那日,就轮到老道主动向他招呼,总说来是有些尴尬或矜持之类,但左柘还是觉得颇为舒爽,几十年的辛苦修行,在北荒这堕落之地的坚持,一下子就有了价值!

    可现在,他一下子觉得心底空了一块,随后填进来的就是酸液:“虚生他怎么能够到这里来?”

    他视线穿透虚空,死盯着那边,虚生肯定是有感应的,目光与他一触,便自收回。

    “不对,这不对劲儿!”左柘猛醒,“昨天还是垂垂待毙的德性,今天就飞上碧落天域,而且还有那么一个小姑娘,这没理由啊!”

    虚生的气机虚缈难测,可换句话说,又是十分微弱……正暗自思忖,那边虚生和小女孩儿全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事有反常必为妖!

    他看了手游蕊一眼,这女人也注意到那边的情况,但更多还偷眼看他,不用说,肯定是盘算着脱身的主意,他冷笑一声,转手拿出一根长足有一尺、细若牛毫的软银针,直插入其高耸的胸口。

    游蕊娇躯一下子软.掉,这是“银汞锁窍针”,由三家坊出产,专门做禁制之用,禁制她这种还丹初阶的修士,足以锁死一切机会。

    做完此事,左柘已经压不住好奇心,提着游蕊往那边去。他度极快,几十里的路程也转瞬即至,眼看距离两人消失的位置还有七八里路,虚空光影一转,虚生老道又现身出来:

    “左道友止步!”

    离得近了,左柘看得更清楚,那确实是虚生没错,只不过,他也察觉出别的问题,也不答话,步虚级数的气机汇流,向那边一冲,虚生的影子便不由自主地波荡。

    原来只是个投影。里面的缘由还不清楚,但左柘的胆气更雄,大笑声起:“生平不做亏心事,虚生你何必紧张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度不减,直接冲上。在他感应,那边确是一片虚无,可越是这样,他越觉得大有门道。碧落天域之,可是有不少天生天养的宝物,要是真到手一件……

    “止步!”

    虚生声色俱厉,可惜他扭曲晃荡的投影,完全没有任何威慑力。

    左拓打定主意往前冲,其冲势带起的大气震爆,已经将虚生大半投影打散,可也在此时,他周围空气猛地一沉,仿佛在瞬间坠了万钧重物。

    他就看到,虚生老道半残缺的手上,结了个印诀,朝他这边一指,东南西北四个方向,都生出巨大的拉扯力量,但更惊人的是头上。危机感迫得他抬头,只见上空分外明亮的星辰,似乎有几颗在摇动,又或是他看花了眼,真有一颗星光坠下,坠落的方位,却是他的头顶。

    他想躲,却是迟了,眼前一黑,脑门儿上似被人重击一拳,巨大的重力将他猛向下按了近千尺。

    “混帐啊!”

    自从进了步虚境界,左柘还没吃过这种亏,脑盖骨都被要被怒气撞开了。不过对方明显后续乏力,容得左柘缓过气、咬着牙,遥空挥臂,他赖以成名的千仞山劲炸出来,将虚生的印诀法力硬顶开,眼前乍见光亮,全身的骨头却都在呻吟,警示他那一记,可不只是还丹水准。

    狮虎搏兔用全力啊混蛋!

    他骂了自己一声,正要一鼓作气将虚生投影抹掉,眼前忽又暗下,四面黑影层叠,如同入夜的森林,让他一下子迷失了方向。

    区区幻术,也有脸使出来?

    左柘冷笑,元神悬于泥丸宫,朗照四方,照亮黑暗的地域。

    有些意外,这一片空间其实很小,最多就是百余亩,只是里面奇石高楼,澹澹水烟,曲折里像是一座庭院,而在庭院央,有一座法坛,非常突兀,法坛上分明坐着一人。

    左柘想看清那人面目,可乍一用心,便发现自己气机运转,已经受到极大的干扰和限制,就好像被局限在一个笼子里,怎么都觉得紧拘难受。

    他全身汗毛都竖起来:步虚法域!

    一念即明,他想也不想,向后便退。拥有法域的修士,十之**都是有极高明传承之辈,远不是他这种依附商家的散修所能抵挡的,他实在是太鲁莽了!

    这时,手上游蕊闷哼一声,他视线偏移,这是个绝不应该的反应,他太紧张了。然而真把视线移过,他却再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在他手掌钳制之下,游蕊容色惨淡,可那也要看和谁比,看那只扣在她脖颈上的手臂吧,皮肤光泽瞬间褪去,皮肉层层起皱,片片脱落,像是腐浊的泥土,露出将朽的骨头,

    左柘毛骨悚然,要说这场景确实是幻相,然其源头,是直接落在他先天元气之上,似曾相识的虚弱感突袭而至,相应的还有侵入识海的妖异魔影。

    死魔!

    迈入步虚境界之前,左柘也曾经经受过死魔的侵扰,那种先天元气被磨蚀折损的感觉,如今思来亦是如芒在背。

    他这一下真是脑子懵掉,百亩面积,范围真不大,一个偏闪就能出去,可明知是这样,他的身体却是在莫名力量的驱动下,忍不住划了一个多余的弧线,这是致命的!

    胸口寒意森森,元神感知有杀意袭来,目标就是这里,他后退,也伸手招架,可不知为何,所有的动作都慢了一拍,寒意透入,护体真煞就像是剖开的水波,没起到任何防护效用,心口便重重一痛,一只无形利爪,剖开了他的胸膛,浓郁死气贯入。

    左柘莫名想起一句略有些偏颇,但又非常普遍的结论:

    当面对有步虚法域的强者时,其余人等,总和婴儿一般。

    先天元气被死魔浸染,开始剧烈蒸发,转眼间,左柘就真的全身骨肉腐朽,整个地软成一堆烂泥。

    尖叫声,幽蕊摔在地上,周围魔影幢幢,仍未消散,且对这样一个青春焕发的美丽女子,抱有极大的兴趣。

    幽蕊先是被腐朽的左柘残尸惊住,也给恶心住了,但她确实有些小聪明,一下子抓住了重点:

    “虚生前辈救我!”

    稍迟数息,虚生的声音响起:“你是……游执事?”

    “我是,我是!”

    “以前也召唤你多次,不想是亲身到此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幽蕊开始没有理解,但看这层层魔影,又看这片勉可算得上别致的高空庭院,一系列模糊的记忆,便如梦一般翻上来。

    这地方,她以前好像是来过的?

    幽蕊记起,大约是从一年前开始,他入定时,总会有一些模糊幻影闪过,带起声声呼唤,只不过她出身巫门,对通灵之术有些抗力,并未应声,慢慢的也就将其屏蔽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她已经在无形把人给得罪了?

    层层魔影之后,静默在持续,幽蕊惶然无措,她有一种才出虎口,又进狼窝的绝望感。

    而在她不能察知的地方,虚生老道毕恭毕敬地报备:“虚生无能,没用好上仙所赐的灵符,还累得上仙亲自出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自来试验‘驱役’之术罢了。”

    法坛央,余慈漫声回应:“那‘五方星陨杀印’又是二十八宿级数,由你用来对付步虚修士,本来就有些不足,何来无能一说?”

    不过,今见故人,不知不觉,已经一年了吗?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