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与死同游 击浪飞舟

    一声叱喝之后,弥漫天地的熊熊金焰,尽都消歇,而一直维持至今的太玄封禁,也随之解除。【 飞】

    余慈用太玄封禁,是因死魔劫数爆发,心内虚空各处,都受魔染,照应不及之故。但究其原因,还是因为余慈真灵未显,魔劫寻不到核心目标。

    如今他显化在法坛上,简直就是立了一个最好的靶子,根本不用什么太玄封禁,诸死魔便舍了其他未显化的天域,如逐臭之蝇,蜂拥而来。此物随灭随生,转眼就是十几头转入,它们可没有什么恐惧惊讶的情绪,自然就猛扑而上。

    余慈长吁口气,他是有准备的,也不管那些魔影,先把心念化开,看承启天,焚烧魔影留下的“灰烬”。在心炼法火的作用下,凝成了一个稀奇古怪的东西,现在还远未成形,但余慈已经有打算了。

    确认一下,就把它继续搁在那儿,就这个当口,魔影已经要扑上身来。

    放在最初的时候,余慈是要手忙脚乱的,可如今他便觉得自己的心思定下来了,前后的强烈对比,真是有意思,差别也只有一个“有无准备”而已。

    他甚至还有闲抬头,看那天外之天——大罗天。

    “天上白玉京,十二楼五城。”

    此一诗句,其实便是形容大罗天的,其巍峨极道之气象,言之不尽,摹之难出。余慈就放出了他早早准备好了的一道符,头顶三尺处,海山云阁,仙影翩然,聚化清气,化为云篆灵符,嗡然叱落。

    玉京三光破元消魔符。

    该符正是以大罗气象,运转日月星三光,毙杀魔头。在此局面下,还有什么能比它更合适的?

    扑上来的魔影身上,转眼都扑上了一层玉白火焰,比之刚刚心炼法火,还要来得凌厉,这些死魔,连烟都没得化,便给凭空蒸发。

    周天星数的符箓,确实非同凡响。可惜,此符虽是威力无穷,攻击频率只算一般,面对无穷无尽的死魔化生,接连灭掉三波,就有些接续不上。

    但这时,法坛之上旗幡招展,法印、令牌、玉圭等物,莫不灵光焕发,与法坛本身浑化如一,形成一圈灵气烟障,更有驱役干扰之力,将死魔挡了一挡,而鱼龙外相则是爪、牙、巨尾齐施,放出了刚正浩大的气魄,将逼近的死魔冲开。

    有了这一缓冲,玉白火光又是遍洒,转眼扫清了一批,法坛周围,就是一空。没等死魔们再压过来,余慈故技重施,伸手一指,天上云气撕裂,一具白虎法相扑下,行如风,吼如雷,径直闯入刚化生出来的死魔群,凶厉煞气横溢,一时间竟也是当者披靡。

    玉京三光破元消魔符、玉宸启灵开天地.门法、藏洗日月存炼符、太阴役禁厉鬼术、无生劫星宿破魂神光……

    余慈现在可说是同时运用五道、甚至五道以上的灵符,且有两种是三十六窍,两样是二十四窍,一样是十二窍,消耗之大,要是他真身在此,除了被抽干,没有第二条路。

    但在承启天内,有充溢百亩方圆,且是源源不绝补充的元气储备,情况就完全不一样。余慈心象分身在此,就像是一具符盘,只需将符意灌注,就有无尽的灵光汇聚,自然成符。

    余慈初时有点儿乱,后来找准了节奏,渐显从容。

    心魔劫数,往往是你越稳,它越弱,等到你心神安定,无所动摇,心魔自然消除,事态似乎在向这个方向推进,然而事情哪有这么简单?

    随着时间流逝和心力的损耗,余慈的心志也会疲累的,他也有着极限,面对无穷无尽的死魔冲击,想长久保持符意的清晰和高效,绝不容易。

    更何况,心魔和死魔劫数不一样,如小五所说,它牵连天地阴邪之气的消长变化,内外交煎之下,余慈对抗的不只是自己,还有老天爷。

    这劫数本不是他这个层次应该碰到的,而应该是那些意图打破长生关的修士,或者干脆应是由长生真人及以上的高人消受。毫无疑问,这是余慈掌握虚空神通的后遗症,他没有度劫秘法,也没有斩雷辟劫令那样的宝物,这也就宣告了,无论他怎么努力,死魔劫数,都将如影随形。

    无关能力,无关心志,就是一个层次和法则的问题。

    在扑杀了前后几十上百波死魔冲击后,这个答案,在余慈的心里越来越清晰。

    努力是徒劳的、前路是黑暗的、困难险阻会是越来越难以抗拒的……

    这是个让人气沮神丧的结果,偏偏所有的现象,都在证明,这才是现实!死魔们虽是被抹杀,但他们垂死的、尖锐的啸叫声里,就这么欢呼着:

    你,听到意志崩裂的声息吗?

    真正可怖的死亡,从不是激烈的、轰动的、带着刺耳的喧嚣,那只是某种“形式”,真正恐怖的,应该是那骄阳下的冰雪,融解消失,都带着理所当然的神气。

    余慈无惧于“形式”,他对死亡太熟悉了,熟悉到看得腻歪,但又不能无视,死亡就是用这些“形式”,用有效率的手段地杀死你。一旦不能得手,它马上就回到最本质的层面去,用那让人发疯的“耐心”,也用所谓的“理所当然”,最终赢取胜利。

    发如雷霆,止如盘蛇;虚如烟梦,实如山岳。

    故而余慈感叹:真是高手!

    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,余慈才有此感叹,否则他在天穹之顶呆上一百年,也不会“兴奋”起来。自此刻起,死亡不再是虚无缥缈的东西,而成为切实可见的敌手,他正在和死亡你来我往,殊死搏杀。

    进入一个熟悉的领域,他心便似蕴有了一种汩汩溪水般的活性,让他习惯于死亡的压力,但并不麻木。

    如此,转眼就是十二个时辰。

    承启天燃烧起心炼法火,死魔被压制,虚生老道准时前来,开始当起了帮工,这是余慈喘息的时间,他重又来到天穹之顶,在小五护法下,开始恢复。

    未来肯定有一个长期的、艰苦卓绝的过程,但余慈也有准备。这次移转心念到这里来之后,他就再没有在短期内回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要习惯与死亡结伴同游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阶段,也许还是入不敷出,可他毕竟有一个思路,并且有支撑下去的力量,终究还是看到了一点儿光亮,他便追着这点光亮,专注进入,恰好也洗去世间一切芜杂干碍,任时间如水一般,顺畅流过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幽蓝近于墨色的天空,一艘小巧的飞舟,疾掠而进,其颜色与天空颜色相近,外围撑开一个光罩,但由于高飞动,和天空高温环境摩擦,形成了一圈红莹莹的光边。

    飞舟,游蕊薄唇下抿,看外边让人窒息的墨蓝色。

    这里是碧落天域,一个还丹修士绝不应该到来的地方,像她所在的四千里高度,其温度足以熔金销铁,再加上无处不在的磁光磁火,若她不借助座下“击浪飞舟”,不用两息时间,就要身化飞灰,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可对如今的她来讲,在北荒,或许只有这里,才有点儿安全感。

    碧落天域是隔绝九天外域和修行界生灵圈子的唯一屏障,只是这屏障不是一层均匀的厚膜之类,其结构相当无规律,无数劫以来,也时时刻刻都在变动之。

    根据记载,碧落天域最厚的位置,达十余万里,最薄的位置,上下不过数千里,这种简直就是荒谬的对比,却实实在在是碧落天域的常态。某些贪方便的步虚修士,前往九天外域,就想选择“捷径”,专门找那些碧落天域薄弱的位置,但事实证明,这就是取死之道。

    越是薄弱的碧落区域,其透出的修行界的生灵气息就越是浓厚,在其上面,简直就是域外天魔的乐园,相比之下,那些厚度惊人的地方,往往因为独特的环境,成为天材地宝蕴生之地,长在九天外域修炼的修士,常言“福人穿山过,魔头沟里埋”,即是如此。

    相对来说,北荒上空的碧落天域,就是比较类似于“沟壑”的,其厚度不超过七千里,至少在百年之内,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化。所以,真正要到九天外域修行的人,会绕道断界山脉、阴山甚至是北极等地,少有会到这儿来冒险的。而普通步虚修士飞行,一般在碧落天域下部,即不超过三百里的高度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她可以摆脱近一年来担惊受怕的局面,如果……

    她的眼眸便在恐惧睁得大了,飞舟之前,突兀地现出一个人影,放声大笑,音波穿透飞舟外的光罩,导入她耳:

    “真是了不起,藏形匿迹快两个月,竟然真的飞上天来,都说咱们游执事是多宝龙女,如今来看,见面更胜闻名!”

    游蕊几乎要将下唇咬出血,她猛力转舵,飞舟开始划弧,想借着绝高的度,绕过前面的敌人,可对方既然大摇大摆地在此拦她,又岂会没有准备?

    “嘭”地一声响,飞舟正前方,便张开一片高下阔度均有十里的光丝巨,等着她撞上去。

    崩崩连响,光丝巨连线断开,直接被撞破,可飞舟去势也骤然一缓。舱内游蕊受不得这力量反冲,一口鲜血喷出,染红了密封的琉璃前窗,随后光线一暗,那人已经扑上来,一爪穿透前窗,裂隙,磁光热浪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