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 追源溯流 藏洗日月(下)

    吸取还算顺利,余慈却是低咒一声:

    天杀的燃髓咒!

    只来得及咒这么一记,他就将心神集。【www.FeiSuZW.com 飞】眼下的感觉有些奇怪,神魂元气似乎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,像是坠了两块磁石,使得原本流畅运转的气机,变得凝滞。

    但很快,当余慈习惯了这样的状况,气机反到因为异类的加入,稍稍密实了一些,并将“异类”消化——变动是相当微小的,如果不是余慈时刻高度关注,说不定就错过了。

    这“异类”,就是在当初他运用玉宸启灵之术,开启天门,从天上“摄”下来的日月星三光精气和域外杂气,最具价值的东西——玄真。

    玄真,全称玄真之英,也有修士称其为“至粹玄真”的,乃是九天外域的特产,其来历一直有些争议:

    有人说,那是广袤宇宙之,生出的性灵种子,是没有受到“六欲浊气”浸染时的纯粹状态,带着先天生机,一旦受到沾染,则会演化为各类生灵;

    也有人说,那就是最为原初干净的天地元气,只有在其萌发的特殊时段、特殊节点上,才能见到一丝一缕;

    更有人说,那是开天辟地以来,残留的一点儿鸿蒙灵物所发,存在着追溯源头的道标,也保存着混沌初开时的印记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第一条是比较通行的理论,其余两点各有支持者,也各有一些理论做支撑,但有一点则是共识:

    至粹玄真最大的作用,就是给身陷在“后天”状态下的修士,提供一条回返先天的捷径,弥补其随寿元消耗而日益减少的先天元气,并将不停消耗先天元气的神魂肉身,改造成能够自我完备的最佳状态,为破“长生关”做准备。

    得到这两丝“玄真”,余慈估摸着还是巧合,他是抱着“姑且一试”的心思,看看这玩意儿能不能带来扭转乾坤的力量。

    试验完毕,他就有点儿失望,一来是变化幅度太小,间还受燃髓咒的干扰,对不起期待;二来是没有一个清晰的标准。

    都说至粹玄真能够弥补先天元气,这补多少,总该有个数吧。

    要说刚刚计算过比例,余慈心有也有一个大概的感应,但若是放在较精细的层面,就不好说了,偏偏他现在最需要的,就是精细。

    在天穹之顶想了半天,余慈倒真是想出一个办法来,精细什么的先不讲,要说标准,其实也不难——世上哪有一定之规?真要标准,他自己制定一个就好!

    元神真性最精于计算推演,也用不着耗费什么,一闪念的功夫,就有定数:此前他前番消耗的先天元气,象征的寿元约有一甲子,这个估计应该是高了,但有更多的余量。

    用一甲子为总量,取个细致,再取个整数,可将其分为六百等分,用它六百分之一的消耗,作为一个标准,可曰‘点’。

    以此标准算下来,前面整个的消耗就是六百点。其推演计算和创立平等天都消耗了两百点左右;显化心象分身一役,消耗约七十点,而其封印业火,就耗去了四十点之多;打散天地元气反噬,消耗接近六十点。

    其余则是了了,其显化承启天消耗两点,使出玉宸启灵开天地.门法,消耗更是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再换成年份月份,以上两个他现在最关注的小项:显化承启天耗去的先天元气约有两个月的量,而玉宸启灵之术,依旧能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而刚刚汲纳玄真的效果……怕是还不到五天吧!

    余慈长吁口气,靠住背后的石壁,呆呆出神,这,不成比例啊!

    当然,汲纳玄真之事,也不能单纯地这么算,显化承启天确实是比较有负担,可玉宸启灵之术,也大有章可做。以其几等于无的消耗,只要心内虚空能支撑得住,显化一次承启天,十次、百次地发动灵符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而且天门透出的域外杂气,也是比较看运气的,也许做十次,未必能有收获,但也说不定一次,就捞一大的。

    只是,难道就把自己的身家性命,由那缥缈无方的运道来主宰吗?

    余慈坐在这里,脑子忽然就有些茫然了。

    昨天消息来得太突然,后来又被湛水澄扯去,问了一堆话,涉及到方方面面,让他的思维一直处于紧张状态。直到现在,将各种事态全部梳理一遍,理清了标准,脑子自然就有些松弛,他不免想起一些片断,尤其昨天湛水澄扯他过去,说起的一些话:

    “人之所以为人,其行走坐卧、思虑念头,无时不刻不在活动,动则为火,先天元气就是柴禾,你的肉身就是火灶,那火灶原本塞得满满的,火苗从底下烧起,势头就弱,慢慢烧着,这是正常人的度。

    “而你先天元气骤然亏损,就等于是满满的火灶突然给抽松了,有了空隙,火势必会剧盛,如此起了势,也许烧水什么的会更快——你短时间内会觉得精神焕发,有使不完的力气,可柴禾也会加烧尽,从龙精虎猛,一下子变成垂死老头儿……明白?”

    现在看来,所有情况莫不如其所言。湛水澄还说了一些话,其有关涉到服药延命的,直接影响了余慈的思路:

    “灶里的火既然成势了,一把把地往里面添柴,只能把火势抬得更高,所以要服药,就要一下子塞进足够份量的柴禾,将火势压住,若不如此,和火上浇油也没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,余慈刚听到时,是有些存疑,或者说,还不是太理解,但刚刚在汲纳至粹玄真之际,燃髓咒却是自然发动,干扰了最后的结果,由不得他不正视。

    唔,原来他也怕死。

    这是废话,他当然是怕死的,不惧死者,何以求长生?只不过随着修为、实力的突飞猛进,这些芜杂虚弱的情绪,尽都被掩盖了、异化了、扭曲了,而如今,这个让人烦躁的小东西就跳出来,初时只像个小丑,可迎风一变,就成了巨大的、仍不断扩张的阴影,覆在头上。

    这就是死亡的味道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

    已经是月底了咩,那就预订一下明天的月票啥的。

    看无广告,全字无错首发小说,飞-,您的最佳选择!