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死魔之劫 大愿之火(下)

    下面的虚生老道既疑惑又惶恐,余慈可不会理他的心思,在他心意驱动下,从佛骨熔炉里带出来的心炼法火,当真如无穷无尽一般,自平等天烧下,星辰天、承启天、人世间和屠灵狱,都被充斥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

    被惊到的又何止虚生老道一人?

    像是屠灵狱的杜胡山,这两日给折磨得奄奄一息,又遇死魔侵袭,眼看绝灭,见“天火”烧下,当场就痛哭流涕,直接崩溃。

    而这个,余慈是没时间关注的,他只看到,自平等天以下,心内虚空的每一个层次,都被魔影渗透。就是有可烧炼一切有形无形之物的心炼法火,也不能完全除根。

    出现这种情况,恰是因为这火具备的并非是那种焚灭万物的力量,而是一种炼制、变化之力。余慈很快就发现这个问题:死魔之影被大批烧尽,那些魔影总会残留下来一些“灰烬”之类。

    这就心炼法火的限制了,余慈肯定不会把这些“灰烬”当肥料,但怎么清出去,还要费一番心思。

    另外,让他更难受的是,他也看到了,魔影绝不是什么钻进来的不洁的东西,而是来自他本人的某种外化,心内虚空焰光冲天,其仍然冒出层出不穷的魔影,随灭随生。

    就算它们在心炼法火转眼就化为轻烟,余慈也没有感觉到心块垒真正移除,就像是某种霉斑,在不断地扩散。

    在心内虚空,他就是全知的神,虚生老道的惊呼也能作为参考:

    魔劫,这就是魔劫?

    此念一生,余慈的感觉又是不同。长久以来,余慈还是头一回发现,原来还有他心的天龙真意、心炼法火等等宝物,根除不掉的魔物,也算是头一回真正感受到,那令神通广大的长生者,也闻之色变的“魔劫”之恐怖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余慈隐约知道,出现这种情况,就是因为他本心里,出现了对死亡的恐惧,只要将这部份祛除,一切魔影尽都消散。

    以前他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,他对死亡太熟悉了,早早就习惯于游走在生死之间,不论是用剑、用符,或者用其他各类宝物,无数次击败了死亡,死亡对他而言,就是手下败将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又多了一份儿新的认识:不得长生的前提下,任何人面对死亡,从来没有真正的胜利可言,死亡如影随形,跟在后面,便如芜杂的荒草,砍去一片,再翻上来一片;又像是鬣狗群,不管你击退它们多少次,到最后它们还是会冲上来,狠狠咬住你的喉咙,获取最后的胜利。

    这是娘们儿一样的呻吟,但余慈心头,确实是愈发地躁动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,他已经快要让荒草淹没了,已经嗅到了草原里的鬣狗的腥气,他现在就想离这该死的玩意儿远一些,越远越好!

    偏偏一时间,他又找不到一个足够有效的办法……真他娘的!

    随着他的心念冲突,心炼法火势头更猛,也在此刻,元神真性开始不计损耗地推演计算就是饮鸩止渴,也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虚生老道靠在法坛边沿,真灵显化的身影缩成一团,明知周围燃烧的火焰,乃是上仙的神通,可在里面“泡澡”,也绝不是一个有趣的体验。

    他现在愈发地明白,跟着这位上仙,别的未必有,惊险刺激肯定是样样不缺,他有点儿跟不上趟,可事已至此,难道还半途而废不成?

    他已没有重来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正慨叹不已的时候,这片天地猛然间又有变化,一个恍神的功夫,周围景象骤然扭曲,没了形体,他自己则完全失去了时空的概念,稀里糊涂,等灵智重归之时,上下的天域、区间尽都消失,他又看到了一望无际的湛蓝天空。

    这是碧落天啊,难道上仙又要他显化什么的?

    上次他模仿着“玉女”的样子,在外显化身影,侥幸成功,说实话,脑子里还是迷迷糊糊,只有一个不算清晰的感觉,要是这回让他重新来过,他可真的没有把握!

    他这边胡思乱想,身畔火焰忽然就凭空消失,没了火焰压制,四周死魔当场来了一个大爆发,几乎能将人思维冻结的冷意弥漫,十数道魔影怪笑着从虚空的各个位置跳出来,这片独特的天地,刹那间如坠鬼狱。

    虚生老道只吓得魂飞魄散,死魔对他来说,绝对是最致命之物,若是真灵受其污秽,等他回返肉身,十有**便会染上,那是不死何待?

    怕什么来什么,也就转过几个念头的功夫,这里的死魔密度莫名就是剧增,或许是阴死寒意太过浓重,天空甚至还飘下了来雪花。

    几十上百头死魔,凝化成各式各样的狰狞形象,或从天而降,或穿地而出,百亩区域又能有多大?一眼望去,便觉得密密麻麻,足以吞噬到他仅有的一点儿勇气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连逃走的力气,都被死魔集群扭曲的气机给搅得散了,全靠了法坛上几件法器和金角黑龙的浩大刚烈之气,才留得一片暂时的避难处,但在死魔的压力下,也是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虚生老道绝望了:难道我拼了命地摆脱老朽之死难,其实就是换这么个死法?

    几乎要万念俱灰的当口,似曾相识的声音,在虚空炸开:“封!”

    漫天飞舞的雪花,刹那间转为了自天外坠下的冰瀑,

    上百死魔怪影,统统被封入了厚厚的冰层,凝成种种稀奇古怪的神态,紧接着,那庄严浩大的金色火焰,重新爆发,横扫这百亩荒芜之地,冰火交激,冰层的魔影顷刻化灰,烟气蒸腾。

    四面还有新的魔影翻出来,可是被一举抹去了这么多,其声势显然不能与之前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虚生老道看得瞠目,但激烈的变化还远未止歇,他又感觉到,承启天,似是有一次灵波爆发,因冰水交激而混乱的元气,一下子就被压过,而且,还有一系列很清楚的条理轨迹逐一呈现,梳理气机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,就看到上方一个非常繁复的灵符在闪烁,且是旋转不停,这显然就是控场的根本了。

    这符他倒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本章涉及女性的形容,乃行需要,非鄙人想法,阿弥陀佛。继续求月票压底!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